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1日 星期四

29 意外的約會

  夜色已深,在微弱的光線下走崎嶇的山徑實在危險,我們決定在神殿前的石柱間休息一晚,明早立刻出發前往聖廟。

  安薩辛守夜。臨睡前我忍不住把靈魂之石拿出來把玩一下。沒有裝載靈魂的靈魂之石比水晶更加清澈透明,甚至不會產生折射現象;拿在手中,彷彿比空氣還要輕盈。這是我拿過的第三塊靈魂之石,之前兩個惡魔的靈魂之石,十分沈重,而且讓人感到厭惡與壓力,也許是因為那兩個靈魂背負了太多罪孽。我回想在石頭裡與邪惡力量爭鬥的經歷,想到那一股新力量,應該是歐梅卡的心靈,就覺得一陣喜悅。

  囚禁達布羅和墨菲斯托的靈魂之石都來自天堂,這一顆靈魂之石來自何方,實在令人猜摸不著。納休說布爾丹去世多年,但他也沒把握到底他是什麼時代的人物。一個身世詭祕的前代德魯伊突然出現,並成為奪走圖騰的兇手,改變了故事進行的節奏——這讓我想到一些缺乏說服力的故事,因為劇情需要轉折,之前的伏筆又安插得不夠深刻,只好增加一個憑空出現的新人物。

我拉出頸囊,把靈魂之石和護身符放在一起。在寧靜的星空之下,漸漸閤上眼簾。

…………………………………………………………………………………………………………

  「派蘭得。」

  我睜開眼睛,卻不知身處何地。這裡是一個潔白無暇的空間,光亮而不刺眼。我左顧右盼,希望找到一些熟悉的事物。

  「派蘭得!」

  聲音迴盪在四周。我向四方望去,仍然找不到聲音來源。「是誰,你在哪兒?」

  「在下毀滅之王,巴爾。我們都身處於世界之石,世界上最大的心靈集合體裡。」

  嗯?

  巴爾說:「只有極少數的特殊人物能夠將心靈融入靈魂之石,進而進入世界之石。」聲音漸漸清晰,是一種非男非女的中性腔調。「你連上了心靈的網路,能夠進行凡人所無法想像的思考與對話。」

  遇到巴爾,我該怎麼辦呢?我曾經揣測過遭遇巴爾的對策,觀察環境清除嘍囉確認目標攻擊前進……但我現在根本沒有實體,我也看不見他。

  巴爾說:「我一直想要與你好好談談。我十分需要你的幫助。」

  「我不可能幫助你。」我堅定地說。但同時感到疑惑:毀滅之王為何要向渺小的人類尋求幫助?

  巴爾說:「你還沒有瞭解我的請求就率爾拒絕,這是很魯莽的。你並非真正認識你的敵人,也不瞭解我所進行的是何種事業;身為一個聖騎士,你被天族的一面之詞蒙蔽太久了。除非你已經準備好接受毀滅性的打擊,眼睜睜看著你所愛的人一個個死去。否則你應該放下敵意,聆聽其它的解決方式。」

  「這是威脅而不是請求,毀滅之王。」

  巴爾說:「原諒我習慣於發號施令而不是談判協調。但在我看來,天堂所灌輸的信念也是一種威脅:祂們威脅你自己作決定的權力。想想看,你沒有父母,從小就在聖騎士團度過,接著便踏上征討地族的旅程,你走遍半個大陸,現在你又要要尋找一個不知道模樣的圖騰,保護一塊你不瞭解的石頭,難道你不覺得自己像是個傀儡,任人擺佈嗎?難道你不想更加瞭解你的處境,你的使命嗎?如果有比戰爭更好的解決辦法,你不去嘗試一下嗎?」

  「我很明白你,毀滅之王。你慣常於蠱惑對你不夠瞭解的戰士,驅使他們遂行你個人的私欲;如果有人不從,便用暴力脅迫。你所謂的解決辦法,就是要我出賣靈魂。」

  巴爾說:「你現在的態度,就像尼拉塞克一般,傲慢而愚蠢。你應該還記得初次見到尼拉塞克時他的那副嘴臉:先入為主的成見,自以為是的批評,封阻閉塞的思考方式。或者你想像他一樣,死到臨頭才覺得後悔?」

  我說:「他勇敢地抗拒邪惡力量,拯救自己的靈魂。他死而無悔。」

  巴爾說:「你不知道他曾經犯下什麼過錯,所以你相信他死而無愧。讓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來到聖山後不久,便有幸受到尼拉塞克同志的拜訪。他以神聖的聖廟圖騰,向我交換哈洛加斯的安全。」

  這是一個很糟糕的消息,但消息來源令人懷疑。「長老不可能交出圖騰。他知道圖騰的重要性。」

  巴爾說:「傲慢而愚蠢的人,會堅持用自己的方式來搞砸事情。當你正在與我的部下爭鬥時,我已經開始研究世界之石,親自感受到它的奧妙。你不是正持有著靈魂之石嗎?靈魂之石其實就是世界之石的微小碎片,你所持有的靈魂之石,是我要助手送交尼拉塞克的。若非掌握世界之石,我如何能分發靈魂之石,又如何與你溝通呢?」

