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7日 星期五

204

出了營地不久,白馬團轉向前往舊礦坑,大部隊繼續穿越碧血原,向冷水原逼近。派蘭得舉目四顧,這裡的地形雖然還是廣大的草原與稀疏的樹木,但沒有看到任何熟悉的地景,就好像他是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一樣。



斥候傳來報告,發現了魔化蘿格戰士的蹤跡,巴克卓下令下馬,聖騎士們四人一組,舉起盾牌,四散開來進行掃蕩。

派蘭得、伊諾克、邁爾斯、奧佛利和歐梅卡五人一組,也加入了掃蕩的行列。和「上次」不同,這次聖騎士們以小組行動,用心提防弓箭偷襲,墮落蘿格戰士只要一出現,便會立刻被至少兩組以上的聖騎士包圍。

歐梅卡的冰錐激射而出,一個墮落蘿格戰士頸部以下的軀體立刻凍結。奧佛利飛奔而出,一斧砍掉墮落蘿格的頭顱。負責舉盾防禦的伊諾克和麥爾斯不禁嘖嘖稱奇。

「學長,法師閣下,」走回來的奧佛利看著兩人。「你們怎麼了?」

伊諾克和麥爾斯聞言也看向學長。

「不太一樣,對吧?」歐梅卡說。

派蘭得點點頭。他觀察了一段時間,發現這些墮落蘿格戰士比當初遇到的難對付許多。聖騎士在開闊的地方,又有盾牌保護,應該不太怕弓箭的威脅;而根據沙洛特的安排,每當一名墮落蘿格戰士出現,至少有八名雄獅聖騎士圍攻,但即使是這樣懸殊的人數,戰況也只能說是勢均力敵。一旦有兩三名墮落蘿格聚在一起,聖騎士幾乎就只能以盾牌陣堅守。派蘭得環顧四周,已經有好幾個聖騎士受到相當大的傷害,往後退向壓陣的沙洛特處。

戰場另一邊,巴克卓正揮舞他的特製巨劍,與三名持矛的墮落蘿格風車似地旋轉激戰,難分勝負;周圍還有幾名聖騎士,一邊吶喊助威。

兩名持弓的墮落蘿格突然出現,冷箭射倒了兩個聖騎士;聖騎士們聚攏起來舉盾保護同伴,巴克卓轉頭望去,沒注意到伸到腳前的兩根長矛,撲倒在地,巨劍脫手。

「隊長!」一個聖騎士衝向巴克卓,又被一箭射中膝蓋,跌倒在地。

三個持矛的墮落蘿格獰笑起來,舉起長矛要刺向巴克卓,隨即被趕到的派蘭得、伊諾克與麥爾斯撞開。巴克卓正要起身,歐梅卡突然憑空出現在他身邊。「先別動。」

墮落蘿格們面目猙獰地再次舉矛刺來,歐梅卡兩手在胸前交疊,然後猛然向外揮出,一圈冰藍色的光芒從他身上爆出,湧向墮落蘿格們;三個墮落蘿格不及反應,被刺骨的冰寒壟罩,行動變得極為遲緩。伊諾克與麥爾斯上前攻擊,但持矛蘿格並未立刻倒下;派蘭得見狀,上前以極快的速度揮舞權杖,轉眼間打倒三名墮落蘿格。兩個學弟愣在當場,看著學長。

另外一邊,奧佛利趁持弓蘿格放出箭矢後的空檔,從聖騎士的盾牆後躍出,戰斧脫手飛出,劈中其中一個持弓蘿格的頭顱;其他聖騎士見狀,舉盾撲上,一齊亂杖打死了兩個墮落的持弓蘿格。

巴克卓站起來,接過派蘭得遞給他的巨劍,一臉尊敬地看著歐梅卡,低聲說:「剛才您突然出現,莫非是傳送術?」

歐梅卡與派蘭得交換了眼色,點了點頭。「雕蟲小技,讓隊長見笑了。」

走過來的雄獅團聖騎士聞言開始交頭接耳。巴克卓更加恭敬地說:「聽說只有資深的法師才能掌握傳送自己肉體的奧秘,看您年紀輕輕,竟然已經有如此造詣。」接著他看向派蘭得:「派蘭得隊長,想不到你已經掌握了『白熱』的技巧。」

伊諾克與麥爾斯兩人對看一眼;剛才那暴雨般猛烈而精確的打擊,確實是年輕一代聖騎士都渴望習得的「白熱」;但他們從來不知道學長已經掌握這艱深的技能了。聖騎士想要施展「白熱」,需要極端地熱誠與專注,即使是赫里團團長凱吉爵士,也自稱是在中年才完全領悟「白熱」之道。

派蘭得微微一笑,沒有說話。「白熱」是他在魯高因外的沙漠中,為了掩護歐梅卡等人撤退,獨力阻止蜂擁而至的地底蛆蟲而領悟的;現在能夠施展出來,自然就表示派蘭得記憶中經歷過的一切並非虛妄。

