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1日 星期四

30 末日的危城

  從來沒有這麼失神過,連自己是怎麼回到小屋的都不知道。現在我一個人瑟縮在屋內一隅,相伴的只有屋中另一個角落的昏黃油燈。

  我似乎在害怕,但是,害怕什麼?如果像哈洛加斯人一樣,認為失去圖騰就失去整個世界,那是該害怕;但我從不認為能夠進入聖廟就能掌握世界。或者是害怕三日後,巴爾的大軍將會兵臨城下?但類似的情況不是頭一遭,況且還有戴得羅、歐梅卡等好伙伴同在,以寡擊眾亦非難事。我似乎承受極大的壓力,卻不知道壓力是什麼,以及來自何方。

  咚咚的敲門聲,歐梅卡獨自一人進屋。她看到我,快步走來,跪坐在我身前,手按住我的膝頭。「天哪,派蘭得,你怎麼了?」

  「我怎麼了?」「你不知道你的臉色有多難看。你是不是在擔憂什麼事情?巴爾到底跟你說了什麼?」

  我的回答到嘴邊又嚥了下去。歐梅卡的臉湊近我,很近很近。「派蘭得,看著我。」她的眼神非常犀利。「我們說好了,各自有各自的祕密,但這次關係到大家的生死。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告訴我,巴爾的提議是什麼。」

  我望著她,乍然明白我害怕的不是毀滅之王,不是大軍圍城,不是圖騰失落——我害怕失去歐梅卡。這無關於守城失利的後果,而是一種隱約的不安。

  歐梅卡把我摟在懷裡。這突然的舉動把我拉回現實。「歐、歐梅卡!」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在你身旁。」歐梅卡在我耳邊細語。「即使天塌下來,我也會和你一起撐著。」

  她放開我,昏黃的燈光下仍看得出羞澀之意。我努力調整自己的呼吸。

  「說吧。」歐梅卡撥了撥秀髮。我點點頭,告訴她之前沒提到的部分。當我講到巴爾觀察靈魂之石時,歐梅卡的表情明顯地緊張起來。對於最後的驚人結論,我還是沒辦法坦然說出,於是停了下來。歐梅卡卻似乎很急於知道答案。我只得看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字地說:「巴爾認為,我和妳,都是被天堂貶謫的天使,而非普通人類。」

  我們兩個同時鬆了一口氣。「原來如此。」歐梅卡似乎沒有很驚訝,她看著我,臉泛笑容,說:「那我們很有緣,一起犯錯,一起被貶謫,一起到處冒險。」她牽住我的手。「如果又遇見巴爾,記得問明白我們犯了什麼錯,免得又被打落凡塵。」

  我不禁笑了。歐梅卡明澈的雙眼望著我,我也看著她,心裡的陰霾消失無蹤。

…………………………………………………………………………………………………………

  馬拉小屋的會議結束了,安亞與戴得羅回來轉告會議狀況。除了中途離席的歐梅卡,與會者有馬拉、安亞、班拉傑、拉蘇克、迪卡凱恩、戴得羅、丹瑟拉、丹瑟芬、柏勒、納休與安薩辛。會議宗旨名義上是規劃今後哈洛加斯的領導體系與長老遺物的整理,其實是祕密討論圖騰失落之後的對策與巴爾大軍二次攻城的防禦措施。不邀請夸爾凱克將軍是怕他年事已高,禁不起圖騰失落的震撼;沒讓吉果參加是擔心他心直口快洩漏了危機。

  防禦方面令人欣慰:全城的男女老幼都誓死保家衛國,充分表現出北國人民天地變色亦無懼的勇氣;家鄉遠在庫拉斯特的鐵狼弟兄們,也願意為反抗巴爾盡一份心力;當我不在城中時,熱中工藝器械設計的安薩辛與精擅於鍛冶技術的拉蘇克一拍即合,兩人早已設計與製造許多防禦工事的零件,很快便能安裝完成,這些祕密武器將會在巴爾大軍來訪時給他們意外驚喜。至於圖騰失落之事,最後決議是暫不透露,並請安亞憑印象刻造一枚假圖騰,當作從尼拉塞克的小屋中搜出,以安撫人心。這個提議並不光明正大,但卻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

