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0日 星期三

26 漫漫的歸途

  在冥龍洞穴的日子非常充實而愉快,但這樣的好時光並不長久。用餐之後的休息時間,庫索跑到冥龍身邊,龍低頭傾聽這小傢伙的話。庫索回到廚房後,冥龍說:「你要在這裡待一輩子嗎?」

  我楞了一下,這是逐客令嗎?我突然發現原來自己並不介意永遠待在這裡。沒等我說話,龍說:「庫索他們一直在注意外面的情況。現在整個水晶通道都是巴爾的部隊,亞瑞特高原也是一樣。有一條秘密通道,安亞稱為『冥龍之鼻』,」龍微笑著搓搓鼻子。「這條道路直達亞瑞特高原,恐怕也不再安全。所以我要帶你出去。」

  「嗯?」我嚇一跳:「這樣一來不就使您與巴爾結仇了嗎?」

  龍搖搖頭說:「這你不用擔心,而且我會把你變形,變成和庫索一樣的石妖精。我們都會離開這裡。」「您要離開?」「嗯,戰場並不是度假的地方。我也想換個環境了。當然最主要的,是要把你送回哈洛加斯。」

  我眼眶一熱,說:「派蘭得何德何能勞駕……」

  「嘿,別說客套話。」龍說:「這幾天我們談了很多,你勸我要起來對抗巴爾。我說過,以這把年紀,不再能率性的說幹就幹;所以我選擇離開。但我還是可以幫你一個小忙,這無關乎善惡正邪,只是把迷路的羔羊帶回羊圈裡。當然你要留在這裡也可以,不過我可是一定會走喔。」

  我站起來,深深一鞠躬,聊表道謝之意。龍仰首把巨觥裡的酒一飲而盡,說:「把你的東西收一收交給庫索。變形後你就穿不下了。」

…………………………………………………………………………………………………………

  庫索等十一隻石妖精已經整理好行李,牠們在這裡住這麼久卻一點東西都不留戀,那包行李其實就是我的盔甲武器,現在被妥善的包裹著放在手推車上。

  我站在冥龍面前閉上眼睛,不久感到全身一陣灼熱。睜開眼,發覺冥龍變得更加高大,庫索等人也長高不少,和我差不多。幾隻石妖精好奇的靠近我,庫索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摸摸我的臉。我低頭一看,才知道是自己變矮了,看著只有四隻手指,乾枯粗糙如石的手,我不禁擔心如果變不回來怎麼辦。

  「別擔心,庫索說你變得很帥。」龍消遣我,接著施展變形術,一團光暈纏繞著牠,一會兒光暈縮小成比一般人稍高,接著消散,一個手持法杖,身穿白袍的高瘦老人出現了。他走過來摸摸我的頭,帶領我們走到石門邊。

  庫索等幾個上前拉開石門,我想起自己變成牠們的一份子,便上去幫忙。門外是一個小隧道,冥龍彎身領頭進入。走了一會兒,冥龍施展法術,杖頭上冒起一朵白焰,照亮四周,看來已經到了潛地冰河區域。不遠處有幾個身穿盔甲,手持巨斧,頭長雙牛角的牛頭人,看到我們起了一陣騷動。冥龍沒有理會,帶我們繼續走。

  越走就發現越多巴爾的部眾。若是有隊友相伴,這是除惡務盡的好機會;現在我只希望趕緊離開。變成老人的塔格奧卻不受影響,用一貫穩定的步調繼續前進,庫索等真正的石妖精也沈默的跟著主人,毫無退縮畏懼之意。我把心思轉回我們經過的距離,現在已經走了五百個複步了。

  走著走著又看到那熟悉的階梯與高台,即將進入水晶通道。這時後面的喧嘩之聲越來越大,冥龍依然繼續前進。登上樓梯時,後面有人叫喊了。「這位長者請留步!」

  在這裡竟然聽得到這麼有禮貌的通用語,我不禁回頭,但在我身前的冥龍轉身,白袍剛好掩住我,我立刻發現自己的失誤:石妖精哪聽得懂通用語?我瞄向身後的庫索,果然牠們雖然停下腳步,卻是抬頭望向冥龍。

  龍說:「巴爾的得力助手、大僕布爾丹,是什麼緣故,讓你阻礙長者的健行?」

  方才的聲音說:「世界的支點、冥龍塔格奧,果然學識淵博,竟然聽過賤名。請原諒布爾丹的唐突,向您打探一個人。」

  「請原諒塔格奧的無禮。我為何要幫助毀滅之王的部下?」

  對方沈默了一會,看來他也不敢對冥龍輕起干戈。「這個人牽涉到這場末日戰爭的勝敗,還請冥龍不吝賜告。」

  原來我這麼重要啊?冥龍說:「正是因為這個人這麼重要,我才不能隨便回答。布爾丹,據說你聰穎非常,你知道為何我能在你的主子眼皮底下自由自在?」

  「因為您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強大生物,您的決定足以改變世界的未來。」「正是。你的主子復出以來,我沒有幫助過他,可也沒幫助他的敵人。如果我回答你的問題,是否代表我也可以幫助所謂的正義一點小忙?」

