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7日 星期五

203

「派蘭得隊長,既然你熟悉此地,不知有何良策?」

說話的是白馬團隊長丹馬克。派蘭得欠身致意,說:「我也贊成巴克卓隊長的想法,必須要盡快收復僧院。」他向巴克卓點點頭;巴克卓不無得意地嗯了兩聲。派蘭得繼續說:「然而,在進攻僧院之前,有一些地方必須要先清除乾淨,否則一旦營地失守,我們將腹背受敵。」他伸手拿了幾枚修女準備的兵棋標記,把一個紅色的小棋子放在營地外的舊礦坑。「今天早上我們剛到營地時,便遭遇了沉淪魔的突襲。阿卡拉修女懷疑這個地方已經成為惡魔的巢穴,必須優先清除。」



這是當初歐梅卡深夜來訪時轉述的話。阿卡拉深深地看了派蘭得一眼,說:「確實如此,我原本就想今天去拜訪巴克卓隊長,請他們協助肅清此地。能夠光復此處,營地的壓力就可以減輕不少。」

派蘭得接著把二個紅色棋子放在修女公墓,說:「第二個關鍵地點是冷水原的修女公墓,卡夏老師已經派遣斥候去探查過情況。此處出現了大量殭屍與骷髏;蘿格戰士們使用弓箭,對牠們效果很差;但對我們聖騎士來說不成問題。巴克卓隊長,你說是嗎?」

巴克卓樂呵呵地點頭。沙洛特驚訝地說:「派蘭得隊長你初來乍到,情報卻掌握得如此精確。不過這裡不是修道會尊貴修女們的埋骨之地嗎?為何會突然出現大量不死生物?」

派蘭得看了看卡夏;卡夏嘴唇微張,但沒有說話。派蘭得說:「因為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就是從前去過崔斯特瑞姆,參與斬殺恐懼之王的血烏;現在他已經成為惡魔的爪牙,要利用這裡大量的...遺體,建立不死大軍。因此這裡不乏會使用弓箭的敵人,尤其是血烏本人箭法非凡。」

說最後一句話時派蘭得看向奧佛利;當初奧佛利手臂中了血烏的火焰箭,好幾天不能出戰。弓箭對不死生物效果薄弱,但對身披重甲的聖騎士來說卻非常危險。恰西聞言驚訝地說:「渡鴉姐真的在那裡?你真的曾經......」

為了避免恰西多言引起眾人議論,派蘭得截斷恰西的話頭,說:「其實這只是推測,但修女公墓確實不平靜,很有可能成為惡魔攻擊營地的基地;因此也是必須收復的地點。」

「然後就可以攻打僧院了嗎?」白馬團副隊長古里蘭問。對於白馬團的人,派蘭得都沒有留下深刻的印象,今天是初次面對面交談。派蘭得搖搖頭,在五指原的五根石柱處放了兩枚棋子,一紅一白,卻不說話。

巴克卓瞇起眼睛,問:「這裡有俘虜?誰?」

派蘭得一時間不知該如何解釋。當初派蘭得與歐梅卡收復了修女公墓後,帶回了該地頭領魔化女戰士的紅色大弓,由卡夏認出那是血烏的愛弓。血烏曾經前往崔斯特瑞姆對付恐懼之王,所以眾人才興起了到崔斯特瑞姆一探究竟的想法;否則其實沒有必要大費周章地尋找艾弗尼斯聖樹,開啟前往崔斯特瑞姆的傳送門。而若不到崔斯特瑞姆,根本就不會碰到迪卡凱恩。

