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0日 星期三

27 聖石的傳說

  早上起來,習慣性的探出左手,拿取庫索準備好的毛巾。不過今天早上有點不同,摸到一個人。轉頭一看趕緊把手抽回來,因為昨天和歐梅卡夜談,她就睡在我身邊。還好,她沒醒。我悄悄起身,想了想才記起自己得去井邊打水。在冥龍洞穴的日子享受庫索彷彿高級旅館的服務,現在連早餐去哪吃都不知道了。

  這時有人敲門,提醒了我早餐是當地人幫我們送來的。打開門,看見一個十分出色的女子背負冒著白煙的背籠,是安亞。我趁機仔細的打量了她,健康的小麥色皮膚,玲瓏窈窕的身軀,黑白分明像是黑曜石嵌入白雲母的眼睛,儀態活潑大方而沒有亞瑪遜的粗獷,不同於歐梅卡夢幻之美的均衡之美,確實是難得一見的美女。

  「美女送早餐來囉!」背後響起柏勒宏亮如鐘的聲音。安亞進門很快的把熱騰騰的硬麵包分給大家。柏勒和亞瑪遜姊妹毫不遲疑的開口大嚼,納休、歐梅卡、安薩辛則規規矩矩的細嚼慢嚥。我當然先祈禱,乞求主賜福給我身邊的每一個人。安亞則閉著眼睛動也不動,可能是向北國的神祇祈福。戴得羅到柏勒吃完第二個麵包之後才來。冥龍與庫索等石妖精都沒出現。沒等我們問,他走向我們為他保留的位子,說:「先生他離開了。」

  所有人都停下動作。安亞說:「去哪裡?」戴得羅看著他的麵包,說:「不知道。可能是南方,可能是北方,可能是世界的盡頭,也可能是另一個世界。」

  我們都怔住了。安亞低下頭,一語不發。戴得羅說:「先生留下了禮物。指明要給安亞的。」安亞抬起頭,接過戴得羅遞給他的包裹。戴得羅說:「先生說這份禮物能夠完成妳、拉蘇克與安薩辛的最大夢想。」

  「我?」安薩辛有些吃驚。安亞眼中發出光彩,隨即眼神一黯。「我寧願牠留下來。」

  「先生要走有很多理由。」戴得羅開始咬麵包,口齒不清地說:「最主要的,先生在這個世界只會造成龍族的困擾,不論如何保持中立,只要身處戰場,天堂、地獄與人類都會懷疑先生幫助敵人。而且帶派蘭得回來這件事遲早會被發現,先生得去好好布置一下。」

  看來我還是造成冥龍的困擾了。戴得羅居然知道我在想什麼,說:「倒不是說派蘭得造成困擾,先生要帶誰一起走還輪不到巴爾多話,目前巴爾還不敢怎麼樣,畢竟先生是世上最強大的生物。」他嘆了口氣,說:「先生要悄悄地離開,就是不想看到安亞的失望。雖然先生很希望能夠多陪伴妳,但命運的巨輪是不會等待任何人的。」

  安亞點點頭,拿起麵包,說:「謝謝戴得羅先生,我會努力適應這件事。」

…………………………………………………………………………………………………………

早餐之後,我們整理好行裝,準備跟著安亞前往尼拉塞克的別居。

  「父親告訴我,尼拉塞克長老曾經鑽研過傳送法術,都是藉由長老小屋裡的『穩定傳送門』在哈洛加斯與別居之間往返。我們無法啟動城裡的傳送門,只好踏踏實實的走山路了。」安亞發表行前說明:「我前幾年在山裡探險時,偶然發現了尼拉塞克的別居。希望現在到那裡的路途不會變動太多。出發吧!」

  隊伍的形式是安亞在前嚮導,我居次,歐梅卡第三,戴得羅第四,安薩辛後衛,納休與丹瑟拉左翼,柏勒與丹瑟芬右翼。出城門之後不久便要向右拐彎,偏離我們之前走過的路。看著前方的安亞以野兔般矯健的動作穿梭於岩塊與樹叢之間,不禁暗暗佩服這獨立堅強的女子。我十八歲的時候引以為傲的只是和朋友們合力擊敗了城市邊緣森林的食人巨熊,她已經可以一個人在這嚴峻的氣候與地形中漫遊了。「天將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這女孩絕對能夠成就偉大的事業。

