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0日 星期三

28 傾圮的神殿

  在覆滿泥雪的岩塊與草叢上,即使是安亞都必須謹慎的移動,更遑論我們這些平地戰士了。歐梅卡、戴得羅和我最是辛苦,他們兩人不習慣這種艱苦的跋涉,我則是後悔穿戴著盔甲爬山。這種狀況下是無法談天說地的,我們靜靜地前進。

  到達目的地時已是將近黃昏,我們在附近的草叢藏身,觀察形勢。餘暉中,一個古樸的石造神殿安靜的嵌在石壁裡,門前八根瘦長石柱的頂端,正冒著淡綠色的火焰。

  「綠火?怎麼會是綠色的?」安亞說:「這八根柱子不是普通柱子,只要尼拉塞克在裡面,就會自動起火;如果他離開了,火就熄滅。但火光應該是白色的。」

  她領先走上前察看,但離柱子還有段距離就停下腳步,我們也一同感到震驚,因為神殿前有許多骷髏,半埋在雪地中。從身高來看,他們似乎是北方人。

  我們都看向戴得羅,他走上前去,俯身觀察這些骷髏。好一會兒之後,他說:「我沒感覺到這些骷髏的生命餘息,他們已經死透了。但是,這些骷髏身上一點筋肉都沒有,不可能是戰死在這裡的;如果是尼拉塞克的部下,他為何要把他們丟在……」

  正說話時,身後響起吆喝聲,回頭一看,四周的骷髏們紛紛爬起來,手裡緊握武器衝向我們。柏勒、納休、安薩辛與亞瑪遜姊妹正揮舞武器抵禦,戴得羅的骨矛與歐梅卡的冰封球也在一旁助陣。我趕緊回望神殿入口,果然有幾隻骷髏兵衝出,解決這些嘍囉十分容易,但他們只是要讓我分心。最後一個骷髏倒下時,一個高大的巨骷髏衝向我,我反射地舉盾一擋,只覺得雙臂劇痛,已被撞倒在地。趕緊向右翻身,聽到鏘的一聲,一把巨劍砍在離我右肩幾吋之處。劍尖揚起,我趕緊繼續向右滾動,回頭一看,柏勒抱住巨骷髏,化成熊形的納休也緊抓他的胳臂使他無法繼續揮動巨劍。丹瑟拉的長槍伸入巨骷髏的小腿間,向旁一拐,柏勒與納休同時一摔,骷髏被掀翻在地上,巨劍也脫手落在前方,戴得羅的骨矛立刻擊碎他的顱骨。

  我坐在地上,戴得羅幫助醫療我的斷臂;其他人嚴加戒備,預防新的埋伏;安亞把骷髏所穿戴盔甲上的積雪、塵垢通通清掉,仔細端詳。她檢視了一會兒,招呼柏勒過來,柏勒看了看盔甲,兩手放在上面,一語不發,但表情十分嚴肅。

  「怎麼了?」我問,同時舒展復原的雙臂。其他人偵察完畢,紛紛回到巨骷髏旁。

  「他是我父親。這是我的家傳盔甲。」柏勒平靜的說。戴得羅一怔,我看向安亞手指之處,在靠近頸部的地方,有一行小字,看來是北國文字。

  「阿凱尼。」我不認識北國文字,只是想起柏爾與柏勒的姓氏。北國人民命名的習慣,是把父親的名字當成姓,放在後段;自己的名字在前段。一來表示不忘父親的教導,一來期許子輩能夠超越父親的成就。

  戴得羅說:「會不會是其他骷髏,只是穿著令尊的盔甲?」柏勒搖搖頭,指著骷髏失去婚戒指與小指的右手。「父親年輕時曾經被包圍,敵人擊中他的右手,削去二根指頭。從此以後,他就捨棄盾牌,雙手持劍。隊長,剛才他是不是先撞倒你再舉劍揮砍?」