  「整個會議中最令人關切的,」戴得羅一臉不懷好意。「就是我們的聖騎士派蘭得到底怎麼了。」他把酒壺往桌上一放。「說!否則今晚不准睡覺!」

  大家都笑起來。我將巴爾提議與我合作,和他對我身世的推論和盤托出。安亞聽得出神,戴得羅則捉狹地說:「噢,兩位還真是神仙伴侶,失敬失敬。」他喝了一口酒,說:「我不懂,你之前為何不說呢?」

  我想到之前不安的感覺。我仍然不知道我為何突然擔心起歐梅卡的離開。「我不是很清楚。我只是感覺……」我看了看歐梅卡。「我感覺一把這些事情說出來,就會失去一些很重要的東西。」

  「也許是巴爾的緣故。牠是毀滅之王,大有可能不著痕跡的影響你。你剛剛說害怕失去,『毀滅』就是讓你徹底的失去。」戴得羅沒有繼續消遣我,開始一本正經的推論。「不要擔心,既然你和歐梅卡是問題的答案,巴爾肯定不會輕易損傷兩位,而哈洛加斯就更加安全。這就是所謂的『投鼠忌器』。」

  歐梅卡說:「巴爾的推論正確嗎?而且,他可能會綁架,甚至催眠我們。」

  還有另外一種可能,就是我只是作了個惡夢,一切都是子虛烏有。戴得羅搖搖頭說:「我不知道怎麼控制世界之石,但如果巴爾能夠用暴力方式脅迫你們就範,牠已經那麼作了。」

  安亞說:「派蘭得,你會答應巴爾嗎?」

  我一怔,我從沒去想這件事。安亞說:「假設巴爾的話是真的,那就表示和牠一起控制世界之石的人將和牠處於平等的地位,牠必須接受這個合作者的意見,這個合作者進可以改變這個世界,退可以阻止巴爾毀滅世界。而這個舉足輕重的人便是你或歐梅卡。更有甚者,因為你們兩人有互相替代的價值,巴爾應該同時保護你們兩人,以免沒有候補人選。你們不但高枕無憂,還可以慢慢地將世界塑造得更加美好。」

  這真是遠超乎我想像的提議。但我覺得安亞不是真的要我與巴爾合作共治天下,她是要看我的反應。

  「如果要與巴爾共治,那個人應該是我而不是派蘭得。」歐梅卡說,我們都驚訝的看向她。她說:「派蘭得太單純,鬥不過巴爾的。」

  安亞仍然緊追不捨。「派蘭得,你說呢?」

  我說:「我沒想過這個問題。我從未考慮與巴爾合作的可能性。而且也許只是一場夢而已。」

  戴得羅說:「浮生若夢啊……安亞的提議十分大膽,而且可以作為最後方案。唉,為什麼我不是天使呢?」

  在我們的笑聲中,戴得羅將酒瓶中的酒一飲而盡。

…………………………………………………………………………………………………………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便宣布巴爾即將再度攻城的消息,哈洛加斯人人摩拳擦掌,要為對抗巴爾的戰爭盡一份心力,防務分配工作十分順利。另外以班拉傑為首,組織了尼拉塞克小屋的整理小組。只有我們知道,所謂的「圖騰」正在安亞的屋裡逐漸成形。

  午飯後,安亞邀請我們到拉蘇克的工作場參觀。一夜未歸的安薩辛正在此地與拉蘇克和他的徒弟們工作著。她在馬拉小屋的會議結束後便與拉蘇克徹夜改良祕密武器,而且已經有了具體成果。