一道熟悉的悅耳聲音,從眾人背後響起:「盤踞在僧院的怪物,是遠超過各位想像的強大敵人。如果沒有赫拉迪姆的協助,只會遭到全軍覆沒的命運。」

眾人紛紛回頭,看向來人;幾位男性不禁輕輕哇噢了一聲。歐梅卡的倩影,映照在派蘭得的眼中。

藍艾蘇的女巫輕移蓮步,儀態萬千地走向一眾聖騎士。包括派蘭得在內,無人不屏住氣息,看著歐梅卡黑白分明的雙眼,與玫瑰般嬌豔的紅唇。

阿卡拉展露出微笑:「歡迎,歐梅卡。」他轉向眾人,說:「歐梅卡是藍艾蘇的法師,我特別請他也來商議。」

奧佛利興高采烈地說:「哇,學長,這位就是--」

還不待派蘭得反應,伊諾克低喝了一聲:「奧佛利!」嚇得小聖騎士立刻噤聲。

歐梅卡走向橢圓桌,眾人為他在阿卡拉旁讓出一個位子。歐梅卡的視線在地圖上逡巡。「這些棋子是?」

派蘭得沒有作聲;沙洛特看了看派蘭得,說:「是派蘭得隊長放的。」

歐梅卡的眼光掃過諸位聖騎士。「派蘭得隊長是?」

派蘭得微微抬頭,視線和歐梅卡對上,內心百感交集,聲音乾澀地說:「正是在下。」

歐梅卡看了看派蘭得,微微點了一下頭,沒有說話。白馬團副隊長古里蘭說:「歐梅卡小姐,你剛才提到赫拉迪姆?」

歐梅卡點點頭,看向阿卡拉。阿卡拉說︰「很明顯地,我們面對的邪惡力量比以往更為強大,也更加危險。如果有赫拉迪姆法師的協助,憑藉他們對神祕歷史與知識的理解,或許能 ...... 給我們一些建議。」

雄獅團隊長巴克卓和白馬團隊長丹馬克對望了一眼;沙洛特猶豫了一下,說:「尊貴的修女,就我們所知,赫拉迪姆已經解散很多年了。」

阿卡拉看向歐梅卡;歐梅卡微微點頭,說:「赫拉迪姆這個組織確實已經銷聲匿跡,但他們當中還有一人,始終堅信惡魔將會大舉重返我們的世界。」他伸出嬌嫩的玉手,指向圓桌上的崔斯特瑞姆。「據說這位赫拉迪姆的最後一人,依然還在迪阿布羅最後出現的地方,尋找證據。」

派蘭得聞言不禁抬頭瞪著歐梅卡。伊諾克和麥爾斯看向學長,使得眾人都紛紛看向他。

「派蘭得隊長,怎麼了嗎?」阿卡拉問。

派蘭得勉力壓下心中的震驚;歐梅卡知道赫拉迪姆的最後一人並不奇怪,但當初他們抵達崔斯特瑞姆時,根本沒有料到還有活人,更沒有想到會遇見迪卡.凱恩;是凱恩自己報了名字,歐梅卡才認出他來。那為什麼現在的歐梅卡已經知道凱恩在崔斯特瑞姆?

歐梅卡沒有情緒地看了看派蘭得,然後看向地圖,說:「如果我猜得沒錯,紅色是敵人,白色是朋友,那麼一紅一白就是需要救援的對象了。」歐梅卡又看向派蘭得:「看來派蘭得隊長也得到了赫拉迪姆的情報?」

