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7日 星期五

205

赫里聖騎士團、雄獅聖騎士團與佛拉維等蘿格戰士回到營地,發現白馬聖騎士團仍無音信。派蘭得於是帶著赫里團三名學弟、歐梅卡,以及幾名卡夏精挑出來的精銳蘿格戰士前往救援,在舊礦坑深處找到委頓不堪的白馬團眾人。派蘭得留下伊諾克與麥爾斯治療同伴,奧佛利放哨,自己和歐梅卡聯手肅清了礦坑裡的邪惡生物。經過舊礦坑與修女公墓兩役,再也沒有人敢小覷這個來自國王港的年輕聖騎士。



第二天,在派蘭得與歐梅卡率領下,聖騎士們掃蕩了有五根石柱的五指原,穿越通往聖樹原的蘿格大礦坑,取得艾弗尼斯聖樹的樹皮,經由空間門抵達殘破不堪的崔斯特瑞姆;當晚就將赫拉迪姆的最後一人,迪卡凱恩長老,帶回蘿格營地,接受目盲之眼修道會悉心地照料。

派蘭得暗自忖度時間,「上次」因為和雄獅團之間的摩擦,使得他們在抵達蘿格營地後的第八日才救回迪卡凱恩;「這次」由於對各種情況早有概念,不論是五指原那群裝死的沉淪魔,艾弗尼斯聖樹附近的強大獸猿,或是崔斯特瑞姆埋伏的不死生物,派蘭得都事先提防,所以不但將傷亡減到最低,還提早了六天救回凱恩。依照當時在魯高音得到的情報,這時候暗黑流浪者和那愚笨的馬略斯,應該還在魯高因的沙漠中尋找塔拉夏的墓地。

會議室中,大橢圓桌旁,迪卡凱恩聽著派蘭得敘述他的奇異遭遇,沉吟不語。伊諾克、麥爾斯、阿卡拉、卡夏專注地聆聽,不時面面相覷;奧佛利和恰西像是在聽吟遊詩人說唱一般滿臉興奮。

「你所描述的,魯高因沙漠中的塔拉夏之墓,和卡基斯坦的崔凡克,確實都符合赫拉迪姆的紀錄,與我之前的記憶。」聽完派蘭得的故事,迪卡凱恩好一會兒才說話。「當然,我並不知道現在這兩個地方目前的狀況。但你能夠說出『世界之石』和『哈洛加斯』這兩個名字,顯然不是做夢那麼簡單。」

「長老,派蘭得隊長訴說的未來,真的有可能發生嗎?」恰西問。迪卡凱恩思索了一會兒,說:「崔斯特瑞姆的英雄,在眾人在歡慶和平之時,就已經深陷極大的折磨當中,數次在半夜時嘶吼著東方;然後就突然離開了。接著崔斯特瑞姆就再次淪陷於惡魔之手。」

阿卡拉掉下淚來,為崔斯特瑞姆人民的遭遇感到悲傷。迪卡凱恩看向他,說:「這樣看來,此處僧院淪陷之前經過的,那個黑暗的流浪者,恐怕就是我所知道的那位英雄。我在崔斯特瑞姆躲藏之時,就開始懷疑恐懼之王已經附身在那個英雄身上。」迪卡凱恩看向派蘭得:「如果這位聖騎士,派蘭得,你的遭遇是真的,那麼我們敬愛的英雄恐怕正在執行邪惡的意志,企圖讓三原罪再度聚首。」

派蘭得點點頭。「我們必須盡快收復僧院,追上那位英雄。」

「但是學長,你已經成功過一次了,不是嗎?」奧佛利說:「即使毀滅之王成功逃脫,恐懼之王再度現身,你仍然可以擊敗他們不是嗎?我們只要加快速度就行了。」

派蘭得猶豫了一下,說:「這兩天的戰鬥,我發現邪惡生物的強度,遠高於我初次遭遇牠們之時。當時的我用基本的戰術動作,就可以有效地解決怪物。可是現在,卻必須要運用各種我之後才會學到的技巧,才能勉強壓制住那些怪物。」