  我點點頭,看來這確實是他父親,而且還使用生前的慣用戰技。

  安亞與柏勒簡要敘說關於戰士阿凱尼的事蹟。他是近年來的傳奇戰士,在大軍中取上將的首級也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同袍與敵人叫他「猛瑪」,表示他在衝鋒陷陣時的勇猛與無敵。他最近的一場戰役,是前往賽斯特隆,支援同胞對抗巴爾。

  戴得羅說:「從骷髏的型態可以瞭解此人死亡的原因。阿凱尼先生的骷髏十分完整,上面的傷痕也是很久以前的產物,我想他並非是戰死或病死的。這樣看來,恐怕在賽斯特隆的戰士,都敗得心有不甘。」

  柏勒說:「先生的意思是?」「巴爾很可能是直接奪取這些戰士的魂魄,這種下三濫的招數對不諳邪惡死靈法術的北國戰士來說特別有效。」

  安薩辛說:「如果尼拉塞克也會這種法術,我們豈不危險?而打敗巴爾也就絕無可能了!」

  戴德羅遲疑了一下,說:「我對『奪魂術』並不熟悉,只是略知一二。這種法術就是靈魂的拔河比賽,被法術影響的人還是可以反抗,如果受影響的是一群人,甚至能夠互相幫助一起對抗,施術者本身力量不夠的話,反而自己遭殃。其次,被奪走的靈魂會擠壓施術者的心靈,如果意志夠不堅定的施術者反而會失去自我意識;如果雙方力量差不多,則會產生類似精神錯亂的現象,不明究理的人稱為……」

  「人格分裂。」戴得羅似乎想不起來,歐梅卡幫他接上。戴得羅用力點頭:「對對對,人格分裂,我在學習死靈法術時,便有幾個同學偷偷研究『奪魂術』,結果都進了瘋人院。」他沈吟一會兒又說:「對單純堅定的北國戰士而言,這種邪惡法術是他們所無法料想的,遇到這種情況時可能根本不知道發生何事,更不知道如何抵抗,所以才會遭到毒手,而且施展法術的可能正是巴爾。這些都是猜測,因為我也不知道被奪取靈魂時是什麼感覺。」

  「像是有人要撕裂你,奪走你的身體。」歐梅卡說,我們都看向她。她的表情很複雜,似乎在擔憂些什麼。

  「你有這種經驗?」戴得羅問。

  「我會奪魂術。」歐梅卡說:「但我不知道為什麼。」

…………………………………………………………………………………………………………

  柏勒把父親的盔甲卸下來,穿戴在身上。他雖然不知道聖騎士團的第十三條信念,卻明白這種務實的作法。他小心的把父親的骨骸集中在一起,接著請歐梅卡施展小規模的火牆,將骨骸火化。曾經集榮耀於一身的偉大戰士阿凱尼,就這麼隨風飄散。

  對於這些骷髏的主人是否就是尼拉塞克,安亞不願多作猜測。最好的求證方式還是進入神殿一探究竟。通過門口小室,繞過屏風,我們來到神殿大廳。

  神殿大廳長二十法尺寬十五法尺,空蕩蕩的沒有任何裝飾。滿地都是殘缺不全的骷髏,這些骷髏手持刀與盾,似乎曾在此進行激烈的戰鬥。裡頭也不乏動物的骸骨。

  安亞說:「動物骸骨肯定是尼拉塞克的,他時常到處收集骸骨,包括動物的骷髏。」

  我說:「那就是有人入侵了。」從骷髏凌亂破碎的狀況看來,神殿的不死守衛敗得十分狼狽。

  納休蹲下來,似是有所發現。不一會兒他抬起頭。「這裡有另一個德魯伊。這是藤蔓的痕跡。」

  「是敵是友?」「不清楚,但這是『鐵筋藤』,這個德魯伊比我還資深。」

  納休解釋,「鐵筋藤」是德魯依所施展的魔法藤蔓中最高級的一種,這種藤蔓會吸收土壤中常見的鐵素,加強藤蔓本身的韌性,一旦被鐵筋藤纏住便難以脫身,因為它不易被砍斷,也不像一般藤蔓會被輕易燒毀。從骷髏與藤蔓痕跡的位置看來,許多骷髏是被地面冒出的鐵筋藤抓住雙腳,直接扯開的。

  「我只知道一位德魯伊會施展鐵筋藤。」納休說。「他叫布爾丹。是比我高許多屆的學長。可是他已經去世多年了。」

  布爾丹?這名字為什麼如此熟悉?

