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0日 星期三

19 狼狽的組合

  打開門,映入眼簾的是紛飛的大雪。地上積雪已快到膝蓋,而雪勢應該還會持續一陣子。這對於我們的行動有很大的妨害,至少會讓我們的行動速度大為降低。

  離開馬拉家,沿著巷弄走下去,拐了個彎,我們不由得停下腳步。尼拉塞克的家門口聚集了二三十個北方人,其中有我們所熟識的吉果和班拉傑;長老站在自家門口,和他們對峙,顯然非常不耐煩。

  「我說很多遍了,安亞可能已經死在巴爾手下了!你們不要再造謠生事!」

  「長老,」班拉傑說:「安亞會那麼莽撞的跑進『水晶通道』裡嗎?在這種危險的狀況下……」

  「我怎麼知道你們這些毛頭小子在想什麼!現在通通給我滾回家去!有種自己去水晶通道把安亞找回來!」

  「長老,是不是你把安亞藏起來了!」吉果大吼。

  「混蛋東西!你是怎麼說話的!」長老顯然動了真怒。

  戴得羅對我耳語:「今晚我們分頭打探安亞消息,已經讓全城的人重新注意到這件事了。不過北方人畢竟是心直口快,你看他們身上積雪不多,卻已經說到快要撕破臉的地步了。」

  不由得佩服這位死靈牧師的心細如髮。我說:「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歐梅卡說:「得先讓這些不知輕重的小朋友不要再刺激長老……」

  話還沒說完,我們發現柏勒已經走上前去加入吉果等人;他說的話更是火上加油。「長老,你說謊,安亞在水晶通道的事情根本就是你……」

  尼拉塞克長老雙目厲芒一閃,右手已經指向柏勒;一道白光從我身後發出,正好擊中長老手指發射的無形力量。兩相碰撞,發出巨大的聲響,把柏勒的後半句話淹沒。我回頭一看,看到兩眼睜大的戴得羅。原來剛剛的白光是他的「骨矛」。

  「北方人都這麼不看場合說話嗎?」戴得羅擦去額上的冷汗。「稍有遲疑,柏勒就要去見他哥哥了。」

  柏勒好像也被嚇呆了:他被震退了兩步後,便站在那楞著不說話。丹瑟芬跑到他身旁,握著他的大手,嘴裡唸著一些「要小心」之類的話。

  「『聖』騎士派蘭得……」尼拉塞克用怪怪的輕重音調叫住我。「你們是在夢遊嗎?這麼晚了,還在這裡看戲?」

  「長老,你是否忘了你的力量會奪走人的生命?」我盡量用一種和緩的語氣說話。

  「我的力量專殺惹是生非的人。我希望你們不是來挑撥離間的,否則你們也會領教到我的力量。」尼拉塞克保持一貫的高傲語調。

  「我的力量專殺不分青紅皂白的人。我希望你不是有什麼事情隱瞞著我們,否則你會知道叛徒的下場。」戴得羅的確是反唇相譏的高手。

  「哼!」長老表現出他的不悅,隨即轉身返回室內,將門重重的關上;關門聲之大,讓周圍的樹梢積雪簌簌滑落。

………………………………………………………………………………………………

  雖然風雪之勢仍在緩慢增強,但方才那些幾乎和長老翻臉的北方人們都願意跟我們出城去尋找安亞的下落。我點了一下人頭,包括班拉傑和吉果在內,共有二十三名強悍的戰士。

  歐梅卡說:「既然長老一再地提到水晶通道,那我們不妨就到水晶通道一探究竟好了。」

  班拉傑說:「如果要藏匿安亞,水晶通道也是最好的地方。那根本就是個大迷宮。」

  我說:「如果是長老在那裡設下有陷阱,要我們自己去跳,所以才一直提到水晶通道呢?」

  戴得羅說:「如果真有陷阱,也許正是為了不讓人發現安亞。」他遲疑了一下:「不論如何,水晶通道終究是邁向世界之石聖廟必經的路途之一。先探探路也好。」

  我拿出地圖,說:「上次我們到達戰士城堡『艾巴當』,已經進入台地區的後半部了。接下來,地勢緩緩上升,和『亞瑞特高原』相接。穿過高原,見到峭壁擋住去路時,沿著山壁尋找,便可以發現水晶通道的入口。你們去準備一下,我去拜訪夸爾凱克將軍,問問有沒有要注意的地方。」

  歐梅卡說:「將軍應該就寢了吧!」

  我說:「我知道。只是……我覺得還是先去看看比較好。」

  戴得羅說:「剛才那麼大的聲響,也許全城人都被吵醒了。你去敲敲門吧!我想將軍也是很關心安亞下落的。」

  眾人各自回家拿取裝備,約定在城門口集合;我則轉身走向不遠處的夸爾凱克家。只敲了一回門,將軍的妻子便出來領我進去。她說:「將軍被剛剛的聲響吵醒了,一時睡不著,現在正坐在床上閉目養神。」