  安亞向我們展示聖山的特產「石油」,水晶通道的壁燈便是以這易燃的黑色黏稠液體作燃料,它是祕密武器的核心成分。安亞研究石油已經有一段時日了,她說:「我對它的實際成分與形成過程還不清楚,只知道是一種高度可燃性的液體,而且在不同溫度下,會揮發出不同的氣體。」

  「那麼它便不是一種純粹的物質,而是混合液了。」歐梅卡是元素分析的專家,安亞的話對她而言很容易理解。「南方沒見過這種東西。實驗過程很危險吧?容易引起火災。」

  「是的,保存和運送讓我傷了好些腦筋,拉蘇克幫我打造實驗器材時也得特別注意防火。」安亞說:「但是它的火攻性能極佳,不論是施放或引燃的方便性都遠勝於木條。當作燃料時會有惡臭與殘餘物,較不適宜,但我已經找到改進的辦法。」

  「燃料?」柏勒說:「當燈油嗎?」

  安亞微笑搖頭:「是更大的東西,待會就知道了。」

  我們走到站起來休息的安薩辛旁,她很高興地說:「拉蘇克的冶金技術超過我所認識的任何鐵匠。我有很多很多武器的設計構想,但總是苦於鐵匠的水準太差,沒辦法符合我要求的精細度。」

  我們到一個鐵架子邊,這架子上面有一根彎曲的鐵管連著兩個長鐵筒,鐵管上有把手與扳機,鐵筒上則有背帶與腰帶。拉蘇克滿臉笑容地走過來,看來與安薩辛似乎相處甚歡。他指著鐵管說:「安薩辛小姐真慷慨,這是她的構想,但取名為『哈洛加斯之火』。當你一扣動扳機,鐵桶裡的『石油』就會從鐵管裡噴出,管口的鐵輪點火機也同時轉動引火,就會噴出熊熊的火焰了。」

  「背著這套裝備的戰士們在城牆上待命。」安薩辛說:「任何東西想爬上來就會燒起來。只要這種石油足夠,想爬牆的都會遭到慘痛教訓。」

  安亞點點頭:「城內就有一個石油井,放心吧!」

  拉蘇克說:「安亞,你給他們看新燃料了嗎?」

  安亞說:「等等,我回實驗室拿。」說完便離開了。我們繼續參觀新武器。拉蘇克拿起另一個一個插在鐵筒上的鐵管,鐵筒上另外有個小筒,還有可握持的把手。他說:「聖騎士,你知不知道『炸藥』這種東西?」

  我搖搖頭,看向歐梅卡。歐梅卡說:「將硝石與硫磺混合加熱後會爆炸,有許多人在祕密實驗。你們也在生產這種東西?」

  拉蘇克說:「這東西是安薩辛告訴我的,她也想出了相似的東西。」

  安薩辛指著鐵筒說:「我之前用酒精作實驗:將酒精用噴霧器噴成霧狀後點火,不但爆炸而且會把塞子噴發出去。歐梅卡小姐,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安薩辛和歐梅卡還是比較疏遠。歐梅卡說:「液體噴灑成霧狀時比較容易揮發,因為接觸面積比同量的杯裝液體大得多。這種易燃的液體變成霧狀時,釋放熱素的速度應該也會較快。熱會導致物體膨脹,氣體也不例外,所以就把塞子噴出去了。」

  安薩辛說:「謝謝,我對理論不是很熟悉。好些人因為作這種實驗而受傷,我用同樣的原理作了這個東西,扣動扳機後,這裡的壓氣囊可以把液體燃料噴成霧狀,進入鐵筒;鐵輪點火機隨後轉動並點火,鐵丸就被噴射出去了。射出的鐵丸比箭矢的殺傷力強上百倍,而且無法接擋。」

  亞瑪遜姊妹對看一眼。我說:「鐵筒不會跟著爆炸吧?」

  安薩辛看拉蘇克,拉蘇克搖手說:「不會不會,這鐵筒比你的盔甲還堅硬。」他拿起另一個鐵罐,上頭有個蓋子。「這個就不一樣了,一拔開蓋子,就會點燃通到鐵罐裡的引線,五秒鐘後『轟』的一聲,爆炸範圍裡的非死即傷。」

