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0日 星期三

03 迫切的危機

  地獄大小惡魔不計其數,最為首惡的是「憎恨之王」墨菲斯托,「毀滅之王」巴爾,「恐懼之王」迪阿布羅,被稱為「三原罪」。天地之戰偃旗息鼓之後,地獄的目光轉而注視易受誘惑的人類,惡魔的爪牙逐漸滲透到人間。數百年前,各國法師聯合起來,成立法師聯盟「赫拉迪姆」,四處獵殺為禍人間的惡魔,而最大的目標當然是地獄首領原罪三兄弟。東方的大帝國卡基斯坦首建奇功,光明聖教「薩卡蘭姆」的精銳聖騎士在大陸東南部的叢林深處擒獲憎恨之王墨菲斯托,將之囚禁於王國首都中的神殿之城崔凡克。西方法師也不遑多讓,制服了恐懼之王迪阿布羅,監牢安排在是崔斯特瑞姆的地下迷宮,該城是盛極一時的崔斯特瑞姆帝國首都。最後,聯盟的聲勢在傳奇大法師塔、拉夏犧牲自己以囚禁巴爾的戰役中達到巔峰。

  盛極而衰的法師聯盟不再具有左右各國政局的能力,師心自用的政客們開始攫奪政權,各種政治陰謀開始浮上台面。崔斯特瑞姆帝國在激烈的權力傾軋中沒落,幽深迷宮中的恐懼也被人遺忘。新的崔斯特瑞姆王國建立之時,沒有人知道他們的王宮地下埋藏著傳說中的巨大恐怖,國王李奧瑞克與其臣民的失常言行也被認為是普通的失心瘋。當迪阿布羅成功控制王子艾伯瑞特與大主教拉薩雷茲時,便是世界再度遭到威脅的警鐘。

  前仆後繼的冒險者只是更偉大人物的墊腳石。神秘的三位英雄來到崔斯特瑞姆,成功誅殺了迪阿布羅;但這只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恐懼之王伏誅後,三英雄中的法師風塵僕僕的往東前進,尋找其他魔王的下落;劍士為了保存恐懼之王的靈魂之石,將石頭插入自己的額頂,並在崔斯特瑞姆接連數日的狂歡中悄悄離開;弓箭手則不知所蹤。當我們實地走訪崔斯特瑞姆與魯高因等地時,發現弓箭手便是「目盲之眼修道會」的血烏,她發現自己的僧院即將被「折磨女王」佔領,立刻回救家園,卻不幸身死,成為安達利爾的傀儡。法師則在尋找大法師塔、拉夏墓穴的關鍵時刻喪失了心智,將任何接近他的生物視為敵人。

  劍士離開後沒多久,地獄的大軍再次破土而出,崔斯特瑞姆二度成為人間煉獄,赫拉迪姆的最後傳人迪卡凱恩是唯一的生還者。在他的指引下,我們追隨劍士的腳步,來到沙漠珍珠魯高因,也成功破解法師未解的謎團,找到塔、拉夏的真正墓穴。不過,留在那裡的不是毀滅之王也不是塔、拉夏本人,而是醜惡的「痛苦之王」都瑞爾。後來我們前往卡基斯坦,巴爾的去向只得暫時懸而未決。如今「憎恨」與「恐懼」已經正法,該是徹底剷除地獄三原罪的時候了。

  原本我們是打算在裝備整修好之後立刻返回人類世界搜索巴爾,但各地的聖騎士團都已經全面動員,在少天使賈梅拉的勸告下,我們決定留在針鋒堡壘先休養一段時間。賈梅拉不時轉述外界消息,讓我們仍然可以得知世界的最新狀況。

  聖騎士團為了組織搜索力量,成立了臨時的指揮會議。他們說,最近的幾次遭遇戰,巴爾都是靠部下掩護,匆忙逃走,而且似乎行動不便;會議高層猜測,巴爾體內的靈魂之石似乎並沒有清除乾淨,因此這位曾經讓塔‧拉夏和他的同僚們吃盡苦頭的惡魔,正快速的流失生命與力量,甚至已經有局部癱瘓的跡象。不過兩位天使聽到了都不置可否。

  罪惡之源兩死一逃,各地已經著手於恢復工作。目盲之眼修道會已經完成僧院的修復與清潔,四散的流民與部分西方王國的人在該處重新建立家園,據說還立了我和歐梅卡的肖像。「沙漠珍珠」魯‧高因依然是東西王國之間的貿易樞紐,不但皇宮整修、城區擴張,甚至計畫重建老衛城,作為拓荒與衛戍的前哨。庫拉斯特的復興是卡基斯坦地區的指標性大事,難纏的叢林與沼澤慢慢消散,海港和主要城區都已經恢復運作,但新的正式領導階層,還需要一段時間才會誕生。