有了之前的騷動,派蘭得不敢再輕易說出自己的奇遇,只是點點頭。伊諾克、麥爾斯和奧佛利看向彼此,伊諾克對奧佛利打了一個代表「盾牌」的手勢,表示要奧佛利別輕舉妄動。

巴克卓渾厚的聲音說:「所以赫拉迪姆的法師在這裡?可是這裡看起來只是幾根石柱子。是監獄嗎?」

阿卡拉說:「那是赫拉迪姆傳送門的所在位置;崔斯特瑞姆離此十分遙遠,但你們只要有今天的傳送門鑰匙,就可以利用赫拉迪姆的技術立刻到達那裡。」

「那就請給我們鑰匙吧。」丹馬克說。

阿卡拉正要開口,一直沒說話的卡夏說:「那並不是普通的鑰匙。派蘭得隊長應該知道是什麼東西。」

赫拉迪姆傳送門是目盲之眼修道會的秘密,當初是由阿卡拉親自告訴派蘭得等人。卡夏這麼說,自然是要考驗派蘭得是否真的如他所說來自未來。派蘭得點點頭,手指向靠近阿卡拉等一側的聖樹原地區,說:「我們要去帶回一片艾弗尼斯聖樹的樹皮,讓阿卡拉修女解讀上面的符號;然後再到這五根石柱的位置,依照順序啟動。」

阿卡拉和卡夏聞言都深吸一口氣,卡夏探手牽住阿卡拉的手,阿卡拉緊緊回握。

沙洛特驚奇地說:「派蘭得隊長,你的情報蒐集能力真是令人驚嘆。」

派蘭得報以苦笑,不禁看了看歐梅卡;歐梅卡正巧也看了他一眼,但依然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

「對不起打斷你們。」恰西終於開了口。「你們什麼時候才會去找我親愛的馬勒斯呢?」

「馬勒斯?」丹馬克說:「赫拉迪姆的法師叫馬勒斯嗎?」

恰西搖搖頭,正要開口,巴克卓說:「不是不是,馬勒斯是一把受過神聖祝福的鐵鎚。」他轉頭向恰西說:「我們肅清僧院時就會找到它了,我懂你對它的感情,放心!」

「這也是派蘭得隊長洗清嫌疑的機會。」卡夏說:「被惡魔污染的人是不可能接近馬勒斯的。」

丹馬克靠向沙洛特,詢問派蘭得的惡魔嫌疑是怎麼回事,沙洛特低聲向他簡短解釋。

「好,看來我們確實有許多工作,不過只要團結一致,很快就可以全部解決了!」巴克卓振臂說道。

「派蘭得隊長,如果我們兵分三路呢?」沙洛特說:「由白馬團清理舊礦坑,我們雄獅團去肅清修女公墓,尋找艾弗尼斯聖樹的任務就拜託你們,這樣如何?」

這原本是合理的安排,只是巴克卓和沙洛特完全不知道他們將在冷水原遭到魔化女戰士伏擊。現在冷水原與碧血原的分界河不復存在,巴克卓獨自立於橋上斷後之事不會重演;但在開闊的地形中,聖騎士們可能更容易被靈活運動的魔化女戰士分化後各個擊破。派蘭得清楚巴克卓的脾氣,不讓雄獅團單獨行動相當於挑釁;但難道又要告訴大家這些事情早就發生過了,雄獅團下場會很慘嗎?何況眼前地圖的方位和記憶中完全不同,派蘭得不禁更加迷惘,難以釐清現實與記憶的關係。他看大家都望著自己,一時不知該如何回應,決定再確定一下自己的記憶到底正不正確,便指著地圖說:「卡夏老師,請問通往冷水原的道路,是由哪一位蘿格戰士領隊看守?」

卡夏說:「是佛拉維。怎麼了嗎?」

派蘭得點點頭,正猶豫要怎麼預先提出警告,突然一個修女門也不敲地衝進房間。

「大修女!佛拉維隊長傳來急報,大量惡魔出現在冷水原,請我們立刻救援!」

卡夏聞言立刻衝出房間,巴克卓、沙洛特、丹馬克與古里蘭也隨即離開去召集聖騎士們。阿卡拉和恰西看了看派蘭得,也出去了。奧佛利正要說些什麼,然後就被伊諾克與麥爾斯夾著帶出會議室,留下聖騎士與法師,分別站在大橢圓桌的兩側。