  我小心的接過這可怕的鐵罐。「這兩樣武器叫什麼?」

  安薩辛與拉蘇克對望。拉蘇克說:「還沒決定。我打算把發射鐵丸的鐵管叫『吐彈蛇』,鐵罐嘛……就叫『爆炸罐』。」

  我們笑不可抑,拉蘇克尷尬地站在那裡,安薩辛兩手叉腰說:「你取的名字很俗耶!」

  戴得羅說:「不知道這鐵丸發射時是什麼樣子?」

  拉蘇克立刻示範。他到工作場另一邊的空曠地方,鐵管口對著牆壁,只聽得轟的一聲,牆上多了個大孔,附近的人則嚇得驚叫。在哈洛加斯,讓人如此驚恐的事情還真不多見。

  戴得羅說:「這東西就像是小型的投石器一樣,發射時管口還會噴出火焰……在我的家鄉,有人把投石器叫做『砲』,我想這新武器就叫做「火龍砲」,怎麼樣?而這會爆炸的鐵罐,原理差不多,就叫『火龍蛋』吧!」

  我們一齊鼓掌通過。不知道塔格奧先生看見這人造的同類會作何感想。

…………………………………………………………………………………………………………

  接下來是安亞的新發明登場。她拿著一個玻璃杯,裡頭是清澈無色的水狀液體,但有一股奇特的味道。

  安亞說:「原本的『石油』太過黏稠,燃燒時發出惡臭,而且會留下殘渣,不夠方便。我發現將石油緩慢加熱,便不會燃燒,而是蒸發出氣體。我將這些氣體收集起來,成了這一杯液體,你們比較一下。」

  她把原本的石油與提煉出的液體分別倒入鐵桶中,然後點火燃燒。兩個桶子都冒起烈火,但石油燃燒時發出惡臭,而且火勢不及提煉出來的液體。歐梅卡說:「看來這杯液體比它的來源更為親火,簡直就是液態的火焰。」

  「我把這種液體叫做『氣油』,因為它是由氣體凝結而成。由於產量有限,只有『火龍砲』和另外一個祕密裝備將採用這種新燃料。」

  「還有祕密裝備啊?」戴得羅驚呼。「你們花樣真多。」

  「當然囉!那可是重頭戲呢。如果沒有冥龍的禮物,還真沒可能完成它。」安亞眼中煥發出夢想實現的光彩。

  我說:「冥龍的禮物是什麼?」

  安亞說:「能讓我們飛起來的東西。」

  難道是翅膀?我正在胡思亂想,拉蘇克已經把一個奇特的鐵筒搬出來。鐵筒大概半法尺高,三分之一法尺寬,上半部是圓錐形的,頂端窄口旁有一個牽著鏈條的齒輪,鏈條延伸到鐵筒底部的轉輪把手。

  拉蘇克拿出一個小小的羊皮袋,袋口有四根線綁著一顆小石頭。「熱空氣會使得這個袋子上升。」他邊說邊將羊皮袋袋口向下,從火堆上放下,羊皮袋並沒有直接落進火裡,而是緩緩飄起。但一離開火焰上方,羊皮袋便開始下落,拉蘇克熟練地接著。「所以我想,如果能在一個大袋子下面點火,讓袋裡充滿熱空氣,最底下再掛個籃子,這『熱氣球』便能把人帶上天去。」

  「我和拉蘇克想的一樣,」安薩辛說:「不過在加熱系統的設計上各有優劣。拉蘇克的加熱器非常結實耐用,不會洩漏燃料,但是只能點火或熄火,也就是說熱氣球會一直上升或直接落地。我的加熱器強度不夠,但有節流閥與噴霧器,噴霧器讓火力增強,節流閥讓火力可以調節,便能隨意改變熱氣球的高度。」