  我進入臥房,夸爾凱克將軍正用炯炯的雙眼看著我。他說:「剛剛怎麼回事?」

  我把方才的情況告訴了他,同時簡單述說了一下我們在馬拉家討論出的結果。將軍冷哼一聲,說:「這些小孩子還搞不清楚長老的脾氣嗎?長老是很重視上下尊卑的......不過他最近的確暴躁了些。他只要一揮手,就可以讓一頭牛化為粉末。」他頓了一下,又說:「所以,你們決定去找到安亞,好把這事情弄清楚?」

  我點點頭。他微微搖了搖頭,說:「年輕人就是年輕人……只是怎麼連戴得羅這種老謀深算的人都贊成?我問你,聖山這麼大,你們要去哪裡找人?」

  我把剛才決定先往水晶通道的對話覆述了一遍。夸爾凱克點點頭,說:「如果已經選定水晶通道作為搜索的範圍,的確比在這裡呆等好。你是要問我高原和通道的狀況吧?」

  我點點頭。夸爾凱克沈吟了一下,說:「我到高原去是兩年前的事。那裡有粗壯高大,介於熊和巨猿之間的生物,通常在晚上出現,尤其是在月圓的那幾天更是活動頻繁;我們稱為『月羆』。這種生物長相和力量都十分威猛,我想現在應該已經被地獄的力量操控了。火妖精,你們應該領教過了。通道裡嘛……從前水晶通道唯一能威脅人類的只有『冬狼』,牠噴吐出的寒氣可以將來不及閃躲的人凍成冰雕;另外巨大的雪猿也是很難擊敗的敵人。現在如何我就不知道了。不過通道曲折,敵人躲在暗處,你們一定要謹慎在意!唉,我已經老了,不能跟你們一起去教訓欺侮安亞的人……」

  我笑了一笑:「別擔心,我們為連你的份一起打的。」

  夸爾凱克微笑起來,隨即皺起眉頭,說:「真的是長老在搞鬼嗎?我還是不太相信。」

  我說:「我也有些疑惑,不過現在也只有找到安亞,才會真相大白。」

  將軍點點頭,說:「快去吧!要大家多穿幾件衣服,這裡的夜晚很難捱的。」

………………………………………………………………………………………………

  天氣惡劣讓行軍變得困難,我們必須不時將腳拔出深達大腿的積雪中;等我們登上台地時,高掛中天的皓月已經準備打道回府。若是等到太陽升起,雪融之時,溫度將會降得更低。不過低溫與積雪會使得火妖精的攻擊威力減弱,算是稍微平衡一下我們的劣勢。如果在這種困難的環境下遭到攻擊,我們可能會陷入危險;不過惡魔勢力似乎已經撤退出台地區:直到抵達「艾巴當」的護堡河邊為止,我們沒有看到任何敵人的蹤影。難道嚴寒讓巴爾的部下也寧願躲在被窩裡嗎?

  我們在吊橋前面停下,稍事休息。北方人們在路上不停熱烈交談著關於安亞的事情;但一看到這從前的戰士城堡,突然都靜了下來。站在吊橋前,他們眼中滿是敬畏,像是在敬禮一般面向城門口肅立。

  我們這些外地人則各自作自己的事:依照慣例,戴德羅以取暖為理由向馬拉要了五六瓶酒,這會兒坐在地上,喝得正高興;丹瑟芬和柏勒站在我們身後稍遠處的路口戒備;丹瑟拉和納休先繞過此堡,打探之後的路況;歐梅卡則一直看著護堡河,顯然仍在思索這水為何不會結冰。

  我走近戴得羅,說:「巴爾污染了土生生物,讓牠們更具攻擊性與破壞力;可是無法改變生物安土重遷的本能。你看,我們到現在為止,只要肅清了一個地方,怪物就不會回來了。」

  戴得羅抓抓頭。「一般惡魔是不懂得『敵退我進』的。我想現在巴爾應該在和聖廟守衛糾纏,難以分神注意到我們的逼近,所以沒有下令反攻吧……」

  我想到夸爾凱克提到聖廟守衛時的表情,說:「真讓人嚮往呢!三座雕像,只因為傳說和一次沒人見到的戰鬥,就讓北方人對它們有這麼大的信心。」

  戴得羅聳聳肩,說:「這座聖山到處都是秘密。就拿歐梅卡現在緊盯不放的護堡河來說吧,她一定也在思索是什麼力量讓這水不會結冰。」

  我想起上次在河邊的談話,和歐梅卡讓我心旌搖蕩的言語,臉上不禁一紅。

  戴得羅一臉疑惑,說:「你怎麼突然臉紅了?你也喝酒了嗎?」

  正當我要找個理由解釋時,突然聽到納休的熊吼。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全部向我望來。