  其他人分頭檢查周圍通道,都回報是通往當作倉庫的房間,裡面都是死靈法師的器材。丹瑟拉與丹瑟芬則發現大廳後方有一座開啟的密門,我們動身前往一探。

  開啟的密門下是一道石樓梯,通往神殿下層。我拋出聖光彈照明後,小心地帶領大家走下去。樓梯底部是地下通道匯集之處,這裡也有許多骷髏,也都四散破碎,看來這裡的戰鬥仍然是一面倒。我將九人分組,柏勒與丹瑟芬,納休與丹瑟拉,戴得羅與安薩辛,我、歐梅卡與安亞,四組各自探索不同方向的通道。

  我這一組是沿著樓梯背後的通道前進。沿途的火把都已燒盡,看來這裡遭到入侵已有不少時間,而且敵人並未停留。牆邊散落的骷髏則表示這裡也有巷戰。

  安亞突然說:「派蘭得,你為什麼如此分配小組?」

  我一怔,望向歐梅卡,歐梅卡則回頭看安亞。「有什麼不妥嗎?」

  「沒有什麼不妥。只是我分組時,不會將有感情關係的人分在同一組。」

  歐梅卡說:「為了避免兩人只注意彼此,忘了注意周遭變化?」「嗯。但你們這個隊伍相處時間甚久,也許隊長有其他想法?」

  「不知道,習慣這樣分了。」我突然覺得很丟臉,當隊長的竟然沒有個分組的好理由。

  歐梅卡幫我解了圍。「我認為派蘭得是依據戰術考量。柏勒、納休、安薩辛和他自己都擅長肉搏戰,丹瑟拉、丹瑟芬、戴得羅和我都是使用遠程武器或法術,這樣的分組剛好讓每個小組都有能力進行遠程攻擊與近身肉搏。」

  真是巧合。安亞似乎很能接受這種說法,她隨即調侃我:「派蘭得,你自己分的組,理由還要別人幫你說啊?」

  歐梅卡竟然落井下石:「我剛認識他時,他還挺機靈的,到了聖山後就有點呆呆的。」

  安亞沒繼續追擊,她說:「請隊長繼續偵察,不要分心。法師小姐,你是否覺得,戴得羅對安薩辛特別好?」

  歐梅卡說:「其實戴得羅對我們都不錯,只是絕對不把酒分出來而已。你怎麼會這麼想?」

  「我覺得他對安薩辛不像朋友,反而像是父親疼女兒。」「噢,我沒有很注意,我以前和戴得羅處得不是很好。」「怎麼?吵過架?」「我們兩人的世界觀差很多,他認為我企圖解構世界是以管窺天,我認為他召喚骷髏是褻瀆生命。現在不會了,我覺得兩個團體的信仰衝突不是兩個人能夠解決的,何必為了這種事起摩擦。」「希望有機會能聽聽你們兩位對世界的看法,老爹——我是說大長老,他的藏書雖然豐富,終究是些死的文字。」「好啊,回哈洛加斯的時候看看有沒有空吧……」

  兩位少女談得很開心,我也不免分心,不知不覺已經來到另一個廳堂。這裡的規模比上層的大廳小些,長十五法尺寬十法尺,後壁上有左右兩個通道。此處亦有激戰,不過痕跡更為凌亂。

  正打算進入左邊通道時,納休與丹瑟拉來到此處。他們說原本探索的通道十分短小,而且毫無所獲,便折返後往我們這邊走。納休指出鐵筋藤活動的痕跡。我們兩組分別進入左右通道。