  泰瑞爾和哈德爾在第三天離開,沒有留下隻字片語。無所事事的我們偶爾會出城去獵殺落單的惡魔,救援被圍的天使。緩衝之野的惡魔以小型居多,其中一種我們稱為「峭壁蟑螂」,行動敏捷,善於攀爬,常從高處跳下偷襲,或是在被反擊時逃回高處。亞瑪遜的飛箭和戴得羅的骨牢因此發揮很大的作用。不過惡魔是殺不完的,每當我們清完一塊地方,第二天回來,總是又有邪惡蠢動。但我們至少可以回針鋒堡壘休息;想到遠方神罰之城裡,終年抵抗無止盡攻擊的人們,我們的疲勞變得微不足道。

………………………………………………………………………………………………

  地獄裡不像人間有日月的輪流照明,永遠暗無天日。我們不會分辨這裡的一天何時開始與結束,只能靠少天使海爾布的機械裝置得知時間的流逝。擊敗達布羅之後的第五天晚上,大天使泰瑞爾和哈德爾返回堡壘,他們凝重的表情令我們從心底寒起來。似乎有絕大的噩耗將要從兩位大天使耀眼的鎧甲中撲出,奪去我們的勝利果實。

  我們都站起來,等待天使的綸音。泰瑞爾揚起手臂,所劃過的空間漸漸模糊起來,最後由一點亮光擴大為一個橘紅色的空間門。橘紅的光瀾漸漸淡去,可以看到一座雄偉的城門,被兩座岩峰夾峙,也聞到比我們所經歷過更濃烈的血腥味,與似乎從遠方傳來的嚎叫、哭喊聲。

  「我不想再看到屍體了。」戴得羅說。這種話發自死靈牧師之口,若不是他之前在戰場上盡心盡力的召喚(與酗酒),我可能要懷疑他的專業素養。他曾與野蠻人戰士柏爾爭奪屍體,幾乎要打了起來,而現在他不想再看到屍體?

  「柏爾,你永遠是我的好戰友……」我心裡正想著柏爾的豪邁戰技與爽朗笑聲時,大天使開口說話:「英勇的戰士柏爾犧牲了,你們必須代替他,保護他的家鄉哈洛加斯,同時拯救世界。」

  我們一時沒反應過來,只有凱恩神色驚惶地說:「『哈洛加斯』?亞瑞特聖山腳下的哈洛加斯?是誰膽敢侵犯這個世界的最後堡壘?」

  我沒聽說過這座城市,一時還不曉得嚴重性,凱恩說:「亞瑞特山區有一座聖廟,入口在山頂,收藏有這個世界存在的基礎『世界之石』。我們的世界能存在於天堂和地獄的巨大力量之間,就是『世界之石』保護著我們,讓天使與惡魔都不能輕易進入。而亞瑞特山腳下的城市哈洛加斯,就是要保護聖廟不被入侵。」

  當我們在塔、拉夏墓室擊敗都瑞爾,初次見到大天使泰瑞爾之時,他說:「讓我出現在人間的力量正快速消失。」我隨即明白,正因為世界之石,天地兩方的力量便不會在人間相遇,否則一定產生巨大的破壞。但擋住惡魔就好了,為什麼連天使都要擋住呢?

  凱恩說:「大天使,是那個惡魔崛起了?阿茲莫達?比萊爾?」

  泰瑞爾瞄了我一眼,哈德爾說:「是毀滅之王,巴爾。杜瑞爾只是一個替死鬼,聖騎士團的情報也是錯誤的。」

  我腦中轟的一聲,只覺得天旋地轉——當巴爾即將油盡燈枯的消息傳來時,我還笑凱恩太多慮,懷疑天堂授予的靈魂之石的力量。為什麼聖騎士團的消息聽來像是勝券在握,如今毀滅之王的腳步卻已經到了世界的根基所在?

  哈德爾說:「天堂請各位立刻出發,保護世界之石。這個『空間門』會帶你們到達哈洛加斯,你們必須立刻瞭解巴爾的活動狀況,並取得當地人的信任。記住,聖山本身有神秘的力量在運作,你們不要操之過急,有些事情是巴爾不會料想到的!」

  我鞠躬表示感謝天堂的贈與。大家都轉身開始整理行李。戴得羅咬著酒瓶最先整理好,他把酒瓶拔離他的嘴,囁嚅地說:「我是死靈牧師耶!屍體……屍體越多越好!走吧!讓我看看我能不能操縱巴爾!」

  我不禁微笑。雖然聖騎士團到底在做什麼很令人擔心,畢竟還有這麼多好伙伴。我們收拾好行囊,向兩位天使道別,跨入空間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