  拉蘇克說:「我們最大的問題都是燃料與氣球皮。安薩辛用酒精作燃料,我用石油;酒精火力不夠,而且城裡的糧食都不能挪作他用;石油燃燒起來有惡臭,而且會堵塞燃料管。這些問題,現在都被安亞發明的『氣油』解決了。至於氣球皮嘛,要防火又堅固的材料,我們一直找不到合適的。」

  在空中變成一團火球是很糟糕的事情。我們都看向安亞。安亞臉泛微笑地看向我們後方,我們回頭一看,幾名有老有少的婦女抬著一大張金光閃閃的東西向我們走來,吸引了附近人們的目光。

  「金龍皮!」歐梅卡輕呼。「這就是冥龍的禮物?」

  安亞點頭說:「這是金龍『帕迦薩』的皮,帕迦薩一生熱愛真理與公義,在靈魂超脫之前  囑咐塔格奧好好運用牠的軀體。金龍皮是絕對防火的,而且極為堅韌,得用龍牙針與龍鬚線縫紉。我們昨夜起開始趕工,已經照拉蘇克你的式樣織好囉!」

  拉蘇克又驚又喜:「所以你昨天向我要圖?為什麼不早說呢?」

  安亞也很開心。「想給你一個驚喜嘛!」

  我們一齊合力將金龍皮、加熱器與乘坐籃組裝起來。安亞將加熱器的燃料箱加滿「氣油」,婦女們檢查綁在籃子上的幾條繩索。在氣球加熱充氣時,安薩辛解釋這些繩索的功用:「這根長五百法尺的粗繩是『高度纜』,它極為堅韌耐拉,一端固定在籃底,一端纏繞在地面的收纜轉輪台上,轉輪台非常沈重,必要時可以移動,我們可以藉由轉動或固定轉輪控制固定纜的長度,也就控制了熱氣球與轉輪台的最大距離。如此可以避免突然的強風把氣球吹走。」

  我說:「就像把牛綁在木樁上,牠就只能吃一定範圍裡的草。」安亞說:「正是。其他籃邊的繩索是『方向纜』,由地上的人拉動,控制熱氣球的方向,必要時可以拉動熱氣球降落。」

  安薩辛說:「乘坐熱氣球的人無法控制氣球的飛行路線,只能聽憑風的推動。如果巴爾造出強風,熱氣球便非常危險。我們以人力拉動,雖然不方便,卻很安全。」

  戴得羅說:「以人力拉動有個問題:高度纜長半法里,但半法里上的熱氣球的聲音是無法傳送到地面的。那乘客怎麼能依據戰場的變化,改變行進方向與距離呢?」

  製作熱氣球的三個人都愣住了,無話可說。戴得羅向來很注意戰場上的訊息溝通問題,注意到了這奇特載具的破綻。如果要讓氣球上與地面上的人溝通良好,氣球的升高上限必定大幅縮短。

  歐梅卡說:「我有兩個辦法。第一個,在高度纜上再加六條可以拉動的細繩,上端在乘坐籃邊,下端直達轉輪台,每一根細繩代表一種運動方式,升高、下降、東、西、南、北。乘坐者拉動細繩,地面的人看到了便知道該怎麼拉動繩索。」

  大家都點頭表示同意。安亞說:「第二個辦法呢?」

  歐梅卡說:「有一種牛腸或羊腸做成的玩具氣球,將它吹氣後放開,它便會到處亂飛。從氣球孔洞中噴出的氣體會推動氣球往反方向前進。你們可以在熱氣球周圍開八個可以開關的洞,『開關繩』連到籃邊,當乘坐熱氣球的人想要控制熱氣球的方向時,便打開反方向的洞,熱氣會從裡面噴出,氣球就往反方向飛。不過這種辦法必須消耗大量燃料,而且無法抵擋強風,只能稍盡人事。」

