2015年3月20日 星期五

201 旅程的開端

「噠噠噠噠噠……」

四匹高大健壯的駿馬來到柵欄邊,馬背上的戰士整齊畫一的一齊下馬。立刻有人迎上前來,牽引坐騎前往營地另一端的草料場;這個臨時搭建的營地外觀克難,但人們的熱情與友善並不稍減。叮叮噹噹的錢幣聲吸引了旁人的目光,眾人不禁對這四位陌生的戰士品頭論足。

「嗨!你好,請問這裡是?」

最矮小的戰士朝氣十足地詢問路邊的老婦。他的三名同伴在一旁沈默地肅立。

「這裡是目盲之眼修道會建立的避難營地,主持人是阿卡拉修女。」老婦手指向營地深處。「那裡就是修道會的教堂了。」

「阿卡拉修女是嗎?謝謝您!」矮騎士鞠了個九十度的躬,回頭向同伴招手:「我們走吧!」

三名同伴中較為高瘦的戰士開口了:「奧佛利……穩重點。爵士的教誨都忘了嗎?」

「是!」名喚奧佛利的矮小戰士當下立正站好。

「好啦好啦,第一次出遠門,難免比較興奮嘛……」體型比較胖壯的戰士打圓場。「好啦好啦,第一次出遠門,難免比較興奮嘛……」體型比較胖壯的戰士打圓場。

「咳嗯……話不是這樣說……」

高瘦戰士正要開講,後面響起人們驚慌的喊叫。營地門口外揚起煙塵,數十隻身材矮小瘦削的「沈淪魔」正成群結隊的奔來。四名戰士立刻拿出武器,身材居中的戰士說話了:「武器上手!伊諾克和麥爾斯左右兩翼掩殺,奧佛利--」

他話只說了一半。愣愣地望著前方。

「學長?」三人齊聲發問。中等身材的戰士眨眨眼睛,說:「奧佛利,在我後面十五步接殺。」

「接殺?」三名戰士同時發問,但他們的學長已經邁開步伐迎向沈淪魔,突然往前衝刺。身高剛好超過戰士腰部的沉淪魔向他圍攏過來,戰士徒手抓起一隻沈淪魔向後拋去,正好迎向身後奧佛利的戰斧,轉眼間身首異處。手持長劍、高瘦的伊諾克和使用寬劍、胖壯的麥爾斯也隨即接到自己的獵物。他們的學長在沈淪魔來得及舉起武器之前便將牠們一一丟向戰友,手無寸鐵卻使得沉淪魔陣腳大亂。

沉淪魔眼見同伴不斷減少,開始四散逃開,藏身在核心的六隻僵屍和沈淪法師暴露出來。戰士低頭閃過沈淪法師發出的火彈,右手往前一伸,指尖迸發的白色光團直接命中一個殭屍的頭顱,殭屍立刻全身冒出白煙與火光,頹然倒下。伊諾克與麥爾斯舉起盾牌,也跟著以聖光彈攻擊,在安全距離外就擊倒了五名殭屍。奧佛利則繞到側邊猛揮戰斧,最後一具僵屍隨即倒下。手無寸鐵的戰士衝上前去,扼住沈淪魔法師的頸項,喀一聲扭斷。附近原本漸漸回來的沈淪魔齊聲尖叫,倉皇的往來時的方向奔逃,很快地不見蹤影。

一直沒有使用武器的戰士掃視戰場,隨即轉身走向營地。麥爾斯與伊諾克對望一眼,隨即和奧佛利跟上。他們剛開始討論學長今天有些奇怪,便聽到一個蒼朗的女性聲音。

「偉大之眼的眷顧!感謝各位英勇的阻擋了惡魔的突擊。阿卡拉是否有幸認識各位英雄?」

迎向他們的是十來個修女;居中說話的修女明顯資深許多,正是目盲之眼修道會的領導者阿卡拉。伊諾克正要開口,奧佛利便搶先應答:「我們是一塊兒的,來自國王港,是『赫里聖騎士團』的學員!」