「依照目前聖騎士團的戰鬥力,確實無法與邪惡相抗衡。」伊諾克說:「沒有學長的高深技巧,我和麥爾斯根本無法獨力解決敵人。」

「如果連原野上遊蕩的普通敵人都這麼棘手,難以想像三原罪本身會有多麼強大。」派蘭得說:「不知道是不是巴爾接觸過世界之石的後遺症。」

「世界之石,我的了解,也都是來自書上的記載。」迪卡凱恩說:「正如派蘭得所說,這神秘的物體能夠保護世界不受天堂和地獄力量的直接干涉;但實際上的運作方式我也不清楚,所以我也不能解釋派蘭得你的遭遇,以及邪惡力量增強的原因。」

眾人面面相覷。如果連赫拉迪姆的長老都無法解釋的事情,還有誰能解答呢?

「但是,」迪卡凱恩重新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年輕人,如果你真的已經和我同行過一段時間,應當知道我的口頭禪。」

大家都看向派蘭得。派蘭得微笑:「確實,你常告訴我們,『知識就是力量』。」

「沒錯,知識就是我們最大的力量。我不斷地蒐羅赫拉迪姆失落的典籍藏書,就是因為任何過去的知識,都能幫助我們找到更好的方法,面對未來。」迪卡凱恩說:「如果你真的穿越了時間之流,回到此刻,這就是你得天獨厚的武器:你清楚邪惡的目標,也見識過他們的手段,不論三原罪多麼強大,魯高因和卡基斯坦的情況有多麼混亂,你都已經對他們瞭若指掌。你只要運用你的知識,就可以粉碎他們的陰謀。不管別人怎麼看你,你都只有一個目標。」

歐梅卡也是這麼說的。

「我明白了。」派蘭得迎向眾人的目光。「明天早上,我們就前往僧院。」

能夠施展神聖冰凍的派蘭得,已經成為蘿格營地聖騎士們無可置疑的最高指揮官。派蘭得將聖騎士們分為四人一組,每組配有一個蘿格戰士擔任嚮導;赫里聖騎士團四人與歐梅卡和卡夏一組,擔任先鋒,負責突破敵人的防禦;巴克卓、丹馬克、沙洛特、古里蘭帶領的四組擔任中堅,負責擴大戰果;其餘聖騎士擔任後衛,負責掃蕩剩餘的零星敵人。大隊人馬清晨出發,中午過後不久便抵達僧院大門。

稍作休整後,派蘭得與歐梅卡身先士卒,衝入僧院。藏匿於暗處和高處的邪惡生物蜂擁而出,但攻勢立刻受阻於派蘭得的神聖冰凍或是歐梅卡的火牆;避過兩者攻擊的怪物則要迎接巴克卓等人的圍剿。在蘿格戰士的指引下,聖騎士們利用地形分散怪物的力量,避免腹背受敵,成功地通過外側迴廊,來到神聖鐵鎚赫拉迪克馬勒斯的所在地,僧院軍營。

卡夏率領蘿格戰士先行偵察敵情;片刻之後折返,卡夏說:「到處都是骷髏戰士和骷髏法師,但放鐵鎚的熔爐房似乎沒有敵人。」

派蘭得說:「有沒有一個特別高大強壯的巨人?」

卡夏和蘿格們都搖搖頭。派蘭得思索了一下,說:「待會會出現一個惡魔鐵匠,高大強壯,行動敏捷,絕對不要與他接戰。我們先取得神聖鐵鎚,再來對付他。」

歐梅卡說:「我們兩個先進去,你用神聖冰凍減緩怪物的速度,我用火牆阻擋牠們前進,然後你拿到鐵鎚,我們立刻退出房間。」

計畫商定,聖騎士們依照地形排好陣勢,阻擋可能從其他路線來犯的人;蘿格戰士彎弓搭箭,等待之後任何衝出來的怪物;派蘭得與歐梅卡輕手輕腳地走向熔爐房的大門。

歐梅卡推開大門,派蘭得衝進房中,隱藏在角落暗處的骷髏戰士潮湧而出,但立刻被神聖冰凍大幅減慢速度;熔爐房另外一側的通道中湧出一批骷髏法師,元素光彈奔向派蘭得,派蘭得舉盾疾走,奔向鐵鎚所在。