  「我的主子正是認為您違反了中立,您幫助了派蘭得。」「一個迷途的旅人來到我的家裡,我供他吃,供他住,他也提供我等值的回饋,這是單純的交易,你的主人有什麼權力管我在我的領域裡的個人行為呢?」

  「先生,這是狡辯了。派蘭得是主人的敵人,您幫助了他。」「我不苟同你的判斷。提醒你,我在自己家招待客人,輪不到你家主人作主。如果他要干涉我的家務事,那我也要干涉他的雄圖霸業了。」

  冥龍果斷的回絕了。真是精彩的唇槍舌劍。對方沈默了好一會,才說:「可以請問閣下的目的地嗎?」

  「哈洛加斯。我要在這個城市毀滅前多看它幾眼。」

  對方語氣一沈:「先生,您說過您不會幫助任何一方的。」

  「布爾丹,你糊塗了嗎?離開亞瑞特山區,不經過哈洛加斯經過哪?」

「您不是會飛行嗎?」「你要我的這些僕人怎麼飛?把主人當坐騎嗎?」

  布爾丹再度沈默。冥龍說:「布爾丹,我在這裡很久了,從沒干涉過任何生物的行為,包括你的主人把這裡搞成戰場我都沒有表示意見。現在你帶這些部下圍著我有何打算?你要求我不要破壞中立,那你自己又尊重我的中立了嗎?」

  冥龍說完,轉身繼續登上階梯,帶領我們頭也不回的離開潛地冰河區。後面沒有任何聲音與行動阻止我們。

…………………………………………………………………………………………………………

  水晶通道地區也有一些牛頭人,但數量不多,看到我們便立刻離開。冥龍雖然化為人形,沿路上的惡魔部眾彷彿被他的氣勢所懾服,無一敢上前挑釁,我們緩慢但毫無阻礙的前進。正胡思亂想時,冥龍說:「你們來過這嗎?」

  我一仰頭,只看見一片白晃晃的天頂壁。「沒有。這裡有什麼特別嗎?」

  「這個廣場周圍每條通道都沒有石油燈,一般人會點起火把。帶著光源進入這個廣場,一點意思都沒有。如果把火熄掉……」

  在魔法火焰熄滅的一瞬間,整個廣場暗下來,但天頂上卻是滿天的星斗閃閃發光,讓人以為自己是站在曠野之上,沐浴在星辰之海中。仔細一看,原來一個個都是水晶露頭,將外邊的光線傳導進來。水晶顏色各不相同,於是白的、藍的、黃的、紅的、綠的,色彩繽紛,比真正的星空還要絢爛。如果有光源進入,廣場周圍的水晶會將光線反射充滿整個空間,便看不到地下星空的奇景。我想到之前的火焰廣場與集音廣場,還有這個「星辰廣場」。這樣奇妙的景象究竟是誰花了這麼大的心力建設的?他這樣做又為了什麼呢?

  「很遺憾我無法回答你的問題。」冥龍也正抬頭仰望著美景。「這些景物都是實實在在存在的,絕非魔法幻象;天然生成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一般生物的傑作也幾乎不可能。也許是一個強大的賢者,甚至是神祇,把亞瑞特山當作雕刻的材料。就像我在家裡蒔花弄草一樣,不過這位雕刻家的手筆大多了。」

  「您也可以完成這麼巨大的工程嗎?」我問,同時發現自己的聲調變得粗糙沙啞。

  「以石妖精的標準而言,你的嗓音低沈而富有磁性。」龍說:「能力上可以辦到,但我是很懶惰的龍。我已經好幾十年沒走這麼遠的路了。」

  龍說,牠可以集中精神,去探知遠方的事物,因此長期呆在一個地方也不會無聊。這讓我想起歐梅卡從前施展過的「探知遠方怪物」,龍開玩笑的說,幸好歐梅卡只能探知怪物這種不怎麼有趣的東西,否則就牠所知,擁有這種遠距探知法術的生物,都會變得又矮又胖,因為既然坐著就能知道很多好玩的事情,那就會不想動,整天只是吃、睡、排泄、探知遠方。

  除了感知對象的廣狹差異,冥龍與歐梅卡的能力強弱也有很大差距。歐梅卡到庫拉斯特時,便無法精確的探知怪物,只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邪惡力量,應該是墨菲斯托就在附近的緣故。到了哈洛加斯之後,她就完全無法施展這項能力,彷彿這項異能被抽離了。冥龍就沒有這樣的困擾,牠覺得世界之石的力量非常親切,探知亞瑞特山一帶的事物比探知其他地方要更為輕鬆。不過,巴爾到來後,帶來很多干擾,冥龍稱之為「雜訊」。排除這些雜訊所耗費的精神不符合牠「輕鬆看世界」的原則,所以牠很高興我的出現,讓牠有了新的談話對象。