  「哇!」安薩辛的眼神裡流露出崇拜:「歐梅卡大姊真是天才!」

  安亞回頭看看金龍皮說:「這兩個辦法可以並行不悖,加裝孔洞並不是很困難的事情。歐梅卡,希望你能夠加入修改熱氣球的工作,指導我們如何進行。」

  歐梅卡欣然同意。我們抬頭望著即將完全充氣的圓形巨大氣球,心思也隨著飛上天空。

…………………………………………………………………………………………………………

與巴爾見面後的第三日,午餐過後。

  北方的冬季嚴寒長久,北國人稱之為「蒙塔特」,此時節分日不分月。今天是蒙塔特三十七日,也是我們抵達哈洛加斯的第二十八日。

  大敵將臨,全城都在忙碌。拉蘇克與安薩辛正在作所有防禦工事與武器甲冑的最後檢查;丹瑟拉、丹瑟芬、柏勒與吉果在校場繼續操練部隊;戴得羅與班拉傑巡視各處警哨,作最後的戰術提醒;納休四處攀高走低,確認城市周圍的隱蔽處都被監控,免除被滲透的可能;歐梅卡則待在屋裡,儲備法術能量。安亞與她的姊妹淘在城門口小廣場的一側,練習操作被命名為「飛龍」的熱氣球。

  安薩辛與拉蘇克發明的新裝備雖然新奇而強大,卻不符合北國戰士肉搏殺敵的作戰習性,而且數量也不是充裕到人手一副。安亞挑選了城中體能較強的女性,其中有許多是她的好友,作為這些新武器的操作者。這些被稱為「兵女」的年輕女子活潑外向,平日更以遊戲的方式磨練戰鬥技巧,由她們操作新武器非常適合。實際的配置數量,二十名兵女操作「哈洛加斯之火」,二十名操作「火龍砲」,二十名攜帶可補充的火龍蛋,她們與庫拉斯特的二十五名「鐵狼」將戍守城牆,與哈洛加斯戰士一齊阻擋敵人登城。其餘三十六名兵女則負責熱氣球「飛龍」的維修、補給與地面控制。

  「飛龍」熱氣球的可能性被許多人討論,但就像大部分新發明一樣,它的實際用途並不是非常廣泛。由於穩定的長距離移動還是要靠人力拉動,我們並不能搭乘熱氣球空降敵後或直接到達聖廟廣場。然而最大半法里的高度能夠大幅增加法師的法術射程,也能清楚眺望敵軍的整體態勢。熱氣球最大承載量是三百法斤,至多乘坐三名哈洛加斯男性或五名兵女,至少要搭載一百法斤以維持氣球穩定。安亞的想法是她負責操作加熱器與控制方向,歐梅卡在上面施法,另外一至二名兵女投擲火龍蛋,同時擔任後備操作員。

  我想著想著,已經走到停泊「飛龍」的巨鐵架旁。幾名兵女們向我打招呼,接著繼續忙著檢查熱氣球的各部分零件是否妥當;安亞則離開一陣子了。我抬頭望著「飛龍」。氣球周圍都有鐵勾,即使不充滿熱氣,也會吊掛在鐵架上,看起來就像是一頭碩大的龍正在稍事休息。

  「聖騎士,這麼悠閒在逛街啊?」安亞不知何時回來,笑瞇瞇的望著我。「想要成為歐梅卡之後第二位乘客嗎?」

  我欣然同意這難得的邀請。加熱器口噴出火焰,龍皮再度鼓漲起來,纜繩轉輪骨碌碌地轉動,我們與晴空漸漸接近。地面的一切逐漸遠去縮小,極目四望,白色的土地包裹著萬頭攢動的城市,崇山峻嶺綿延開來,直到視野盡頭。日輪正散發著淡金色的光輝往西方偏移,黑暗被迫隱遁不出。