  出城之前我已經將包括柏勒在內的二十四個北方人分為兩組,隊長分別為柏勒和班拉傑。我說:「斥候遭到偷襲!戴得羅、丹瑟芬、柏勒向左,歐梅卡、班拉傑跟我向右,分別從艾巴當兩側繞過,包抄敵人!」

  北方人對命令的反應極快,話才說完,他們已經開始行動。繞過「艾巴當」,兩隊保持平行前進,走了段不算短的路,才見到納休和丹瑟拉正和七個高大的敵人戰鬥。仔細一瞧,那粗壯結實的身軀,肥短的雙腿,和幾乎垂到地面的長手臂,應該就是「月羆」;讓人驚奇的是牠們頭上頂著一個木籠,火妖精就站在木籠裡,不時噴出長長的火舌。

  雖然同伴身陷重圍,但因為沒有摸清敵人底細,我只好暫時不下令攻擊,先觀察一下再說。化為黃熊的納休試圖攻擊這些大塊頭,但火妖精的火舌讓他難以接近;丹瑟拉想先解決這些討厭的小鬼,卻因為月羆龐大的身形而一籌莫展。兩人只能在敵陣中左穿右梭,躲避火焰的追擊。這種新的敵人型態顯然又是某個高等惡魔的傑作,可以結合兩者的長處;而火妖精的攻擊從一顆顆的火球轉變為長條火柱,讓我想起了在卡基斯坦叢林中的小土人法師。

  瞭解牠們的攻擊方式了。憑人數的優勢,我們輕易的將這些高大的敵人圍住。我要眾人大聲呼喊,引開月羆的注意;丹瑟拉多重箭一發,便有三隻火妖精中箭落地。北方人們衝上前去,以團體的力量將這些大怪物撲倒,再加以修理;摔在地下的火妖精則再也不算是像樣的威脅。不一會兒,我們便將這批惡魔的新軍種消滅。

  我走向納休。他的手指向不遠處的亞瑞特高原,說:「我們看到了幾十隻月羆,還有上百隻的火妖精,駐紮在高原和台地的交界處。這幾隻巡邏的發現我們,就打起來了。」

  我順著他的手望過去。約四百法尺外,樹木和草叢取代了人造的建築;荒草掩映間,幾十個高大的月羆或坐或站。在他們周遭跳上跳下的矮小身影,就應該是火妖精了。

  戴得羅靠過來,說:「台地和高原連結成一個葫蘆形,我們現在已經接近葫蘆腰部窄小的地方。如果要登上高原區,就一定得擊敗這些半猿半熊的傢伙。」

  丹瑟拉聽到了,說:「如果只有幾隻,那還可以像你們剛剛一樣一擁而上。可是現在有幾十隻啊!要怎麼各個擊破呢?如果能先殺掉那些火妖精就好了。」

  戴得羅低下頭思索。我眺望了周圍的地形,好像也沒有什麼偷襲或繞道的可能。

  歐梅卡說:「那些火妖精,站在月羆的頭上,好像不容易保持平衡。」

  我撿起一個掉在地上的木籠,指著籠子上半部的ㄇ形桿,說:「牠們得抓緊這根橫桿,才不會在月羆轉身時跌下去。」

  戴得羅拿起木籠端詳,一會兒後說:「依照火妖精的身高,這籠子的橫桿算很高......牠們得這樣抓著。」他把手舉過頭頂。「手撐住這ㄇ形的部分,腳踏穩籠底,便不會摔下去了。」

  吉果說:「為什麼讓火妖精站在頭上?這樣月羆怎麼轉頭?」

  班拉傑不知何時蹲在一隻月羆屍體旁。他抬起頭,說:「因為這樣子,火妖精才可以吐出火柱攻擊而不會傷到月羆。而且月羆沒有脖子,只能轉身。對了,我剛才看牠們轉身時動作十分笨拙,如果繞著牠們跑,牠們一定會不知所措。」

  戴得羅一拍手,說:「真不愧是大長老選中的人!就這樣辦!」

  我說:「有主意了?」

  戴得羅說:「還有個最重要的角色......丹瑟芬,你對於『騎馬打仗』這種兒童遊戲,熟悉嗎?」

  丹瑟芬很高興的揚起眉毛:「我可是高手呢!從來沒摔下『馬』背過。」

  丹瑟拉也點點頭,說:「妹妹的平衡感很好。要打敗她,得從當『馬』的人下手。」

  戴得羅聽了更是眉開眼笑。「啊哈——那就萬事俱備了。你們都過來……」

  大家都湊到戴得羅身邊,聆聽這次的作戰計畫。即使火妖精和月羆狼狽為奸,有些棘手,也不能阻止我們找到安亞與擊敗巴爾的決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