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0日 星期三

16 長老的決斷

  蒙塔特第二日。

◎:「啊~!呀、呀、呀、呀……啊啊啊啊啊~!」
  嘁嚓嘁嚓嘁嚓~
  叩叩叩!
▲:「大長老,大長老!」
  咿呀~
■:「班拉傑?剛才那是先知的聲音嗎?」
▲:「是的,大長老,請你快過去看看!」
■:「安亞呢?」
▲:「已經在先知房裡了。是她要我過來找您的。」
■:「嗯。走吧。」

◎:「啊呀啊……喔啊啊啊、呀……」
■:「凱爾莎、凱爾莎!我是安亞啊,沒事了,沒事了,只是惡夢罷了,凱爾莎……」
  咿呀~
■:「安亞!」
○:「父親!快來,先知她……」
▲:「報告大長老,我們來的時候,先知已經是這個樣子了。只見她不斷拉扯自己的頭髮,一直呻吟嘶吼,也好像認不得我們似的,我怕、我怕……」
■:「別擔心,她只是還沒從出神的狀態復原。你們先退出去。安亞,你去請馬拉來。」
▲○:「是。」
  咿呀~碰。
■:「凱爾莎。」
◎:「啊、啊、啊……」
■:「凱爾莎…我是奧古斯特。奧古斯特啊,妳認得嗎?」
◎:「啊……呀……」
■:「你小時候常常講故事給你聽的奧古斯特啊!妳不認得了嗎?凱爾莎,凱爾莎……」
◎:「……」
■:「凱爾莎、凱爾莎,告訴我,妳看見了什麼?還是妳哪裡不舒服?告訴奧古斯特。」
◎:「啊、啊……」
■:「凱爾莎,妳看到了什麼?大家都在這裡,不要怕,所有長老都在外面,夸爾凱克也在,拉蘇克也在,妳最疼的安亞也在,大家都在,不要怕……」
◎:「啊……啊呀……啊呀呀呀呀呀呀~!」
■:「凱爾莎!凱爾莎!不要怕,告訴奧古斯特,告訴奧古斯特!」
  咿呀~
●:「大長老,馬拉可以幫忙嗎?」
○:「父親,馬拉來了。」
■:「馬拉,妳來了就好。」
●:「請讓我看看。」
○:「父親,先知她……」
■:「別怕,別怕。先知大概一時間認知錯亂了。」
○:「她是不是生病了?還是看見什麼可怕的事?」
■:「先等她平靜下來,再慢慢問她吧……妳先去睡,乖。」
○:「父親,我要留下來。我要陪著先知。」
■:「好吧,我們一起陪伴她。」