伊諾克不悅地睨了這輕浮的同伴一眼;麥爾斯微微抬手碰了碰他。

「喔!赫里聖騎士團!很高興能見到凱吉爵士的孩子們!這位是?」阿卡拉的目光左移向麥爾斯。

「呃……我是赫里聖騎士團的高級二等學員,麥爾斯。」麥爾斯微微欠身,自我介紹。

「我是赫里聖騎士團高級二等學員伊諾克。願意為消滅惡魔犧牲一切。」伊諾克欠身施禮。

「噢,」阿卡拉看向最後一位聖騎士。「那麼,這位不拿任何武器盾牌就衝入惡魔群中的勇敢戰士,您的大名是?」

「在下赫里聖騎士團高級一等學員,派蘭得。」戰士說:「請問雄獅與白馬聖騎士團是否已經抵達此處?」

伊諾克、麥爾斯與奧佛利面面相覷。阿卡拉點點頭,還沒說話,派蘭得又說:「請問藍艾蘇的法師是否也在此處?」

這回連修女們都面面相覷。阿卡拉有些驚奇地說:「派蘭得先生,您認識藍艾蘇的女巫嗎?」

派蘭得深吸一口氣,說:「敬愛的阿卡拉,我需要和您單獨談一談。」

「目盲之眼」修道院內。

「我完全無法理解您的意思。」阿卡拉修女皺著眉頭。但派蘭得的眉頭比他更皺。

「對不起,我現在也非常的混亂,但是,總之,這一切都已經發生過了。我們收復了僧院,和瓦瑞夫去了魯高因,發現毀滅之王巴爾逃走了,前往庫拉斯特擊敗了憎恨之王墨菲斯托,到地獄擊殺了迪亞布羅,聽說巴爾正前往世界之石,所以又去了亞瑞特聖山,最後大天使親自摧毀了世界之石。這些是我親身經歷過的事情!但是,但是,我剛剛發現自己又回到了這裡,又回到了一切的起點。」派蘭得按耐著情緒,滔滔不絕講完一大段話。

「修女閣下,我第一次看到學長這麼激動。」伊諾克說:「他並不是一個愛做白日夢的人;但我們確實一齊剛從國王港過來。學長一直都很正常,直到,剛才。」

麥爾斯也點點頭。阿卡拉修女看著四名素未謀面的騎士,抿著嘴唇。

派蘭得說:「原本閣下會帶我們到廣場的木臺向大家介紹我們,然後我們會遇到雄獅團的隊長巴克卓,發生了一些不愉快,所以你會讓我們換到這間教堂附近,遇到藍艾蘇的女法師歐梅卡。」

阿卡拉說:「歐梅卡小姐確實就住在這間教堂附近的房子。知道這件事的人並不多。」

「學長,」伊諾克說,「在你的、你的回憶裡,我們跟你一齊去討伐三原罪了嗎?」

派蘭得搖搖頭。「不。收復僧院之後,我們收到消息,國王港遭到惡魔攻擊,所以你們就先回去協助防守,我和歐梅卡一同前往魯高因。之後我就沒有再見到你們了。」

麥爾斯說:「學長恕我無禮,但這只可能是夢境。否則就是我們現在在做夢了。」

「我很遺憾,派蘭得先生,你恐怕是被惡魔之類的東西汙染了心靈,產生了一些幻覺。」阿卡拉站起來。「我先讓人帶你們安頓下來,明天我們再談談該怎麼辦。」

伊諾克和麥爾斯無奈地站起來;派蘭得把臉埋到雙手裡;阿卡拉招手示意遠處的修女過來帶客。這時一直沒開口的奧佛利說:「學長,我們是怎麼收復僧院的?」

伊諾克皺眉,正要說話,派蘭得猛然站起來,說:「我們在探索僧院時找到了鐵匠恰西的神錘赫拉迪克.馬勒斯,大幅強化了我們的武器,所以有能力肅清僧院的惡魔。卡夏,就是此處蘿格戰士的戰技導師,用我們在修女公墓找到的血烏弓,射殺了藏身在僧院最底層的安達利爾。」

