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0日 星期三

10 愚蠢的代價

  呼……呼……
  嚓……喀啦……嚓……喀啦……
▲:「大僕安好。」喀!
●:「主子休息了嗎?」
▲:「主子正在等待大僕。」
●:「嗯。我和這位朋友有點事要見主子。」
▲:「這位?大僕,他……」
●:「是我們的新朋友。」
▲:「是,大僕。」

  嚓……喀啦……嚓……喀啦……
●:「主子。」
■:「噢!我親愛的布爾丹,讓我看看你帶了什麼禮物來……」
□:「巴爾,我在我的族裡是位人人尊敬的長者,而不會被當成取悅他人的禮品。」
■:「噢!是的,是的!人類崇敬比自己早出現的一切:他們尊敬老人,供奉參天的古樹,對歷史有沒來由的熱愛!那麼請問:像我這樣一位年高德劭、能力出眾、經驗豐富的偉大惡魔,為什麼會成為大陸上所有英雄追殺的對象?」
□:「呸!如果你也稱得上年高德劭,泰瑞爾就不過是我的同事罷了……」
●:「大膽!」
■:「噢!別動怒,我親愛的布爾丹,今天本來是你的休假,不是嗎?顯然我企圖讓惡魔熟悉人類管理制度的計畫太倉促了些,畢竟惡魔之所以成為惡魔,就是因為牠們閒不下來,又不知道怎麼排遣無聊的時日!好了,好了,布爾丹,你先出去吧!你應該不會懷疑我可以安全的單獨和這位可敬的長者聊聊吧?」
●:「遵從您的命令,主子。我會去關心一下派蘭得等人的情況。」
■:「噢!拜託,去休假……」
嚓……喀啦……嚓……喀啦……
■:「不會休假的人。喔,牠當然不是『人』。布爾丹的素質與勤奮足以佔領並統治這塊大陸,只要有足夠的資源。不是嗎,人人尊敬的長者?」
□:「……」
■:「無話可說了!噢,別這樣,可敬的長老,我還記得你和那死靈牧師,叫什麼戴得羅是吧?兩位的辭鋒真是比亞瑞特巔峰的冰雪更加的刺骨啊!」
□:「你……我們的族裡有叛徒!」
■:「是啊。這裡不就站著一位嗎?」
□:「我已經鄭重的向亞瑞特聖山與古代之人發誓,巴爾!我來到這裡,向你請求的,完全是為了世界的和平,而不是為了我自己。」
■:「呵呵呵呵……」
□:「我並不覺得這裡有可笑的成分在。我以我們族裡最慎重的誓約……」
■:「是的,我就是在笑這回事。噢,我們挑中的種族真是非常有趣呢……」
□:「我受夠了,巴爾!我來到這裡是為了企求本族的安全,而不是來接受奚落……」
■:「安全、安全!在這個三界平衡所繫,有能力者都想掌控的地方,你不領導自己的同胞力求進步,而到這裡來向一位人人欲得之而後快的惡魔企求安全!」
□:「從崔斯特瑞姆到庫拉斯特,沒有人會懷疑你們三兄弟的能力……」
■:「哼!若不是那蠢笨的馬略斯拔出靈魂之石,我還在跟塔拉夏討價還價!」
□:「……」
■:「噢,長老,別這樣,溝通需要互動,不是嗎?」
□:「巴爾,顯然你知道很多人類的事,而且不僅止於此處的知識。」
■:「當然,當然!貴種族實在是太有趣了!我還記得有一個古老的帝國,他們的一本研究戰爭的書上有一句話我難以忘卻,叫做『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嗯,我想我學習那個種族的語言,並不是學得很好……」
□:「巴爾,我不知道你也像退役的老將軍一樣會緬懷過去?」
■:「對!就是這樣!不畏懼任何人的鋒利言辭!就是這樣!這樣才是我所認識的尼拉塞克長老!」
□:「哼!不要裝作很瞭解我的樣子。」
■:「不耐煩了?那麼,人人尊敬的尼拉塞克長老,有什麼我可以為您效勞的嗎?」
□:「你說話的語氣像是一個猥瑣的商人一樣。」
■:「噢,我親愛的長老,雖然大部分人類社會都輕視商人這種行業,包括我剛剛提到的古老國度;但沒有這種人的存在,世界上一大半的人都會很不快樂——如果他們能夠靠當地的物產為生的話。」
□:「你似乎在為他們辯護。」
■:「我在幫他們辯護嗎?也許吧!但我知道惡魔是世界上最需要律師的職業——喔,對不起,我想我用了一些超越時代的詞彙……」
□:「這並不是我來這裡的重點。」
■:「您來的重點是什麼呢?哈洛加斯長老議會的最後一人?我在這裡聽著。」
□:「聽著,巴爾先生,我受夠你的諷刺了,我來這裡不是要和你磨牙……」
■:「那麼就滾出去不要出現在這裡!叛徒!你沒有跟我平起平坐的資格!」
□:「……」
■:「你有資格和我大小聲嗎?嗯?你們害怕毀滅,而我,巴爾,墨菲斯托的的弟弟,迪阿布羅的哥哥,就是毀滅。」
□:「……您的大軍清楚的證明了你的說法。」
■:「我必須提醒你,可敬的長老。我的話就是事實,不需要你提醒我證據在哪裡。但是因為你的話十分中聽,所以我原諒你了。」
□:「……」
■:「你不懂得道謝,不是嗎?派蘭得,對你們來說最珍貴的援軍,你是怎麼對待他們的?我實在懷疑你是否真的被族人被尊敬。你分不清朋友和敵人,你也不知道怎麼對待朋友,更不知道怎麼向敵人求饒。」
□:「究竟是誰……」
■:「你不需要知道是誰擔任我的小眼睛。我的情報來源絕對會讓你大吃一驚,不,你根本不會懂,只知道要把他趕走。」
□:「我會殺了他。」
■:「在你跟貴族最大的敵人接觸後?別傻了,你也是叛徒,尼拉塞克。不,我不允許你殺了他。你也殺不了他,他有強大的同伴。」
□:「什麼!」
■:「你吃驚,不是嗎?如此高貴、信譽卓著的人也會墮落?是的,而且是以奇怪的方式。這個故事將會告訴後代讀歷史的—不管什麼生物—不要有事沒事就把別人的靈魂之石放在身邊而不加隔離。靈魂的能量比輻射——啊,我又超越時代了......」
□:「他已經成為你們的棋子了。」
■:「一枚小卒。他甚至不能當那匹馬。不,不,他還不知道這件事,他也不是我的間諜。他只是被—用你們的說法—被污染了。就像之前那位崔斯特瑞姆的偉大英雄一般,真正的力量在他身體裡的每個細胞茁長著。只要他有了『憎恨』的情緒,我的哥哥就能逐漸復原。」
□:「墨菲斯托……」
■:「你沒有資格直呼其名,人類。」
□:「……」
■:「不談這個了,雖然我很有興趣知道你回去後會如何以新叛徒的身份面對這個對自己的『使命』一無所知的聖騎士。啊,要記得,他現在已經是你們的英雄了,別輕舉妄動,不要太相信自己的權威。算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你冒著嚴寒與被人發現與唾棄的危險前來見我,目的是要我保證哈洛加斯的安全。」
□:「沒錯。」
■:「我當然沒錯。你應該說是的。」
□:「……」
■:「不知收斂倔強是你的最大弱點。你高傲,但你的能力並不相稱。連我,都以極謙卑的心情準備進入世界之石大殿。」
□:「你進不去。古代之人會阻止你。」
■:「這便是我倆交易的代價問題了。如果能夠阻止我,表示這所謂的古代之人非常強大。那麼你們是如何通過他們的守衛呢?顯然,不會是硬碰硬,因為你們不能保證每一代都有偉大的戰士,而且人類能勝過的,惡魔一定可以。所以一定有一個認證機制—怎麼回事,今天我的心思似乎不在這個時代—讓你們可以通過古代之人這一關。那是什麼?」
□:「那是我族的最高機密……」
■:「布爾丹,送客!」
□:「等一下……就是這個。」
■:「噢?」
□:「別碰!你必須先保證哈洛加斯的安全。」
■:「你確定你有資格和我討價還價?先讓我檢驗一下。」
□:「……」
■:「我感覺不到任何力量。你確定這是真的?」
□:「這是代代相傳的信物。只有山頂的祭壇能夠辨識,否則連大長老都感覺不到它有任何力量。」
■:「把我和奧古斯特比,你也太小看我了。
□:「……」
■:「我想我們可敬的長老該回去了。如果你要投石器代步一程……」
□:「不,不用了,我想我還是依照一個人類老者的辦法回家。巴爾,我想你應該……」
■:「是的,我保證哈洛加斯會很安全。」
□:「我希望你的信用與你的地位相稱。」