…………………………………………………………………………………………………………

  到亞瑞特高原時已經下午了,四處奔跑跳躍的火妖精看到石妖精們都表現出難得的停頓,但沒有一個敢靠近我們打量究竟。我趁機比較了兩者的不同,發現除了膚色、耳朵、戰鬥技巧之外根本無法分辨。巴爾和墨菲斯托都擅長蠱惑當地的生物為之效力,看在牠們的土生同胞眼裡不知有什麼感覺?我想到野蠻人首都賽斯特隆,那些被吸收為巴爾部下的精銳戰士,主對這些北國戰士真是殘酷。

  沿路,每經過一個特殊的地方,龍都會向我確認我們在該處的戰況,像是要在離開家前仔細記住庭院裡的一草一木。在艾巴當,冥龍津津有味的繞行整個堡壘,讓我有點著急。可是偶而藏身不及,躲在樹叢後的火妖精,又讓我必須表現出服從與悠閒。這麼一路走走停停,在月亮升起之時,我們來到哈洛加斯的前哨站。

  這個前哨站原本是亞瑞特丘陵中心的古老堡壘,現在已經重新發揮功用,看來班拉傑等人作了很多工作。藉著月光,可以看到數個箭頭的反光,也依稀有黑煙升起。我抬頭望向這些勇敢的戍衛,這些哨站都不在「空間之鎖」的保護範圍內。真有情況發生,他們只來得及點燃烽火烽煙通知城中戒備,接著便可能被殺害。

  「來者何人!」

  是吉果!吉果在這裡!

  「英勇的戰士,吉果先生。」冥龍很瞭解如何運用情報。「我是塔格奧,請告訴安亞、歐梅卡、戴得羅,說派蘭得回來了。」

  一陣沈默。塔格奧又說:「派蘭得被施展變形術。如果你不信的話……」冥龍要我們退開,接著變回原本的龍形。牠斗大的眼睛正好可以平視堡壘上的人。

  堡壘上傳來輕呼聲,接著是盔甲敲擊聲,看來是有人下堡壘。不久吉果便走到我們面前,說:「哪個是派蘭得?」

  我走上前去,吉果看到我,不禁哇哈哈地笑起來。但他隨即蹲下來緊抱住我,說:「歡迎回家。大家都很想念你。」

  冥龍再度變成白袍老人。吉果帶我們走向城門,路上報告了近況:今天是蒙塔特三十三日,我已經失蹤了十一天;歐梅卡等人找到安亞後,安亞施展法術,將所有人傳送回哈洛加斯。安亞回城,哈洛加斯有了穩定有力的領導,士氣高漲,很快的將防禦工事強化完畢。長老尼拉塞克閉門不出,安亞下令強行破門,發現人去樓空;戴得羅等人打算明天一早跟著安亞到尼拉塞克的秘密別居。

  遠遠的看見雪塵,看來安亞等人已經得到消息了。我說:「先生,可以將我變回原狀嗎?」

  冥龍想了想,說:「等一下,待會再說。」

  我不敢多問,難道這法術是固定時間解除?正想著,安亞已經到我們面前不遠,旁邊是歐梅卡、戴得羅、柏勒、納休、安薩辛和亞瑪遜姊妹。柏勒叫嚷著:「派蘭得呢?在哪裡?」

  安亞說:「塔格奧,你怎麼跑出來了?來,這是你的信徒。」她把戴得羅帶上前。戴得羅楞了一下,接著鞠躬為禮,我從未見到他如此肅穆的表情。「先生,沒想到真能一睹您的尊容。」冥龍微笑著說:「不必多禮,我只是一個年紀老大的旅人。這是個偽裝,真身太過龐大,會嚇壞人。」

  歐梅卡低頭看著我們,我望著她,她的目光也停留在我臉上。冥龍察覺了,便把我拎起來舉到歐梅卡面前,說:「你好,歐梅卡小姐。這是你遺失的東西。」我看著歐梅卡沒什麼表情的臉,不禁擔心她嫌棄我現在的樣子。但她卻一把抱住我。亞瑪遜姊妹異口同聲地說:「好可愛唷!他會永遠保持這樣子嗎?」

  我嚇一大跳,龍笑著說:「如果歐梅卡小姐覺得這樣比較好,那就這樣吧!」歐梅卡聽了似乎很開心,臉頰靠著我粗糙的臉頰。我很想大叫,但在歐梅卡面前又不好意思,只好懷著「也許就這樣一輩子」的忐忑心情,在歐梅卡的懷抱裡與大家一起繼續往城門走。

  在城門口迎接我們的馬拉與塔格奧互相欠身為禮,摸摸我的頭對我說:「孩子,你終於回來了。」說時臉頰上有兩道水痕。吉果返回中心堡壘繼續戍守,我們則進入早已是夢鄉的哈洛加斯。由於明天要早起,柏勒等人道晚安後便回房就寢,戴得羅希望和冥龍夜談,便與庫索等人到馬拉安排的空屋等候。月光下,只剩下歐梅卡,她懷裡的我,和冥龍三人。

  感覺身體一陣灼熱,我又變回人類的樣子。歐梅卡楞了一下,雙臂放開我,我轉身摟住她,她稍微掙扎後還是接受我的擁抱,並且再度抱住我。回頭一看,冥龍已經不見蹤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