  蒙塔特第三日。

▲:「大長老。」
■:「是班拉傑啊……先知醒了嗎?」
▲:「還沒有,大長老。」
■:「嗯……現在的情勢有些混亂。大家怎麼說?」
▲:「表面上很平靜。不過大家都在猜測先知的病況。但那個昨晚叫聲實在不像是人類的叫聲,所以有人說先知看到了一些恐怖的事情。」
■:「夸爾凱克呢?」
▲:「他仍然認為首都絕不會被攻下。不過我覺得他其實也有些緊張。」
■:「我們最精銳的戰士已經加入戰鬥。歷史上賽斯特隆從未被攻陷,即使是那一次『大穿越』。然而這次的對手……」
▲:「只要是正面衝突,沒有人能勝過王軍吧。」
■:「……的確。怎麼了?你好像有事想問我。」
▲:「聽說毀滅之王的兄弟都被消滅了?好像是被一隊新崛起的勇士團隊擊敗。」
■:「嗯,從消息傳達的速度推算,該是半年多前的事。那是一群不錯的年輕人。聽說其中還有一名北方人;不過庫拉斯特的消息說,那名北方人在與憎恨之王戰鬥時犧牲了。奇怪的是,在迪阿布羅被擊敗之後,沒有任何人再見過那些勇士。」
▲:「如果他們都犧牲了,那還真是叫人惋惜。對了,首都支援軍回報,庫拉斯特方面也派出了部隊加入首都的戰役,由鐵狼領袖艾席拉領軍。這一次東西兩大王國都派出菁英救援,毀滅之王應該無法討好。」
■:「……那是當然的。艾席拉是很好的戰士與將軍。」
▲:「大長老。」
■:「嗯?」
▲:「你有信心嗎?」
■:「什麼信心?」
▲:「關於最近的事情。先知的失控、首都被圍……」
■:「唉……」
▲:「還有歐德‧雷卡長老的出走……」
■:「……」
▲:「好像……什麼事都突然在這一刻發生。一件接著一件,讓人透不過氣來。我們能克服嗎?」
■:「這些都是同一件事。」
▲:「什麼?請大長老指點。」
■:「三個罪惡之源裡,巴爾可能是最聰明的一個。牠的兄弟墨菲斯托和達布羅,一個佔領了卡基斯坦,一個再度回到地獄,但始終不能真正的併吞人類世界,所以離牠們的巢穴較遠的地方,例如蘿格僧院的臨時營地、魯‧高因、庫拉斯特的海港地區等地方,人類的力量仍然可以與邪惡抗衡。可是巴爾不同。牠顯然知道我們世代守衛的世界之石,便是人類世界得以在天堂與地獄間存在的基礎;只要得到世界之石,所有人類都會變成惡魔的爪牙。攻擊塞斯特隆只是地獄侵略這個世界的第一步,目的是為了孤立我們這個要塞城市哈洛加斯。」
▲:「原來如此。」
■:「如果塞斯特隆被圍困,便代表連全大陸最強的軍隊都無法立刻擊敗巴爾,這樣的消息肯定讓其他地方的人大受打擊;如果塞斯特隆被攻下了,不但在心理上重創人類,更是巴爾邁向世界之石的一大步。而各地的援軍前往塞斯特隆,恐怕也在巴爾的意料當中:如果全大陸的好手都在戰爭中死傷殆盡,甚至被巴爾吸收為部下,到時人類有什麼能力抗拒地獄的大軍呢?」
▲:「天啊……可是我們不能不救援首都啊!」」
■:「歐德‧雷卡是上一代長老議會中心思最縝密的人物。但心思細密的人不一定有面臨與挑戰困難的勇氣。我想早在巴爾復出的消息剛傳出時,雷卡長老便已經料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你看過他的訣別信:事事考慮周詳的他知道,巴爾的所有準備皆是為了獲得世界之石的控制權,而人類並沒有辦法阻止這最後罪惡之源的行動。雷卡也承認,他老了,再沒有面對巴爾的勇氣。你還年輕,等你活到被人稱為長老的年紀,就知道當人老去的時候,很害怕失去自己熟悉的事物;而自己最熟悉的事物,便是自己的生命。也就是害怕死亡。」
▲:「長老,難道你也是如此嗎?」
■:「我從小便被培養出鍛鍊自己身體與心智的習慣,在眾長老中,我恐怕是最像退休戰士的人。但我也常常在夜半時醒來,感覺靈魂似乎已經與感官脫離,自己的意志不再能主宰自己的生命,剎時間心中充滿莫名而難以消解的恐懼。那一種害怕死亡的想法,足以磨損任何人的雄心壯志。而雷卡,以他精密靈敏的思維與感覺,這樣的恐懼只會更深刻。」
▲:「這是為什麼?」
■:「就像我常常說的:當你站在森林深處時,你只會看見一棵棵的樹木,而不能看見一整片森林。我也不能知曉我為何會有這種感覺。」
▲:「長老啊,你常常告訴我們要膽大心細,不要被事物的表象蒙蔽。可是你方才的說話卻有一種從未有過的不確定感。難道你也被最近的事影響了?」
■:「也許吧。我只知道,人活得越久,就越依賴自己所熟悉的人、事、物、地。所以你看哈洛加斯很多年輕時出外闖蕩的族人,最後仍是選擇回到這裡來安享晚年。年輕時的浪子,年老時可能寧願無所事事的坐在屋內也不願走出城門。說到底,人類的黃金時代仍然是在青年到壯年這段時間。如果到了垂垂老矣,仍然沒有累積一些歲月磨練出來的智慧,那麼就真的一無是處了。」
▲:「長老的智慧是眾所皆知的。」
■:「呵呵,但願如此。我要去看看凱爾莎,你去忙你的吧!」
▲:「我沒事。跟隨您的腳步,我也去陪伴先知吧!願古代之人庇佑她。」