阿卡拉聞言臉色數變,附耳對修女說了幾句話,修女急匆匆地離開了。奧佛利跳起來說:「所以學長你已經知道我們該怎麼做了。這不是個難得的機會嗎?只要你帶著我們,再打敗一次安達利爾,不就可以證明你不是在作夢了嗎?」

派蘭得看向阿卡拉;目盲之眼修道會的主持沉默了一會兒,說:「我已經請卡夏和恰西到大門外等我們。另外,如果派蘭得先生真的已經冒過那麼大的危險,那我想你應該會十分期待再度見到你的戰友,歐梅卡小姐吧。請隨我來。」

伊諾克、麥爾斯與奧佛利跟在阿卡拉身後走向大門。派蘭得望向他們的背影,與大門透進來的陽光,深吸了一口氣,邁開步伐。

聖騎士們隨著阿卡拉步出教堂大門。派蘭得老遠就認出久未謀面的卡夏,他正領著一隊蘿格弓箭手往教堂走來。派蘭得心裡有一種異樣的感覺,但隨即拋諸腦後;兩個時辰之間,他已經遭遇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了,這時候多想無益。

「派蘭得先生,」阿卡拉的聲音拉回了派蘭得的思緒。這位目盲之眼修道會的最高領導人一臉歉意地說:「我為方才的無禮向您致歉。最近發生了太多事情,我們時時刻刻都要提防惡魔的滲透,所以一時間沒有辦法坦率地接受您的...故事。」

派蘭得知道阿卡拉是說剛才認為他被惡魔汙染心靈一事。他搖搖頭說:「不,該說抱歉的是我,我不該在素昧平生的情況下,就說出這麼匪夷所思的事情。」

阿卡拉露出苦笑,說:「我相信換做是任何人,若是遇到這種情況都會驚慌失措的。我請卡夏來,是因為他有一位朋友也遭遇過類似的情況。請容我向他解釋一下。」

卡夏已經來到他們附近,阿卡拉迎上前去。派蘭得回想了一下,在協助目盲之眼修道會收復僧院的過程中,他和卡夏變得比較能夠相互理解,但並未聽卡夏說過哪位朋友有這種經歷完全消失的經驗。想到這裡派蘭得不禁想到歐梅卡,他是否就在附近呢?他是否和其他人一樣又變回一個陌生人呢?該怎麼跟他解釋這一切呢?   

「學長--」伊諾克的聲音響起,派蘭得的注意力回到現實,立刻發現情況不對:蘿格弓箭手們已經散開成包圍網,佔據了有利的位置。他看向卡夏,卡夏正抽出長劍,斜指向他;同時蘿格們不約而同彎弓搭箭,箭尖斜指向聖騎士們的腳部。

「聖騎士閣下,」卡夏的劍尖微微發抖:「你說你認識我,還知道血烏正在褻瀆修女公墓的蘿格姊妹們。那麼你知不知道,他從崔斯特瑞姆回到僧院之後,整個人都變了,無時無刻不在夢囈著他看到了未來,看到了命運,看到了我們與世界的結局;然後有一天,他就成為了惡魔的一分子,成為你所說的女魔頭安達利爾的手下。你說你經歷過尚未發生的事,那是因為,你已經被惡魔汙染了。」

派蘭得暗嘆一口氣;原本與他劍拔弩張的,應該是阻攔他們出城的雄獅團團長巴克卓。卡夏在蘿格營地走動時,並沒有帶著手下的習慣;他不是那種逞威風、擺架子的人;因此其實是阿卡拉在教堂中就吩咐了修女,要卡夏帶人前來。派蘭得看向阿卡拉,目盲之眼的領導者面容哀戚而堅定地迎上聖騎士的目光。「派蘭得先生,如我剛才所說的,我們時時刻刻都要提防惡魔的滲透。」