嚓……喀啦……嚓……喀啦……
■:「布爾丹,收拾一下,準備上山了。底下情況怎麼樣?」
●:「不是太好。山克被殺,他的部下們被擊退至冰凍高地;被圍困在台地區的夸爾凱克趁亂撤退了。」
■:「嗯,果然。派蘭得並不簡單,還有那個戴得羅。歐梅卡也有些事沒被弄清楚......柏勒那傢伙倒是跟他哥哥一樣沒什麼頭腦。亞瑪遜人……哼,去搞他們的貿易還實際些。」
●:「德魯依也出現了。」
■:「嗯……沒關係,我們領先很多。爬上來並不容易。但我們仍然有些問題需要解決……什麼東西可以擋住天使呢?沒有天堂插手,就只是人類與惡魔的戰爭而已……」
●:「……」
■:「是的,布爾丹,這個問題並不好解決。也許古代之人會告訴我。你可以去休息了,布爾丹。」
●:「謝謝主子。布爾丹告退了」。
嚓……喀啦……嚓……喀啦……

■:「尼拉塞克啊尼拉塞克……早點一從母親的子宮出來,不代表就比較有智慧。你竟然把這神聖的圖騰拿來交易一座城市的安全……你究竟是怎麼想的?難道你沒聽過……當然,你沒聽過:『覆巢之下無完卵』啊……人類世界很快就要變成地獄的新行政區了……這就是愚蠢的代價,人人尊敬的長老:你個人的愚蠢,將由全人類付出代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