蒙塔特第四日。

  咿呀、碰!
▲:「大長老!快進來,先知她清醒了!」
■:「真的?」
  咿呀~
■:「凱爾莎……」
◎:「……」
■:「凱爾莎,你看來好多了。」
◎:「奧古斯特、安亞……」
■:「我們在這裡。你之前嚇壞我們了,到底怎麼回事?」
◎:「魯桑達、多克摩、尼拉塞克、亞邦……」
■:「凱爾莎,我們都在這裡,長老們都來了……」
○:「安亞在這裡。凱爾莎,你還好吧?……」
◎:「夸爾凱克、拉蘇克、班拉傑……」
○:「父親,先知好像在辨認我們每一個人。」
◎:「啊……呀……啊啊啊啊……」
■:「噢,該不會又……凱爾莎!你鎮定下來!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事?塞斯特隆怎麼了?巴爾到哪裡去了?」
○:「父親!先知的眼神……好像著火似的……」
■:「喔……凱爾莎……你還好吧……到底怎麼了……」
◎:「呀……巴爾……巴爾來了……」
■:「……」
◎:「而且毀滅的僕從跟隨著牠,像暴風一般把所有事物吞噬毀滅……」
■:「凱爾莎……這是……真的嗎?」
◎:「……」
■:「凱、凱爾莎?」
  蓬!
■:「凱爾莎!凱爾莎!凱爾莎~!」


蒙塔特第五日。

□:「大長老。」
■:「噢,夸爾凱克啊……」
□:「很抱歉昨日對您的無禮。」
■:「啊,別放在心上。換做是我,我也不會相信巴爾就這麼來了。」
□:「但是牠的確來了。毀滅的氣息甚至將天空染成黑墨。」
■:「嗯……班拉傑說,今天還是沒有首都的消息。已經兩天了……」
□:「大長老放心,我一定會率領戰士們誓死保衛聖廟。」
■:「我相信你有能力阻止巴爾。」
□:「……巴爾大軍真的如此強大?連王軍都……」
■:「正面進攻,巴爾絕對不是慣征善戰的依摩塔陛下對手;應該是奇襲吧。願古代之人守護北方王國。」
□:「……」
■:「雖然根據傳說,我們的子弟、我們的城市與我們所鍾愛的一切,將會被鮮血與火焰所洗禮。但這個世界如果存在,表示造物者要我們堅強的活下去;即使是巴爾,毀滅之王,都不能阻止人類的繁衍。連墨菲斯托和迪阿布羅都能被擊敗,巴爾憑什麼突破我們的防線呢?這裡是哈洛加斯!從開天闢地以來就守衛著世界之石的戰爭要塞!」
□:「是。」
■:「將我的話告訴英勇的戰士們。城外,遠古流傳下來的碉堡、守衛塔等等,都可以當作抵抗的憑藉。」
□:「遵照長老的囑咐。」
■:「去吧,我要去研究一下古代典籍,有沒有什麼可以消滅這最後的罪惡之源的方法。」
□:「是。」


蒙塔特第六日。

■:「啊……德魯依……終於給我找著了……當需要知識的時候,就會知道自己懂得不夠多;必須花將近一天的時間,把早該知道的東西翻出來……

  這些記載德魯依的書,竟然已經蒙上如此厚的灰塵……顯然從我那次偷翻後,便沒有人注意它們了……當然,聽說很多年輕小伙子對於這遠古時北方人的分支有很大的興趣,就像當年的我;不過不是每個小孩都有一個當長老的父親,也不是每個長老都會讓自己的小孩偷翻禁書……

  讓我複習一下德魯依的過去……嗯,梵可拉‧傑,神秘的源頭,偉大的博卡索斯王視為知己的人……與王一起領導人民面對黑暗的來臨;而作法的差異,造成德魯依的誕生……倡導學習汲取大地的精神,使自己的肉體成為媒介,導引出自然的力量……