伊諾克與麥爾斯全神貫注,但並未做出任何明顯的動作;這個時候即使是拿出盾牌都會被亂箭射成刺蝟。連奧佛利都只是把手放到身後的戰斧柄上,沒有輕舉妄動。派蘭得環視全場,然後重新看向卡夏,正要開口,突然間,他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歐梅卡!」 

悶雷似的暴喝聲從左近處轟然響起;雄獅團光可鑑人的鎧甲在太陽下閃耀著光芒。「卡夏小姐,你們在幹什麼?快放下弓箭!」

派蘭得一聽就知道,是雄獅聖騎士團特遣隊隊長「巨人」巴克卓的聲音。這麼一分神,歐梅卡已經芳蹤杳然,消失在人群中。

阿卡拉說:「巴克卓隊長,請不要干涉我們的家務事。」

「恕我直言,尊貴的阿卡拉閣下,」身材高瘦的副隊長沙洛特說:「這也是我們的家務事。任何人要把劍尖對準聖騎士,都必須有一個很好的理由,否則就是與所有聖騎士團為敵。」

「上次」派蘭得在冷水原解救了雄獅團的危機;這次倒要靠巴克卓和沙洛特來協助解圍了。蘿格戰士雖然人多勢眾,又有遠程武器,其實並非赫里聖騎士團四人的對手;只要發動「神聖冰凍」靈氣,懷著敵意的蘿格戰士們就會行動遲緩,如遭冰凍,失去射擊的時機與準頭;然而如此一來,誤會就越來越深。雄獅團的出現也許可以帶來不一樣的局面。也許吧。

巴克卓對阿卡拉和卡夏說:「到底是怎麼了,赫里團不是剛來嗎,怎麼你們像是捉賊似的圍著他們?」接著他轉向派蘭得。「你叫派蘭得是吧,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話,得罪了修女們?」

「派蘭得已經不再是聖騎士了。」卡夏長劍往派蘭得一指。「他的心靈已經被惡魔汙染了。」

「什麼?這我們就更不能不管了。沙洛特,立刻檢查!」巴克卓轉頭瞪著派蘭得,沉聲下令。沙洛特立刻上前,念念有詞,雙手隨即蘊含著暗紅色的靈光。

專事討伐惡魔與不死生物的聖騎士,精通如何分辨出真正的敵人。例如被戲稱為「掃墓靈氣」的「驅逐不死生物」,以及檢測惡魔氣息的「驅逐惡魔」。和真正能夠壓制不死生物的驅死靈氣相比,驅魔靈氣可說名不副實;因為它無法真正傷害惡魔,只是能夠破去惡魔的偽裝,或是標記出有誰遭到惡魔汙染。

暗紅色的靈光掃過派蘭得,旋即消失無蹤。伊諾克與麥爾斯不禁鬆了一口氣。沙洛特愣了一會兒,隨即回過神來,說:「阿卡拉閣下,卡夏老師,你們都看到了,派蘭得完全正常,一絲惡魔的氣息都沒有。」

阿卡拉和卡夏兩人互望。巴克卓大聲道:「不是我吹牛啊,我們聖騎士呢,殺過的惡魔比你們吃過的麵包還要多。是不是惡魔我們一看就知道。好了!沒事了!」

卡夏呼吸急促,臉色陣紅陣白,劍尖抖動得更厲害了;蘿格弓箭手們姿勢不動,眼睛卻都瞄向他們的戰技導師。派蘭得說:「阿卡拉閣下,卡夏小姐,我為我的莽撞道歉。但請你們相信,我們來到這裡的目的只有一個,協助你們收復僧院。如果你們不放心,大可派人和我們一齊行動,隨時監視。但不論你們是否相信我,我都會選擇盡快收復僧院,然後前往魯高因。」他停頓了一下,眼神中透露出堅毅。「我絕不會讓歷史再次重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