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0日 星期三

01 光明的勝利

  我從滿地的血泊中勉強站起。腳下,來自地獄的火焰仍在咆哮著;似乎剛剛倒下的邪惡,只是更強大力量的小兵而已。藍艾蘇法師歐梅卡喘著氣,看著倒臥在地上的邪惡軀體,眼神漠然;亞瑪遜戰士丹瑟芬疲倦地坐在地上,長弓放在一旁,伸展長時間奔跑後疲累的雙腿。永遠漫不經心的死靈牧師戴得羅,則像是在參觀教堂一般四處走動,看上看下。

  想知道這個傳說中的惡魔究竟吞噬了多少善良,看看四處散落的枯骨就得了。枯骨身上的裝備是無言的控訴,而我們也許是裁決的法官。犯人已經就地正法,但被撕裂的生命無法再縫補,被污染的靈魂只能永遠呼喊自己的冤屈。

  「『當邪惡尚未除盡時,撿起先烈的裝備,為他們報仇。』」戴得羅裝出嚴肅的語調,說出我們聖騎士的第十三條規律,並衝我一笑。我報以微笑,掃視這些先人遺產。我們四人比這些先烈多走了一步,擊殺了「恐懼之王」迪阿布羅,但最後一個罪惡之源:「毀滅之王」巴爾,還猥瑣地躲在大陸上某個陰暗的角落。只要牠還存在一天,征討的步伐就不會止息。

  大家懷著敬畏,沈默而謹慎地找尋適合自己的兵器甲冑。許多裝備上鐫刻著名字,大部分名不見經傳,但也有許多在史書上查得到。這些帶有顯赫大名的裝備出現在這裡,自然不是因為復活的古人前來追緝三大罪惡之源,而是幾代傳承的結果:強大的裝備由不夠成材的後代繼承,於是枯骨臥地,不朽的武裝則成為墓碑。

  我們將適合自己的裝備收好,其他則整齊的堆放,權充先烈塚的紀念碑。好酒貪杯的戴得羅拿出一瓶葡萄酒和五個銀杯子(真懷疑他是怎麼收藏的),大喊:「啊哈!沒有什麼比得上『在敵人的屍體上開慶功宴』更讓人爽快的了!」

  我們一人拿了一杯。第五杯,留給被墨菲斯托殺害的野蠻人戰士柏爾。丹瑟芬怔怔地望著那沒有人動的銀杯,眼眶濕潤了起來。戴得羅自顧自地唱歌,我和歐梅卡則安靜的喝著醇酒,希望藉由植物與時間的調和,忘記失去一位好戰友的事實。

……………………………………………………

  在下赫里聖騎士團高級一等學員派蘭得,來自國王港,自幼失怙,由團長凱吉爵士教養成人。紀元一二七四年,東方不斷傳來亂象,可惡亦可怖的地獄三原罪「憎恨」、「毀滅」與「恐懼」三魔王再度為禍人間。我與三名學弟出發,前往曾經囚禁「恐懼之王」迪阿布羅的的著名小城「崔斯特瑞姆」。在附近的商旅中繼站「蘿格營地」,我們結識了藍艾蘇法師歐梅卡與國際法師組織「赫拉迪姆」的最後傳人迪卡凱恩。眾人同心協力,在淪陷的「目盲之眼」修道院地下深處,成功擊殺地獄先鋒「折磨女王」安達利爾。

  根據迪卡凱恩所言,之前擊敗迪阿布羅三英雄之中的劍士,似乎受到極大的痛苦折磨,於是邁開前往東方尋找解脫的腳步。追隨前輩的足跡,我們東行到「沙漠珍珠」,見證了人定勝天的黃沙之港「魯高因」。魯高因位處沙漠當中,又是海陸交界,地利加上歷代君主勵精圖治,不但是大陸上最大的海港,也是最繁榮的綠洲國家。在這裡匯聚了各方英雄好漢,尤為佼佼的莫過於來自北方冰封大地的野蠻人戰士柏爾與來自南方雙子海島的亞瑪遜戰士丹瑟芬。根據傳說,國際法師組織「赫拉迪姆」將「毀滅之王」巴爾囚禁在古代大法師「塔拉夏」的墓中,由法師英魂親自鎮壓。但當我們前往時,只見佈滿符咒的囚禁石碑與斷裂散落的鐵鍊,還有醜惡的「痛苦之王」都瑞爾。即使始料未及,柏爾石破天驚的劍技與丹瑟芬如有神助的精準箭術仍然讓都瑞爾乖乖伏誅。

  有鑑於日後旅程愈加驚險,國王港方面又傳來騷動,我請學弟們先行折返,自己偕同歐梅卡、柏爾、丹瑟芬渡過雙子海域,來到曾經繁盛一時的東方帝國卡基斯坦。卡基斯坦於叢林中披荊斬棘建國,歷史不若西方諸王國源遠流長,版圖擴張卻極端快速,大陸的東南部皆為其領土,勝過西方諸國疆域總和。帝國武功驚人,曾經擊敗憎恨之王,將之囚禁於王國核心「神殿之城」崔凡克。文治亦睥睨當代,聖騎士團的共同信奉宗教「薩卡蘭姆」就是在此創立,為卡基斯坦的國教。近年來謠傳政教兼掌的薩卡蘭姆高等評議會似乎遭到憎恨之王的蠱惑,凱吉爵士特別命我一探究竟。

  我們到達雙子海東岸時皆大吃一驚。整個卡基斯坦幾乎被爆發增長的叢林吞噬,連首都「庫拉斯特」也不利外,只有海港區倖免於難。亞瑪遜戰士丹瑟芬曾經為了貿易業務前來,仍然記得此地的繁榮昌盛,其餘諸人卻無緣目睹熙來攘往之盛況。在這風雨飄搖之際,奇人異士保存了帝國復興的希望,包括「哲學家鐵匠」赫拉鐵力,「綴命煉金師」艾柯,「鐵狼」傭兵團及其領袖艾席拉,卡基斯坦傳統宗教「史卡辛米」的祭司奧瑪斯、神秘的觀察者娜塔麗雅,以及成為伙伴的流浪老者:死靈牧師戴得羅。

  在大陸西部時,我們所遭遇的皆是地獄的爪牙,在卡基斯坦肆虐的卻是三原罪之首「憎恨之王」墨菲斯托。在我們往首都核心出發前,地獄的力量便已教唆當地的土著生物大舉進犯。土著宗教史卡辛米的聖刀「吉得賓」成功阻止了土著的進犯,我們得以深入叢林,撥開迷霧。最後,由於柏爾英勇壯烈的犧牲,我們獲得大好良機,將憎恨之王誅殺。可惜前往地獄的大門已經開啟,我們未能即時追上英雄的腳步。

  在大天使泰瑞爾的協助下,我們來到天堂與地獄的交界據點:「針鋒堡壘」。堡壘外是「天地原罪之戰」的古戰場,迄今天使與惡魔仍然在這個與世隔絕之地纏鬥不休。大天使賜告英雄的最新狀況:他已經被地獄的力量吞噬,成為魔王的新肉體。為了解除英雄的痛苦,消滅世界的原罪,大天使哈德爾舒展祂神聖的羽翼,卵護我們深入地獄,直抵地獄核心的護城河「火焰之河」。之後,我們便在這個被稱為「渾沌之域」的地方,親手終結了「恐懼之王」迪阿布羅對英雄聖體的褻瀆。

  但是這只是開始。我手上血色的石頭,散發妖異的光芒,似乎是迪阿布羅在宣告他仍未真正屈服。

  「走吧。」歐梅卡說:「該是摧毀『靈魂之石』的時候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