  「派蘭得,不要死盯著人家的臀部。」戴得羅又開始消遣我了,看來他憋了很久。「不過我看你也不能有更好的地方可以放你的視線。這樣吧!說些你和塔格奧先生的事情,讓我們知道你都在做什麼。」

  前方的安亞停下來回頭說:「邊爬山邊講話,派蘭得會脫水。把你的水袋給他吧!」

  戴得羅搖搖頭說:「小姐,我不帶水的,這四袋都是酒。」他拍拍身上的皮囊。

  其實我覺得不很渴,而且我以前是唱詩班的,學過如何不費力的說話而聲音依然嘹亮。「沒關係,讓大家有些故事可聽。要從哪裡開始呢?」

  「就從你掉到河裡好了。」柏勒也有了興趣。

  「掉到河裡的前一刻就完全沒印象了。等到我起來時,發現自己在一個修整過的石頭洞穴裡,裝備都被整齊的掛在牆上,身上是一件很厚實的長袍。那時候我以為自己到天堂了,還在想原來天堂是石頭建築的,經書上說天堂是雲朵建的並不正確。」

  大家都不禁笑起來,安亞也不例外。我繼續說:「不久那隻石妖精『庫索』來送早餐,我以為是火妖精,就魯莽的攻擊了牠,還好沒傷到。接著就看到冥龍了。」

  戴得羅說:「先生在龍形的時候是什麼樣子?」我說:「身體像大蜥蜴一樣但更結實,背上有一對翅膀,從肩部開展一直延伸到臀部,不過相對於身軀而言有點小。頭像蜥蜴的頭,但輪廓更深刻。有三個角從額頭排到鼻尖,但都不很尖銳。眼睛則像兩顆火紅的水晶。尾巴沒有突起的尖刺,全身都佈滿了黑紫色的鱗片。全身長至少有五十法尺,不算尾部大概二十法尺以上。」

  「尾巴有三十法尺?」安亞停下腳步。「龍有個習慣,如果有什麼煩心的事情,牠會玩自己的尾巴,拉啊搓啊繞啊,越玩越長,所以尾巴越長表示煩惱越多或越難解決。他本來尾巴才二十法尺而已。」

  戴得羅聽了一愣,大概是無法接受自己的信仰對象玩尾巴的形象。

  安亞說:「其實這只是在洞穴裡的大小。牠本來大概是一百法尺長,展開雙翼可以寬到二百五十法尺。但亞瑞特山裡適合居住的洞穴都沒那麼大的空間。派蘭得先生,請繼續吧!」

  我說:「我發現牠就是冥龍塔格奧,著實嚇了一大跳,牠倒是不在乎我的失禮,要我在那好好休養,我說出安亞失蹤的事情,話題便轉到尼拉塞克長老的事情。」

  安亞說:「冥龍知道怎麼我不見的嗎?」「不,牠不知道你失蹤的事情,看來牠沒把探知能力用在哈洛加斯。接著我們便談到安亞母親的墓地,以及所謂的契約式祝福。」

  安亞說:「那裡有個契約式祝福沒錯啊!在我母親的石棺上,有個『永恆時空』祝福。」

  我把冥龍對祝福的說明轉述給大家聽。戴得羅與歐梅卡都表示相當有興趣繼續研究。

  「說到這我就覺得奇怪,戴得羅說他們到我面前之後不久,契約就突然解除了。」安亞說:「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想問塔格奧,牠卻一聲不響地溜掉了。」

  敢講冥龍「溜掉」的人,世上就這麼一位了。我回想解除祝福的方法。便問:「安亞小姐,冒昧請問你,這個永恆時空祝福的契約人,解約人與鑰匙咒語是什麼?」

  安亞不假思索的說:「說了沒關係,契約人都不在了,祝福已經永遠失效。契約是十年前我和我母親訂立的,解約人是我父親,鑰匙咒語是『媽媽救我』。」

  我不禁笑出聲來,因為冥龍曾經開玩笑的說:「難道這麼巧妙的契約,會用『媽媽救我!』當作咒語嗎?」。安亞怔了一下,也不禁笑了起來。「牠猜得真準。」

  由於我和冥龍談了很多,許多事遠超出我所認識的賢者的見聞,連吟遊詩人半胡謅的傳奇軼事都比不上,從頭講起是講不完的,我便揀了和大家最有關係的天地之戰,開始轉述與龍的對話。

