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0日 星期三

02 黑暗的邊際

  環繞「渾沌之域」的火焰之河依然閃耀著熾烈紅光,雖然強光因主人的敗亡而收斂不少,我們行走在河上的長橋時仍覺炙熱。大天使哈德爾在橋頭等待,領我們回到「地獄熔爐」前,完成最後一項工作:摧毀「恐懼之王」迪阿布羅的靈魂之石。

  我將這滿載邪惡的石頭放上熔爐的砧板,執起地獄鐵匠海法斯特的神槌「煉獄之火」,用力砸下。清脆的碎裂聲響起,無數的碎塊和生魂四散飛開,恐懼之王的影像猙獰地浮現,狠狠地瞪視我,接著面容扭曲,最後消失。只是簡單的舉起砸下,卻像是耗盡所有氣力一般令人疲憊,我坐在石階上,大口呼吸。

  突然間極慘烈的呼聲自遠而近,鑽進我們的耳裡,大家不禁捂住耳朵。雖然沒有造成傷害,卻讓人非常難受,這呼聲不只一道,而是一波波一陣陣的陸續襲來。哈德爾看向我們來時的路說:「地獄的爪牙知道牠們的主人敗亡,現在已經陷入混亂。趁這機會回堡壘吧!」

  天使展開雙翼,我們依舊緊隨著接受庇護。之前地獄守軍大概沒料到有天使會直接衝進來,措手不及之下只能在後頭窮追;現在的地獄則是陷入混亂,大小不同種類的惡魔四處胡亂奔走,慘嚎哭叫,即使有追擊我們的企圖,天使發出的強光刺得牠們睜不開眼,加上我的聖域術「冰凍」與戴得羅的詛咒術「衰老」使牠們行動遲緩,只得任我們穿越這極度混亂。

  登上「墮落之竅」階梯,回到「神罰之城」,天使停步回身,舉起手,這個下達地獄深處的捷徑便像是噘起的嘴一般封住了。天使回頭繼續前進,我邊走邊遊目四顧,這些失去一切希望的人類沒有因恐懼之王的敗亡而有任何生氣,路上都是成年人,不分男女都是戰士,走在街道上的不是換班休息,便是支援另一區的防衛。城牆上的身影又掉下了兩個,隨即被另兩個黑影補上。

  自開天闢地以來,「天地原罪之戰」持續至今。為了避免地獄的力量吞噬人類世界,天堂派出大軍與惡魔部眾進行殊死爭鬥,互有進退,最為慘烈的地方便是「神罰之城」。這裡原本是一個普通的人類城市,誰也沒有料到城內最主要的水井就是通往地獄的捷徑「墮落之竅」。惡魔自水井中瘋狂湧出,城外駐紮的天使部隊幾乎被這場突襲殲滅。如果天使能成功控制此城,便可以如我們一般直導地獄核心;但戰況卻陷入膠著,天與地的力量在此達到了恐怖的平衡。

  我突然看見兩三個小孩蹲在地上,不知刻畫些什麼玩兒。這裡的老人極少,大人多半戰死收場。乍見這些孩童,好似在焚燒後的焦黑草原中看到一朵新花綻放,令我不禁停步。突然間巨大的重量落在心口上,四面八方的怨恨憤怒以我為中心快速累積,我弓著背脊,抱住腹部,站立不穩,幾乎跌倒。幸而一股無形的力量將我拖回天使羽翼之下。

  歐梅卡說:「你在發什麼呆?」

  我沒有回答,轉身看了看那些孩童。歐梅卡也跟著回頭,隨即回頭看我,輕聲說:「有些事情,不是地上的人類能夠干預的。」

  我嘆口氣,說:「這裡充滿了怨恨。被遺棄與被壓榨的怨恨。」

  歐梅卡說:「也許有一天,我們可以徹底剷除地獄,但不是現在。好好跟著吧!」

  城門口,惡魔與城市居民正在纏鬥。天使的羽翼更加蓬勃,我們像是巨浪一般衝散城門戰團,離開這被遺棄的城市。左右看了一眼,惡魔們前仆後繼的想要登上城牆,城牆上的人們不斷以各種武器反擊,如果沒有這些人,地獄的疆界恐怕會更加擴大。

  當天使們發現墮落之竅的存在時,為了遏止地獄方面源源不絕的生力軍,大天使泰瑞爾的得力助手,「力天使」衣卒爾與「聖火鐵匠」海法斯特率領突襲部隊衝入城中,衝入地獄並封住了墮落之竅,城中居民則與城外的天使聯手,肅清城內的惡魔;但逃竄於外的惡魔已經在荒野上落地生根,再難剷除。於是這裡被認為是被神遺棄之地,稱為「神罰之城」。另一方面。衣卒爾與海法斯特勢窮力孤,遭到俘虜,淪為地獄的爪牙。但天堂遭遇這一重大挫敗之後,地獄並未能趁勢推進;相反的,惡魔在各地逐漸銷聲匿跡,最後只有神罰之城一帶仍然是爭奪中的據點,慘烈的殺伐持續至今,在我們身邊活生生地上演。

  我們穿越比之前更加混亂的「絕望之郊」與「緩衝之野」,到處都是一團團蜂蟻般的擾動,天使與惡魔繼續著不休止的攻防,善與惡的殺伐前仆後繼,沒有止歇。我們看見被圍攻的天使卻沒有辦法伸出援手,因為連哈德爾都不能停下來插手自家人的戰爭,稍有遲疑就會被大小惡魔包圍。

………………………………………………………………………………………………

  終於又回到了監視地獄的前哨站「針鋒堡壘」,接受天堂力量的直接庇護。赫拉迪姆的最後傳人,離開崔斯特瑞姆後就一直伴隨我們征戰的迪卡凱恩,一把搭住我的肩膀,說:「太好了,太好了,你們終於把邪惡趕離了大陸,這個世界總算是保住了。我一直知道你們可以的,從崔斯特瑞姆開始,我就知道你們人人都繼承無名英雄的勇氣與力量。雖然他的肉體被邪惡所侵佔,但在你們身上,我看到堅忍不拔的意志、瞭解敵人弱點的智慧,矢志對抗邪惡的信念,就好像英雄重生了一般。」

  我知道凱恩對於魔法與奇珍異寶的鑑識能力。這樣的能力在旅途中使我們不會錯過對抗邪惡的神兵利器。但是我不知道他讚美人的能力也是睥睨群倫。我說:「這一切都是主的庇佑和伙伴們群策群力的結果,我只是開啟聖域,幫助大家戰鬥而已。」

  「要不是你把那些張牙舞爪的怪物冰凍起來,我們早被撕成碎片了。」丹瑟芬說。戴得羅一旁搭腔說:「對啊,我的不死僕人可經不起圍毆,沒有你的話,我就不能在一旁悠哉喝酒了。」歐梅卡對我微笑,什麼也沒說。凱恩繼續滔滔不絕。「我這輩子也沒算白活。有多少人能站在這裡,天堂與地獄的交界處?有多少人能陪著這樣的一群英雄人物,消滅這個世界最深的恐懼?不枉此生,不枉此生……」

我回頭望向遠處那座血紅色與黑色交織的城市,與郊野上那一團團黑白間雜的激戰群落。我們深入地獄又全身而返,雖然消滅了一大邪惡,卻沒有餘力去幫助這些,在黑暗邊際掙扎求存或求勝的人類與天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