派蘭得迎上歐梅卡沒有情緒的目光。兩人對視,派蘭得心頭略過無數想法;在他的記憶中,冷水原之戰是抵達蘿格營地第三天的事情,現在卻已經發生了;顯然這一切並不是歷史重演那麼簡單的事情,他所認識的人物依舊,但環境和事件卻有了重大的變動。派蘭得決心先冷靜下來,也不要再說什麼奇怪的話,好好面對當下的狀況。想到這裡,他邁開步伐,走向門口。

「喂,」歐梅卡的聲音在背後響起。「你這笨蛋。不要隨便透露自己來自未來啊。」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派蘭得轉身看向微笑著向自己走來的歐梅卡。

「現在只能猜測。大天使摧毀了被巴爾污染的世界之石,這是前所未有的事件,肯定對我們的存在造成了影響。」

派蘭得還想說些什麼,歐梅卡的纖指已經按住他的嘴唇。「別急,我們先去廣場吧。」

歐梅卡拉著派蘭得的手,離開會議室。步出教堂大門,歐梅卡放開派蘭得,兩人並肩走向營地的廣場。已經有聖騎士們牽著馬匹來到廣場中央,對裝備作最後的檢查;廣場邊的平民們見到越來越多聖騎士從住宿區湧來,無不交頭接耳,指指點點。

派蘭得環視四周,沒見到自己的學弟。他對歐梅卡說:「我們該怎麼辦?」

「別急,如果這不是一場夢,那麼我們很快就會遇到凱恩、大天使,也會再度見到塔拉夏。」歐梅卡頓了一下,說:「眼前這些凡夫俗子是不可能理解我們的遭遇的,不必驚動他們。」

派蘭得不禁微笑;這副說話的樣子確實是他熟悉的歐梅卡。

廣場另一邊的巴克卓、丹馬克與卡夏,兩個隊長與蘿格戰士的領隊正在討論著什麼。兩個副隊長沙洛特與古里蘭也已經率領大部隊抵達廣場,開始各自整頓隊伍。有些已經檢查好裝備的聖騎士見到藍艾蘇的女巫,不禁好奇地往這邊張望。

伊諾克、麥爾斯與奧佛利牽來五匹駿馬,伊諾克看了看派蘭得,說:「學長,你看起來心情好多了。」

派蘭得笑了笑,沒有作聲。奧佛利把其中一匹馬牽往歐梅卡,用學長們前所未見的標準儀態向歐梅卡施禮。「法師閣下,馬匹備妥了。」

歐梅卡還沒回答,只聽到一聲悶雷似的巨響。「派蘭得隊長!」

巴克響徹全場的音量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連廣場邊的攤販都停下動作。派蘭得向歐梅卡與三個學弟點了點頭,走向巴克卓。聖騎士們紛紛轉頭看向他。

派蘭得來到隊伍前方。「巴克卓隊長。」

「傳送門的鑰匙就交給你們了!」雖然派蘭得已經來到他不遠處,巴克卓的音量還是如雷貫耳。

「沒問題,巴克卓隊長。」派蘭得看了看附近的聖騎士,以及他們牽著的馬匹。「不過,有個新情報。冷水原出現的惡魔,是被腐化的蘿格戰士們。」

巴克卓身後的卡夏深深地看了派蘭得一眼。

「唔,遠程攻擊型嗎。」走過來的沙洛特說:「那我們就不適合騎乘馬匹了!」

「倒也不至於。」派蘭得說:「只是我們千萬要小心,一有動靜就要下馬應戰。」

沙洛特點點頭,轉身去安排斥候小組。巴克卓舉起大手,拍了拍派蘭得的肩膀。「兄弟,你也小心!」

派蘭得看了看巴克卓搭在肩膀上的巨掌,想到當初雙方初見面時的劍拔弩張,心想也許現在這樣的發展是更好的選擇。

「聖騎士,出發!」

在巴克卓與丹馬克的率領下,雄獅聖騎士團、白馬聖騎士團與赫里聖騎士團,在蘿格營地眾人的目送下奔出營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