  這神秘的人物真是影響我族極大呢!讓善於肉搏戰鬥,天性難以學習魔法的北方人有了另一種可能……可是這也表示這梵可拉‧傑接受的不太可能是一般北方人的教育……他顯然對於這個世界的構成有極大的興趣,這好像是藍艾蘇女巫的嗜好,或者是東方的魔法三族做的事……

  召喚生物?噢……顯然不只是操縱元素那麼單純……『自然界的一切都能和人類的行為與願望呼應,而人類的一切作為都是為了保持自然的和諧』……平衡?難道和拉斯瑪牧師有關?而且又有召喚的概念……如果能夠找到其他關於這個神秘的梵可拉‧傑的記載……

  喔,沒有……這個人物就這麼突然的出現,並進入王國的權力巔峰……但以博卡索斯王的智慧,怎麼會允許這樣一個來路不明的人引導北方人一族的未來?畢竟德魯依已經與北方人原本的生活脫節,甚至連語言都不再相同了……

  或者根本就是博卡索斯王把這個人的過去完全抹消了。所以王願意相信此人,因為王完全瞭解這個人的來由與目的……那麼,為什麼這個人的過去必須秘而不宣呢?難道他是某一族法師的後代,而以前的北方人十分瞧不起法師,所以……

  現在的北方人對法師再不是以前那麼輕視了……也許就是博卡索斯重視這個梵可拉‧傑的關係……啊,沒有多少時間了,先拋開這些歷史問題吧,未來的問題就夠讓人頭痛了……讓我看看德魯依不同於北方人的地方,是不是能夠讓巴爾大吃一驚……

  小時候嫌這裡太嚴肅,沒有故事可看,都跳過了……這部分是召喚術……呼喚烏鴉、熊、狼、狼靈、樹靈、藤蔓。不成,太弱了,巴爾不會把這些小東西放在眼裡的……倒是這些法術和拉斯瑪牧師擅長的很像,只是他們召喚的是不死的奴僕,而德魯依與大自然的生物和精靈為伍……

  這裡提到變形能力…可以變成熊或狼;在變形的短時間中,德魯依戰士擁有該種生物的戰鬥力、忍耐力與爆發力……。這需要一段長時間的學習,而且我們北方人的戰鬥力不會比這些熊人、狼人差……還是繼續讀下去好了……

  喔噢!人類竟然可以製造龍捲風,還可以引發火山爆發嗎?這恐怕連藍艾蘇法師都不敢想像吧……但是,需要窮盡一輩子的光陰學習操縱風、火與土石的力量,而我們現在只剩幾晝夜了……真是糟糕,想要獲得德魯依戰士的能力,只有祈禱他們回來助戰了……

  如果這些文字記載屬實,在人與魔的最後決戰前,德魯依們便會回到聖山,運用自然的力量打倒地獄的爪牙……梵可拉‧傑的學生不會讓任何邪惡污染神聖的世界之石……可是現在危機迫在眉睫,卻沒有半個德魯依現身啊……就算現身,是不是能夠如書本上記載得如此厲害呢?操縱火山與龍捲風,這已經到達神的境界了啊!這個梵可拉‧傑若不是誇大其詞,那麼他可能就是……算了,別想這麼多,再多找幾本書要緊……

  啊,年紀大了,手腳不聽使喚了,竟然把書碰掉了……這本是、德魯依法術的記載……看來是梵可拉‧傑口述的,內容比剛剛那些翔實,不過還是於事無補……咦?這封底頁怎麼這麼厚,而且鼓鼓的……像是後來黏貼上去的,不想讓人看到這最後幾頁……古代之人,原諒我破壞古書……

  『信仰的歧異造成沒有人願意見到的衝突,失控的力量造成永遠無法彌補的創傷。自然的力量非凡人所能操控,我們願意回到謙虛的時代,甘於自己是凡人的事實。依眾長老決議,將這不屬於人間的力量隱藏以來。我們不將這些教導人們如何使用這力量的文字銷毀,是因為他屬於我們偉大的北國之王、博卡索斯。我們不敢憑一己的薄弱意志改變自然的運行,也不敢抹煞先人留下的智慧。簽名……』

  這、這、這,這是什麼啊……這是爺爺的簽名,還有其他上兩代長老……這裡到底寫了什麼?跟『法術之戰』又有什麼關係?難道,還有比那些德魯依法術更強大的力量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