  通道只有五法尺長,我們兩組一同來到一個小小的房間,裡頭是跪在祭壇上的尼拉塞克長老。

…………………………………………………………………………………………………………

  我們趕緊過去攙扶長老,他的額頭上有一塊微發綠光的石頭。我猜是靈魂之石,這景象正如同達布羅額上嵌著紅色靈魂之石一般。綠光令人不寒而慄,也許裡面有邪惡力量要控制長老。

  安亞說:「長老,是誰這樣對待你?」

  「布……布爾丹……」長老說話似乎十分費力,這答案讓納休嚇一跳。「他、他……他搶走圖騰……」

  「長老,我幫你把石頭拔出來。」我正要動手,長老猛地摀住額頭,語氣又急又氣:「笨、笨蛋!」他喘著氣,說:「來不及了……不要碰……直接……殺、殺死我!快……快!」

  此時戴得羅等四人趕到,見此情況,他們也不知如何是好。尼拉塞克長老似乎陷入極大的痛苦,一直要我們殺死他並把神殿封閉。他的瞳孔變成淡綠色,並且越來越綠。事不宜遲,納休與柏勒拉住長老的手臂,我用佈滿聖光的雙手抓住靈魂之石。

  抓住靈魂之石的一剎那,彷彿天搖地動,接著周圍景象捲入漩渦一般地消失,只感覺遠遠的有一股巨大的力量逼近,接著開始牽引我,我立刻警覺地抗拒這股力量。一開始我試圖瞭解它,但只要一有這種念頭,就會被「拉向」它,於是我不敢分心,專注於穩定自己;漸漸地我越來越能夠抗拒這股吸力,而且感覺到不只有我在抗衡,另外一個衰老的心靈也在「另一邊」抵抗。那應該就是尼拉塞克長老,我們的靈魂正身處靈魂之石裡,抗拒其中潛伏的邪惡心靈。

  發現這可能是「奪魂術」之後,我更加專注,如此反而讓我瞭解身處的環境。我感覺到「外面」有許多關注的心靈,應該是眾位伙伴們;我也感覺到長老的遭遇,他和這力量對抗一段極長的時間,已經油盡燈枯。突然間想要吸收我的力量一弱,長老的心靈也放棄了抵抗,看來這力量已經壓制並即將控制長老。我轉而開始牽制它,阻止它佔據長老的軀體。它似乎很不耐煩,回頭開始不斷「撞擊」我,想要消耗我的力量。

  雖然我沒有立即的危險,靈魂卻被困在此處無法離開。正一籌莫展時,一股新力量進入這裡。這股力量讓邪惡力量感到迷惑,他停止了衝撞,試圖和新力量溝通。我感覺新力量對我是友善的,它與我建立了聯繫,我們一同「抓住」了邪惡的力量,邪惡力量似乎無法抗拒,漸漸衰弱下去,終於消弭於無形。最後,我們使長老的心靈回歸軀體,也各自離開靈魂之石。

  我睜開眼睛,大家都看著我。我看向長老,他兩眼無神,氣若游絲。歐梅卡坐在石壇邊,手按著額頭,似乎非常疲憊。

  「你們快去追,」長老的說話恢復穩定,但音量極小。「那個布爾丹是巴爾的部下。他拿走了圖騰。」

  安亞說:「不行,長老,我們得把你送回城裡。」

  長老擺擺手。「來不及了,差不多了。不要浪費時間。」他停了一會兒,說:「 安亞,對不起……」

  安亞呆呆地望著他。我正打算帶長老離開,突然感覺一陣搖動。晃動不斷發生,而且逐漸頻繁。長老即將閉上的眼睛突然睜開,像是恢復了精神,說:「神殿共我存亡,安息正此時地!速速離去,切莫延宕!」

…………………………………………………………………………………………………………

  不斷的震動鬆散了神殿的結構,在我們的注目禮下,神殿入口的橫樑轟然倒塌,並造成更大的崩頹。哈洛加斯的長老尼拉塞克,結束了他七十六歲的生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