歐梅卡跟著閃現而出,揮舞雙臂,怪物群的腳下立刻噴吐熊熊火舌,不少骷髏直接被燒到爆炸粉碎。骷髏法師轉而攻擊歐梅卡,歐梅卡看也不看牠們,直接射出數枚冰錐,然後再度閃現,避開來襲的光彈。

派蘭得搶至鐵鎚的架子旁,伸手向赫拉迪克馬勒斯抓去。外頭的聖騎士與蘿格戰士們,無不透過窗戶,屏息看著這一幕--

甫接觸神聖鐵鎚馬勒斯,派蘭得便如遭雷殛,被巨大的力量拋飛出去。

卡夏目睹這一切,奔至熔爐房大門,毫不猶豫地彎弓搭箭;跟著奔至的奧佛利舉斧企圖阻擋,但血烏的紅色強弓已經劇烈地彈回原狀,箭矢筆直地朝派蘭得飛去。

派蘭得內心震驚得無以復加:神聖的鐵鎚,赫拉迪克馬勒斯拒絕了他;難道他真的已經被惡魔汙染?巨大的力量將他拋飛在地,接著一根利箭由右至左從鼻樑上掠過,派蘭得反射性地往左轉頭避開,正好看見利箭插入一個沉淪魔的腦袋。他回過頭來,看著站在熔爐房大門的卡夏與奧佛利。

「快起來!不要發呆!」卡夏大吼。

派蘭得感覺到地面的震動,連忙往右翻身,避開了惡魔鐵匠的巨大釘頭槌猛烈一擊。他掙扎地要爬起身,但只感覺全身疼痛難當,只能勉力又滾了幾圈。伊諾克與麥爾斯已經衝了進來,兩人奮力將派蘭得往外拖。

鐵匠大步而來,釘頭槌高舉過頂,突然怪叫起來,轉身向後,同時身上併發許多小顆電球。眾人只見歐梅卡的身影一閃即逝。趁這個空檔,伊諾克與麥爾斯已經將派蘭得拖出熔爐房,一旁的聖騎士立刻撲上來施展祈禱靈氣。派蘭得覺得身體不再那麼疼痛,趕忙站起來,尋找歐梅卡的蹤影。

惡魔鐵匠左轉右轉,找不到歐梅卡,又轉過頭來,步向熔爐房大門。蘿格戰士們弓箭連發,但鐵匠似是毫不在意,隨手把身上刺著的箭矢剝落。派蘭得等人反而得閃避箭矢引發的無數電球。鐵匠身後,還沒倒地的骷髏戰士與法師聚攏起來,跟著也逼近派蘭得等人。

巴克卓大吼一聲,舉盾揚鎚,往前衝去;鐵匠也跟著衝前一步,釘頭鎚猛力落下;巴克卓側身剛好閃過,巨大的鐵釘刮過他的鐵盾,發出刺耳的聲響;巴克卓來到鐵匠身邊,對著大腿就是一鎚,然後眼睜睜看著鐵匠身上併發的電球擊中自己的胸膛。

「隊長!」沙洛特大喊,撲上前去,接住往後退了好幾步的巴克卓,將他拖到大門外。巴克卓被放到地上,雖然受到重傷,但還有呼吸,其餘聖騎士連忙搶救。沙洛特看向派蘭得,發現他身上縈繞著一層從未見過的七彩靈光。