  我們沈默地看著令人屏息的美景,直到驀然驚覺身後有第三名乘客。「喜歡這份禮物嗎?」

  「塔格奧!」安亞轉身,興奮地抱住白袍老人。塔格奧微笑地摸摸她的頭,看起來就像是祖父與孫女。

  「先生你好。」我說。塔格奧點點頭,說:「託你的福,我還不錯。」

  「先生言重了。」「哦不,我可不是客套。因為你,我開始被天堂瞧得起了。」

  安亞說:「塔格奧,你見過天使了?」

  龍說:「一離開哈洛加斯就被祂們關切了,天堂始終希望聯合龍族擊敗地獄,至少要我留在聖山牽制巴爾。我的離開被認為是怯懦的行為。」

  安亞笑起來。「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派蘭得,對不起。」

  我微笑表示沒關係。龍說:「派蘭得可不會這麼容易生氣的,他見多識廣,包容度又大,妳可以和他多聊聊。」

  龍的讚美讓我臉上發熱。安亞說:「所以你決定回來?」

  龍說:「事情不是這麼簡單。派蘭得勸我一齊抵抗地獄,他的話很有說服力,我一直在考慮;天堂又多方苦勸,最後我要求不正面與巴爾為敵,但可以幫助天堂向哈洛加斯的人們傳遞天堂的消息。對天堂而言,這就夠了。」

  「世界之石讓天使無法接近哈洛加斯?」我發現我漸漸能夠運用對世界之石的認識。龍說:「沒錯。他們對於你與巴爾的接觸非常重視,卻又沒辦法直接來詢問,便要我立刻來探聽會面的詳細情況。」

  我把會面的情況再說了一遍,這麼多次的反覆說明,我已經能夠簡單扼要的敘說事件的始末。

  「哇!」龍說:「真是精彩的故事,很少信差能夠傳遞這麼重要的情報呢!」

  我說:「天堂知道我與巴爾接觸,這表示我不是作夢囉?」

  龍說:「這場會面如假包換。天堂能夠感覺到世界之石與靈魂之石的狀態,但沒辦法直接操控,也不能接近。祂們早就知道巴爾已經開始研究世界之石,苦於沒辦法阻止,只能期待你們人類的力量;後來又發現巴爾曾經藉由靈魂之石與你溝通,所以非常著急。」

  安亞說:「看來天使們對派蘭得的信心並不是很夠。」

  我假裝沒聽到安亞的話,說:「所以,我和歐梅卡真的是被貶謫的天使?」

  龍的眉頭一皺,說:「這我不清楚,我會去打聽一下,但不要期望太高。一方面這是巴爾的推測;另一方面,這種人事調動背後是個大計劃,天堂未必會透露。天堂對我的信心也不是很夠呀!」

  安亞調整了一下加熱器,確定我們的高度與位置沒有太過偏差。她手扶籃邊,看著夕陽,說:「塔格奧,我一直想問你,為什麼天堂要與地獄為敵?」

  「這你要問派蘭得,他是專家。」龍把解答的任務丟給我。我說:「因為地獄誘惑人們墮落,天使們要保護人類,便必須消滅地獄。人們為了自救,也必須起身反抗惡魔。」

  「是嗎?」安亞轉頭面向我:「這是天使的說法,並不是你的說法。而且塔格奧說過,天堂與地獄為敵,遠在人類興盛之前就開始了。」

  「我承認我不知道原本天堂與地獄為何為敵,但以地獄為禍人間的事蹟來看,地獄確實該被消滅。」

  「你認為人間的罪惡都是地獄的惡魔造成的?人類只是傀儡?」

  「可以這麼說。人類的原罪是貪婪與懶惰,惡魔便藉此誘惑人們,使他們落入魔道。」

  安亞說:「原罪……有些商人曾經帶來南方的宗教典籍,我對你們所謂的『原罪』並非完全無知。在我看來,原罪的觀念是一種宗教設定,如果人們認為自己有罪,便會尋求救贖。宗教家提供原罪的觀念,又提供救贖的機會,這是一種吸收信徒的方式。就好比自釀飲酒,不能喝的叫做糟粕,宗教術語叫異教徒。」