  我開始認真思考這件事的真實性。

  「派蘭得,你是一個意志堅定,心胸開闊的人,但有時你還是會拒絕面對真相,寧可相信比較安全的解釋。這是人類常見的弱點,但你應該努力克服。」巴爾停了一會兒,說:「我再舉個例子,證明你被蒙蔽了。你一定知道,大法師塔拉夏用自己的肉體囚禁了我。你不知道的是,塔拉夏的動機並不單純。他實際上是想要獲得我的力量,讓他更為強大。」

  凱吉爵士說,一個人所面臨的最大危險不是他的仇敵,而是「想要變強」的慾望。不過提出這項指控的是毀滅之王,世界的公敵。「這是你的一面之詞。」

  巴爾說:「泰瑞爾的說法也是一面之詞。但別忘了,我是塔拉夏的頭號對手,而且我們曾經共處一個軀體,進行激烈的心靈對抗,非常熟悉彼此的思想。塔拉夏是一個超越群倫的魔法研究者,而且渴求更高層次的突破;當巴爾出現,天族下達搜捕的命令時,身為人間最負聲望與實力的法師,當然眾望所歸地接受逮捕我的任務。誰知道他在打什麼壞主意呢?」

  我說:「他無私地犧牲奉獻,用自己的肉體囚禁了你,還被永遠困於墓室當中。」

  巴爾說:「你知道他為何要用肉體囚禁我嗎?」

  我回想迪卡‧凱恩的轉述。「和你的打鬥之中,靈魂之石破碎了,每個碎片都無法完全囚禁你。」

  「聽起來很合理,直到你試著打碎靈魂之石。」巴爾說:「靈魂之石無法以一般的物理攻擊打碎。曾經打碎靈魂之石的人有三個,拉薩雷茲必須唸出古老的咒語;你也得靠著『獄火神鎚』的力量。塔拉夏等人追捕我時,應該要妥善保護靈魂之石,我怎麼能輕易地破壞它呢?」

  我開始感到不安。

  巴爾說:「再一次提醒你:傲慢而愚蠢的人,會堅持用自己的方式來搞砸事情。塔拉夏的如意算盤是,他先打破靈魂之石,把碎片帶在身上,抓到我時把責任推給萬惡的巴爾;萬惡的巴爾當然可能破壞石頭以免被囚禁,然而偉大的塔拉夏不會讓這項陰謀得逞,他犧牲奉獻,用自己的肉體囚禁了可惡的毀滅之王。實際上呢?墓室門一關上,他就開始壓榨我的一切,想藉由我擁有整個地獄的知識與力量。大法師的計畫雖然不是很成功,但他卻留下美好的名聲,供後人追思瞻仰。你看,欺騙世界是多麼簡單的事情?」

…………………………………………………………………………………………………………

  我說:「如果你擁有了世界之石,應該已經獲得全面的勝利,又何必來找我呢?」

  「擁有世界之石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去深入瞭解並掌控它,而只有我是無法完全駕馭世界之石的。」巴爾說:「我需要你一起合作。」

  「我?你是三大惡魔之一,為何會需要一個人類『合作』呢?」

  「你不只是一個普通人類而已,派蘭得先生。你是天地之戰第二回合的勝負關鍵。」巴爾說:「現在你有興趣聽聽我的提議嗎?」

  「既然你研究世界之石有一段時日了,」我打算多瞭解一點狀況,「也許你能先解釋一下它到底是什麼……東西。」這樣說似乎有點褻瀆。

  巴爾像是背書一般流暢地說:「『世界之石』是天族從其他世界運送過來的巨大晶體。它其實是一種『雙極子耦合體』,由兩種截然相反的極性物質聚構而成。這兩種極性物質不斷影響所處的世界,能夠催化當地最有發展潛力的準智慧生物加速演進,又排斥已經成熟的高等種族。以這個世界而言,世界之石隔絕了天族與地族的接觸,結束了第一次天地之戰,戰爭結束後不久便出現了人類。人類進化的速度實在太快,還擁有施展魔法的少見天賦,唯有世界之石的影響可以解釋。」

  我想到塔格奧的「滋養與排斥」理論。「為什麼世界之石會排斥高等種族?它厭惡智慧生物嗎?」

  「世界之石沒有意志,並不會表現喜好或厭惡。之所以會產生排斥,是因為大部分高等種族都是極性生物。天地兩族便都是極性生物,我們肉體的構成物質,分別符合世界之石中的其中一種極性;所以在它的影響範圍裡,我們都受到另一種相反極性的衝擊,導致我們難以生存。你們人類受到世界之石的影響而興盛,體內的極性是後來加入的,而且維持平衡。」

  「就好比一塊大磁石會對其他小磁石產生吸引與排斥,對普通石頭卻沒有影響。」我心想不知龍族是哪一種極性。

  「比喻得很好,只除了小磁石也具有兩極,我們卻都只有單極。」巴爾說:「現在你明白我們兄弟為何要佔據人類的軀體了。好些我的子弟一進入貴寶地就被蒸發得渣滓不存,我們兄弟踏入凡間時,身上像是有千萬隻螞蟻與蜜蜂在螫咬,還附帶灑鹽。情急之下,我們各自佔據了一個人類的身體。我也是這時才發覺世界之石的作用對象是肉體,而不是心靈。」