巴克卓見有聖騎士受到重傷,指揮大家往殿後的沙洛特處集合。聖騎士們聚集在一個有較多樹木的小山丘上,健康尚稱良好的人在外面放哨,派蘭得、伊諾克、麥爾斯以及雄獅團少數會使用祈禱靈氣的人負責救治傷患。

巴克卓急於前往修女公墓,高聲要聖騎士鼓起勇氣;但聖騎士幾乎都受了傷,士氣低落。

沙洛特已經察覺墮落蘿格十分難以對付,更別提修女公墓的敵人會有多麼強大,但又不敢公然違抗隊長的意願,只好頻頻對派蘭得打眼色。派蘭得當然不會公然落巴克卓的面子,只能假裝沒看到沙洛特的暗示。

趁著幾位學長的注意力都在雄獅聖騎士團身上,奧佛利悄悄移到歐梅卡身旁。「法師閣下。」

「怎麼了?」眺望遠方的歐梅卡轉過頭來。

「你和學長,真的已經擊敗過三原罪了嗎?」

「我們......你怎麼會這麼想的?」

「派蘭得學長是絕對不會吹牛的,更不會瞎編故事。而他和你說話的方式,以及你們作戰的默契,很明顯你們不是第一次見面。」奧佛利搖搖頭,說:「我們認識學長這麼久了,沒道理他認識這麼漂亮的女孩子但我們不知道的。」

歐梅卡不禁笑了。「原來你這麼會說話。」

「所以你們真的經歷過未來了嗎?」奧佛利瞪大眼睛。

「我可沒這麼說。」歐梅卡說:「時間就向箭矢一樣,射出去就不會回來,怎麼可能倒流呢?」

奧佛利皺眉:「但是學長說到未來的事情,看起來非常堅定,也不像是夢境。」

歐梅卡不置可否。「等你學長弄清情況,自然會跟你說明的。而要弄清這一切奇異的現象,第一步就是找到赫拉迪姆的迪卡凱恩長老。」

奧佛利看到派蘭得走來,向歐梅卡告退。派蘭得拍拍學弟的肩膀,待奧佛利走遠,低聲說:「惡魔的力量明顯比當初強大許多。這樣看起來雄獅團根本不可能獨力肅清修女公墓。去清理舊礦坑的白馬團可能也非常危險。」

「但巴克卓是不可能同意回頭的。」歐梅卡說:「你有什麼打算?」

派蘭得轉身看向雄獅團眾人,說:「如果我施展神聖冰凍靈氣,減慢怪物的速度,就可以發揮聖騎士團人數的優勢,又減少大家受傷的機會。至於敵人的領隊頭目,就要拜託你用冰錐術對付了。只不過......如果他們知道我也能施展神聖冰凍,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想。」

「剛才奧佛利問我,我們是不是都是從未來回來的。」歐梅卡說。派蘭得聞言一驚:「他為什麼會認為你也從未來回來?」

「因為他看出來我們不是第一天認識。作戰的默契騙不了人的。」

「確實。我實在不應該一開始就告訴阿卡拉真相的。」派蘭得拍了拍自己的臉頰。

「先別擔心那些了,話出口也收不回來。」歐梅卡說:「你只有一個目標:追上暗黑流浪者。」

「確實。如果能阻止暗黑流浪者解放巴爾,別人怎麼看我都不重要。」派蘭得點點頭。「那麼就依照我們剛才的計畫吧。」

「謹遵囑付。」歐梅卡笑著說。

派蘭得走向巴克卓和沙洛特,歐梅卡跟在他身後。伊諾克、麥爾斯與奧佛利也向他們走來。雄獅團的聖騎士們看到赫里團諸人和藍艾蘇法師,無不露出尊敬的神色。

「所有人的傷勢都復原了,但破損的盔甲就只能回營地再修理了。」伊諾克說。

沙洛特望向巴克卓,巴克卓皺著濃眉,說:「折回營地的話,今天就不能收復修女公墓,辜負修女們的請託了。」

「咦?我們今天會去修女公墓?那不就是黃昏才會到了嗎?」

沒有陽光的照拂,不死生物會更加危險。奧佛利旁敲側擊,點出了巴克卓戰略上的失誤。派蘭得忍著笑,說:「巴克卓隊長,如果我們找到佛拉維所率領的蘿格戰士們,在他們的幫助下,會更容易擊敗修女公墓的邪惡勢力。」

「對,對,我們應該先找到那些蘿格戰士。」巴克卓說:「那麼,嗯......」

即使是巴克卓,也明白雄獅聖騎士團目前的戰力與士氣都不足以掃蕩這個原野。派蘭得又說:「如果有神聖冰凍靈氣的輔助,是不是更能發揮小組作戰的力量呢?」

「神聖冰凍!」巴克卓說:「這個荒郊野外的地方,哪裡找到牧師來施展神聖冰凍?」

「學長,」奧佛利說:「你就露一手壓箱的祕技吧。」

「派蘭得隊長,你也會施展神聖冰凍靈氣嗎?」沙洛特難掩驚奇之色;周圍的聖騎士也都瞠目結舌。伊諾克與麥爾斯面面相覷,不懂何以奧佛利會這麼說。

派蘭得苦笑了一下。「時間緊迫,小弟就獻醜了。」

神聖冰凍的效果讓沿路遭遇的魔化蘿格戰士失去賴以肆虐的高速機動能力,聖騎士團掃蕩原野的效率大為提高,陸續找到了十幾名未被惡魔腐化的蘿格戰士;有了他們的精準箭矢,聖騎士們戰鬥起來更是得心應手。對一般的聖騎士而言,神聖冰凍靈氣是高階牧師,或是身經百戰的高等騎士才能習得的艱深技巧;現在竟然有一個年紀與他們相仿的年輕同儕能夠施展,除了嘆服崇敬之外,更大大提高了他們的士氣。很快地眾人便推進到修女公墓附近。