  我聽得啞口無言。周遊各地時會接觸各種信仰與學說,我早已學會不要爭辯,只要專心聆聽並拋諸腦後。但安亞的論點非常圓融,令人難以忽視。

  安亞笑著說:「身為一名宗教正義的保衛者,你竟然沒有生氣。」她轉向塔格奧,說:「他真的是很特別的人。」

  龍點點頭。安亞說:「我長年在聖山活動,觀察動物的習性。動物不論大小都會努力擴張自己的生活領域,好保證自己無憂飢寒;如果當年的氣候較為溫暖,食物充裕,牠們會變得比較懶散。人類也是這樣子的,卻被認為是一種罪。這種求生與適應環境的本能怎麼會是一種罪呢?」

  我說:「我必須承認你的話很有道理。」

  安亞微笑:「謝謝你的肯定。我對人們為何為善或為惡十分好奇,所以常常思考這一方面的事情。在我看來,善惡是一種標準,而這種標準是人訂定的。殺死一個人是邪惡的,殺死壞人卻是正義的,為國殺敵更是崇高的使命。只要一個人的行為對社會有利,就是善;對社會有害,就是惡。所以不同社會有不同的善惡標準。對天堂而言,地獄的行為侵犯了天堂的利益,所以地獄是邪惡的。但對於地獄而言,天堂才是無惡不作。」

  我暗自感嘆。在聖騎士團時,我們毫不懷疑善惡的標準,也不懷疑善惡的來源,自認擁有了堅定的信仰。但遭遇到其他學者時,卻常常陷入無話可說的窘境。

  龍說:「安亞的說法比原罪說周全,但還可以再深入。另一方面,善與惡還有其他的起源。」

  塔格奧的話同時引起我們的興趣。龍說:「巴爾的『雙極子』理論很有趣。世界之石的力量會影響肉體,操控世界之石卻需要心靈力量;那麼是否可以反過來說,一個生物體內的極子傾向會影響他的心靈,導致他為善或為惡?」

  「但巴爾說人類體內的兩種極子是平衡的。」我居然在引用毀滅之王的話,這在以前是絕無可能的。

  「沒錯,所以人類能夠為善,亦能為惡。」龍說:「你們的價值觀容易受到環境影響,但也能自由選擇。」

  「天堂與地獄生物的極子卻是單一傾向。」安亞也有了心得:「也就是說祂們無法選擇自己的未來,體內存在的極子性質決定祂們為善或為惡。」

  我說:「那麼,地獄生物是永遠無法救贖的。」

  「宗教家總是想要救贖別人。」安亞笑著說:「我倒認為牠們正在尋求自救,因為沒有人要救牠們。如果能夠仔細研究世界之石和那些『極子』,也許能夠改變生物體內的極子傾向。巴爾想要掌控世界之石,或許便是為了拯救自己的種族。」

  「這是一個……很新穎的說法。」我很勉強地說。

  「但也是一個很有創意的說法。」龍的眼睛映照著夕陽的餘暉,發出懾人的光彩。

…………………………………………………………………………………………………………

  當夕陽的最後一點光芒消逝時,安亞突然感覺身體不適。

  「我感覺……父親似乎離我遠去。」安亞手按額頭,皺著眉。「彷彿有可怕的事情將要發生。」

  「惡魔習慣在夜間活動。」我向哈洛加斯山頂方向看去,但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到。「也許巴爾的部下已經出發了。」

  「對方人數上萬。」塔格奧語出驚人。「火妖精、塞斯特隆骷髏、狼騎士、四臂巨人……探針魔護送的投石器、死亡時會爆炸的瘤僕童、還有峭壁蟑螂。」

  原來塔格奧能在黑暗中視物。龍拍拍我和安亞的肩膀,說:「快降落,告訴大家準備開戰了。」

  這時地面傳來最糟糕的消息。說話的是歐梅卡:「派蘭得!安亞!『空間之鎖』被解除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