  我說:「誰要你自苦吃呢?你沒事為何要進犯我們的世界?」

  巴爾說:「嗯,簡單地說,地族的政治結構產生變化,底下的人希望上頭的領導『換人作作看』,我們就被派來『考察新世界』。如果可以,我也想在家裡過舒服日子呀!」

  原來是政變,想不到惡魔也會有無奈的時候,我幾乎笑出來。

  巴爾繼續說:「我希望和你合作,便是由於我的極性只滿足掌控世界之石的一半條件。雖然世界之石的極性只影響肉體,想要駕馭世界之石卻需要用心靈的力量;天地二族各自的心靈與肉體極性是一致的,也就是說,我身為一個地族,永遠沒有辦法完全掌握世界之石。同樣的,天族也無法獨自掌控世界之石。」

  「所以你需要一個人類來幫助你?你不是已經攫奪了塔拉夏的心靈?」我發現我稱呼大法師之名時,敬意已以不如從前。

  巴爾說:「塔拉夏法力高強,才智過人,但也只是一個普通人類。他的心靈是中性的,無法控制世界之石。你就不同,讓我來敘述你的身世,聽完了,你就知道為什麼我只要你。」他停頓一會兒,繼續說:「人類覺醒後,天地兩族都發現你們能成為強大的信徒,雙方爭相與人類結盟。你們就好像是棋盤上的棋子,互相攻伐,卻沒有人知道背後的原因。」

  我說:「人間多事,都是天堂與地獄爭相擴展勢力的結果?」

  巴爾說:「大致正確。大概在人類紀元一千年左右,我們兄弟來到凡間。因為我們的冒險,天族也發現了將靈魂寄放在人類身上的辦法;地族三兄弟能夠辦到的,全能的『舊世紀福音戰士』們當然也可以辦到。但祂們遲遲不肯下決定。」

  我想了一會,才明白他說的是「天使」。「天堂當然不會這麼做。如此違反了人類的自由意志。」

  「『自由、自由,多少迂腐假汝之名以行!』」巴爾用誇張的詠歎調說。「幸好我們三兄弟對於人類的肉體不是很習慣,難以發揮戰力,才讓天族有考慮再三的時間。最近,祂們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高層藉故貶黜兩個天使落入凡間,成為普通人類,理由是讓祂們瞭解凡夫俗子的限制與苦痛,作為贖罪。」

  我開始緊張起來。「誰?」

  巴爾說:「一開始我不清楚。直到不久之前,我交給助手一個特別任務,要他把一顆靈魂之石送給尼拉塞克。這顆靈魂之石經我灌注力量,發出鮮綠色的光彩,能抽取所謂的善良,激發人心中的邪惡,彰顯那可悲長老的晦暗本性。當我回到世界之石中感應它的現況時,卻發現尼拉塞克的靈魂還頗為頑強,最後更有兩股力量幫助他消融了我的法術。竟然有凡間的心靈能夠進入靈魂之石?這怎麼可能呢?我回想靈魂之石的特性,凡間只有兩種人能夠將心靈融入靈魂之石並且自由活動,一種是被地族佔據的人類,一種是被天族佔據的人類。我又仔細想過,在凡間活動的地族只剩我一個,這兩股力量必然是天族的心靈。」

  「所以?」

  「這兩個墮落的天使,就是你和歐梅卡呀!你們擁有天族的心靈,正好對應世界之石的另外一種極性,如果和我合作,就能完全掌控世界之石,這個世界,便是我們的天下,連天族與地族都要俯首稱臣!」

…………………………………………………………………………………………………………

  我再度睜開眼,發現大夥兒都圍著我,神情焦急。我自己也迷惑於昨夜的遭遇是夢是真,想到靈魂之石,便把它拿出來,放在石頭上。

  「柏勒,請你全力敲擊。我要試驗巴爾的話是否屬實。」

  大家楞了一下,柏勒有些遲疑,然後依言用力揮擊。劍光一灑,劍尖倏地停在靈魂之石上,沒有發出半點聲響。我把靈魂之石拿起來檢查,一點痕跡也沒有。

  我把世界之石與塔拉夏的事情告訴眾伙伴。大家都覺得匪夷所思,但又令人無法不認真看待。最後安亞說:「巴爾為何要告訴你這些事情?」

  我不敢直接說出巴爾的要求,便含糊地說:「他揭露我的身世,還給了我一個建議,要我立刻回哈洛加斯仔細考慮,三天之後,布爾丹會來要答案。」

  「學長還活著?可是他為何會……」納休低下頭喃喃自語,看來是為了學長的墮落而心痛。而我也得在危城末日與同流合污間作個抉擇。

  「是什麼建議?」歐梅卡問。我不敢正視她的目光,便看向哈洛加斯的方向,說:「我現在腦袋不清楚,回城再說,好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