一名眼尖的蘿格戰士看到了蘿格戰士們用以聯絡的隱藏記號,循線找到了佛拉維。

「天色晚了,我們現在攻進去相當危險。」佛拉維說:「等天明之時進攻比較妥當。」

派蘭得眺望修女公墓的地形。雖然周圍的山林和記憶中完全不同,但墓地依然在山崖底部的凹陷處,兩邊山坡環抱,只有一個出入口,從他們目前所在的位置,可以完全掌握生物進出的動態。

「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沙洛特問。佛拉維說:「我們的人只看到一個披著紅色披風的女子,率領越來越多的不死生物,恐怕他們很快就會出來發動攻擊。」

「等他們一出來,我們就可以迎頭痛擊!」巴克卓說。

沙洛特皺眉不語。依照剛才的戰況,即使有派蘭得施展神聖冰凍靈氣,聖騎士圍毆落單的墮落蘿格也要花一番功夫;如果是一整批怪物傾巢而出,憑目前聖騎士們的戰力,恐怕會有重大傷亡。

「兄弟,」巴克卓對派蘭得說:「你怎麼看?」

「守株待兔,好主意。」派蘭得說。巴克卓聞言咧嘴而笑。但派蘭得又說:「不過,我們今天原本是為了支援佛拉維隊長而來,沒有過夜的準備。」

「但夜晚進攻實在太冒險了。」沙洛特忍不住說。

「其實,如果能擊敗那個紅色披風的女子,不死生物們應該就會立刻摧毀。」派蘭得說。

「何以見得?」佛拉維問。派蘭得說:「這些不死生物應該都是那女子召喚出來的,也就是說要用對抗死靈牧師的方法對付他,避開召喚生物,直接攻擊召喚者。」

其實若不是因為派蘭得早就打倒過血烏,也不會知道應該這麼做。

「你對抗過死靈牧師嗎?」佛拉維等人無不露出駭然的表情。如果他們知道派蘭得其實是跟死靈牧師並肩作戰,恐怕要昏過去了。

派蘭得向歐梅卡打了個眼色。歐梅卡忍著笑,說:「如果我有辦法清出一條道路直通修女公墓中央,派蘭得你應該就可以直接擊倒血......擊倒那個女人了?」

派蘭得點點頭,眾人無不面面相覷。

修女公墓外,聖騎士們四人一組,排成兩重半圓弧,包圍修女公墓的出口。對祈禱靈氣較為熟練的人在外圍那一重,一旦內圈有人受傷,就立刻拖出來治療。派蘭得與歐梅卡站在圓弧的圓心,看著修女公墓內部。

幾個不死生物注意到派蘭得與歐梅卡,開始嘶啞作聲,敲打欄杆。漸漸地,越來越多不死生物向這邊聚集過來。

派蘭得看到一抹紅色,立刻舉盾護住身旁的歐梅卡;颼的一聲,一根箭矢插在盾牌上,箭尾搖晃不止。

「太勉強了。」後方,身處圓弧中段的沙洛特低聲說。身旁的佛拉維也微微點頭。巴克卓一聲不吭,全神貫注地看著派蘭得兩人。

歐梅卡倏然消失,然後又在前方十幾法尺出現,與不死生物們僅是一個柵欄之隔;十幾隻不死生物瘋狂地敲打搖搖欲墜的鐵柵欄門,或是從柵欄縫隙伸出枯手揮抓。歐梅卡全身發出冰藍光芒,光芒凝聚成球,向前射出;冰封球甫脫手,歐梅卡再度施展閃現術,向後疾退。派蘭得則奔至柵欄處,猛力一撞,將鐵柵門撞開。

歐梅卡的冰封球一邊旋轉前進,一邊發射無數冰錐,被冰球與冰錐觸及的不死生物無不立刻凍結;派蘭得施展聖騎士的衝鋒技巧,以凍結的不死生物為目標奔襲衝撞,高速接近修女公墓中央的血烏。血烏還來不及發箭,便被去勢已盡、猛然爆發的冰封球波及,當場動彈不得,被由遠而近衝來的派蘭得擊倒在地。

血烏一死,全身迸發無數電流,原本橫行修女公墓的不死生物一被電流貫穿立刻頹然倒地,整批大軍浪潮般向外倒成一片。轉眼之間,偌大的修女公墓一片死寂,只有派蘭得一人獨自站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