派蘭得及時施展救助靈氣,增強了巴克卓對元素攻擊的抵抗能力,不禁鬆了一口氣。這時他看見鐵匠身後爆出一圈冰藍光芒,立刻往前疾奔;鐵匠立刻舉起釘頭鎚,但派蘭得往前一撲,用全身的力量以盾牌衝撞鐵匠;鐵匠退了幾步,撞倒了幾個被歐梅卡冰雙新星凍住的骷髏戰士,身上迸發更多電球;派蘭得忍著電擊的痛苦,緊接著往右衝向赫拉迪克馬勒斯的所在。

鐵匠怒吼起來,邁步伸手就要來抓派蘭得,但隨即又被歐梅卡的冰錐擊中,手上釘頭鎚漫無目標地揮舞。這時派蘭得已經拿到了神聖鐵鎚,赫拉迪克馬勒斯發出耀眼的金光,亮得惡魔鐵匠不禁舉手遮了一下;他剛放下手,就看到派蘭得舉著馬勒斯高速衝來,直接撞擊他的胸腹之間。巨大的神聖力量驅散了鐵匠的惡魔之力,高壯的身軀頹然倒地。

沒有了鐵匠,盤據僧院軍營的邪惡勢力再無可以阻擋聖騎士團的角色 。卡夏等蘿格戰士們帶領眾人,穿過僧院的內側迴廊,來到目盲之眼修道會的大教堂。

大教堂的建築風格和蘿格營地的簡陋修道院相同,但高度與氣勢完全不可同日而語,是目盲之眼修道會數百年來的根據地;日影西斜之下,更添古樸蒼涼的氣息。

卡夏和蘿格們商議完畢,走向也在開會的聖騎士隊長們;聖騎士們莫不停下說話,向這位蘿格戰士的領隊點頭致意。

「派蘭得隊長,」卡夏雙手奉上神聖鐵鎚赫拉迪克馬勒斯。「我們姊妹商量過,除了恰西以外,你是最能發揮神聖鐵鎚威力的人。馬勒斯就交給你了。」

派蘭得點點頭,雙手接過鐵鎚。「我們正好談到教堂內部的狀況。」

「派蘭得隊長說,惡魔很有可能聚集在教堂內的地下墓穴。」沙洛特說:「不知地下墓穴的形勢如何?」

「地下墓穴!那是我們埋葬與紀念逝去姊妹之處。該死的惡魔!」卡夏一聽不禁咬牙切齒,好一會兒才勉強平復。「地下墓穴共有四層,每一層都區分為許多房間,安放姊妹們的遺體。」

「許多隔間,得要一一掃蕩了!」巴克卓說。

卡夏看向派蘭得,欲言又止;派蘭得會意,說:「為首的惡魔肯定會在墓穴的深處,也就是第四層,不斷召喚不死生物。」

「安達利爾是嗎?」丹馬克說:「想不到竟然在此地遇到傳說中的高等惡魔。」

出發前,卡夏向迪卡凱恩詢問蘿格戰士在僧院出現的惡魔形象,這位赫拉迪姆的長老認為攻擊僧院的是曾經背叛三原罪的惡魔諸侯,安達利爾。但凱恩雖然正確地判斷出佔據僧院的是安達利爾,卻不知道安達利爾擅長以毒素環造成傷害;曾經身歷其境的派蘭得為了避免節外生枝,並沒有主動向眾人提及此事,只是叮嚀自己的學弟多多攜帶解毒藥劑,以便到時發放給大家。毒素的作用原理不同於魔法火焰、冰霜與閃電,派蘭得雖然曾經潛心研究提高元素抗性的救助靈氣,但救助靈氣對於毒素並無作用。這時候是對抗三原罪的旅程初期,所以也還沒收集到足夠多的寶石提高裝備的元素耐性;那要等到抵達魯高因之後了。

眾人商議過後,決定先肅清教堂的地上層,然後就休息一晚,第二天再深入墓穴。

當晚,絕大部分聖騎士和蘿格們都已進入夢鄉,但派蘭得仍然無法安寢,便起身走走。他遠遠望見歐梅卡正和在地下墓穴入口放哨的聖騎士和蘿格們說話,便走了過去。

歐梅卡見到他走來,微微一笑;其他人則莫不敬禮,向旁退開,好讓他們可以放心商議。

「你也睡不著嗎?」派蘭得說。

「我感到不安。」歐梅卡說;「惡魔的力量超乎想像的強大,今天的戰況其實險象環生。」

「確實。」派蘭得說:「今天巴克卓可說死裡逃生;換成別人已經直接變成焦炭了。」

「我們上次對付安達利爾已經非常吃力,這次你有把握嗎?」

「沒有。」派蘭得搖頭。「雖然現在聖騎士團齊心協力,但戰力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可是要巴克卓撤退是不可能的事,對吧。」歐梅卡說。

「的確不可能。而且我們還是得要收復僧院,趕快前往魯高因才行。你有什麼想法嗎?」

歐梅卡猶豫了一下。「如果是我,我會乾脆跟你兩個人直接私奔。」

「私奔?」派蘭得愣了一下,臉上一熱。

「前往魯高因,僧院就交給他們處理。」歐梅卡說:「只要追上黑暗流浪者,打破三原罪碰頭的機會,安達利爾能成什麼大事?」

派蘭得聞言渾身一震。「我倒沒想過這個方法。上次我們是不知道東方的路途,所以要跟著瓦瑞夫。這次我們已經熟門熟路了。」

「但沒有我們,他們恐怕無法戰勝安達利爾。」歐梅卡說:「再說,如果不穩住這個西方地區的通道,我們之後可能就會腹背受敵。」

「拋下他們直接去魯高因,可能太冒險了。」派蘭得說:「不過,倒是有個退而求其次的作法。」

被叫醒的沙洛特睡眼惺忪地看著派蘭得:「你們要先下去?」

派蘭得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低聲說:「惡魔的力量越來越強,我們擔心這些年輕的聖騎士還扛不住。」

沙洛特盯著派蘭得的雙眼好半晌,然後看了看不遠處蒙頭大睡的巴克卓。「隊長肯定不會讓你們落單,所以你們才半夜來跟我說,是嗎。」他嘆了口氣。「明早我肯定會被隊長罵死。你們一定要小心,一有不對立刻回頭。」

看著離去的派蘭得和遠處歐梅卡的輪廓,沙洛特皺起眉頭,抬頭望向大教堂的穹頂,一時難以入睡。

在墓穴入口放哨的聖騎士和蘿格們面面相覷;但企圖通過的兩人,一個是能夠施展高階牧師技巧的赫里騎士團隊長,一個是法術威力無儔的藍艾蘇女巫,似乎沒有阻擋他們的理由。歐梅卡輕撫法杖,法杖頂端亮起白色亮光,兩人憑著這微弱光芒,揮別眾人,步下通往地下墓室的階梯。

剛走完階梯,轉彎就見到一個圍著紅色領巾,揹著紅色短弓的蘿格戰士,正倚牆而立。派蘭得不禁苦笑。

「呃,嗨,卡夏老師。」

出乎他們意料地,卡夏一語不發,轉身就往地下墓穴深處走去,顯然是要帶路。三人時而疾行,時而緩步,避開聚在一起的大群敵人,偶爾無聲地消滅幾個落單的怪物,很快地抵達地下墓穴的第四層。

數百年來,目盲之眼修道會的聖人們都長眠於此地,誰也想不到他們尊貴的遺體會成為惡魔的爪牙。在雄偉的聖人墓室大門前,十幾個墮落的蘿格戰士、骷髏戰士、骷髏法師或站或走,矮小的沉淪魔則像是孩童般四處奔跑跳躍。

歐梅卡的冰封球旋射出冰錐,凍住了這些猝不及防的怪物,由派蘭得與卡夏將他們一一擊殺。清光了敵人,卡夏扳動機關手柄,聖人墓室的大門緩緩開啟。一陣巨大的笑聲響徹整個空間。然而,並不是派蘭得預料的陰柔奸笑,而是雄渾低沉的冷酷笑聲。

大步而出的,是根本不應該在此出現的恐懼之王,迪阿布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