…………………………………………………………………………………………………………

  「『天堂』其實是另一個世界的種族,祂們的歷史極為悠久,知識的深廣度也遠遠超過你們。在數千年以前,我第一次來到貴寶地後不久,祂們的船艦駕臨這個世界的上空。」

  「抱歉……」我不禁打斷龍的話。「您是說……船在天空中飛?」

  「當然不是你們那種普通船囉!那是一個巨大的飛行體,因為它能讓生物在天空中活動,就像船讓你們在海上行動一樣,所以說是『船』。如果我說『飛機』,你懂嗎?」

  我搖搖頭。龍說:「沒關係,我說的本來就不是人間事啊!咱們繼續。」牠喝一口酒,我又一次為戴得羅感到可惜。「那時候人類還是未開化的狀態,祂們大概就是看準這一點,想在這裡建立新基地。不過,地獄的勢力也跟著出現了。」

  「地獄也是其他世界的種族?」「我不知道。我所認識的生物都不知道,但這種以奴役生物為目標的勢力確實出現在許多世界。另一方面,各個世界也都有所謂的『天堂』,某個世界的智慧生物都用自己的語言稱呼這些庇護生物的異世界勢力,用你們的話來說,就是天堂。咦?」

  「怎麼了?」「我突然想到……『天堂』出現時,地獄也不會缺席,而且都有當地的智慧生物夾在中間……算了,先把本題說完。」龍搔搔頭:「人類主要的生存區域在這一塊大陸,天堂與地獄的戰爭主要是在世界的背面……」

  我又忍不住打斷:「對不起……背面?」

  龍抓抓頭。「這個世界是個圓球。你就住在這圓球上。」

我大吃一驚。圓球?我直覺這是極端困難的概念,便說:「抱歉又打斷,請繼續。」

  龍說:「沒關係,其實不像你想的那麼難。不過,若要解釋這事情,我們就要改上自然課了。你先記得,世界是顆球。」龍拿起庫索剛端來的蘋果。邊指邊說:「我們這塊大陸就在球的這一面,天堂與地獄在這個世界的第一次戰爭,便是在背面的大陸上。」龍把蘋果丟進嘴裡。「附帶一提:我來到這裡時,很確定世界上沒有我不知道的勢力。天堂的船艦抵達時,我立刻就知道;但地獄像是從地下突然冒出來似的。」龍搖搖頭:「當時我有點嚇著了。我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黑暗的勢力,但我不知道牠們可以把自己掩藏得那麼好。」

  「也許,牠們擁有地下移動的能力。」「超越空間的傳送,就像法師們一樣嗎?也許,但是,要從一個世界的地底移動到另一個世界的地底,竟然不需要穿越宇宙空間,也不需要實體物質的運輸……那還是會把我嚇到。所以我很疑惑,不確定地獄是否只是一個高級的種族而已。」

  能把龍嚇到的事情?聽起來非常嚇人。龍說:「總之,這場大戰似乎把你們人類喚醒了。天堂也發現了這事,為了避免你們被利用—每一個有地獄的世界,地獄都會想盡辦法利用智慧生物,也就是污染他們—於是祂們在這座山裡安放了世界之石。不過,我以為,世界之石不是天堂自己的產品。」

  「為什麼?」「因為世界之石不但擋住了地獄的軍隊現身大陸地表,也阻止了天堂的軍隊抵達人間。例如,大天使泰瑞爾曾經出現在魯‧高因,但待不久,對嗎?」

  我還記得大天使當時的話。「祂曾說,『讓我存在於這世界的力量正快速消失。』」

  「嗯,天使在世界之石的影響範圍之內,只能維持一段時間的存在,而且力量有限,打不了仗。天堂方面是世界之石的安放者,卻也會被世界之石影響,所以我懷疑天堂不是生產世界之石的人,而僅僅是安放者。天堂如此,地獄更慘。即使是最強大的三大惡魔,都無法進入人間。於是裡頭最聰明的傢伙,『毀滅』,想到其他的方法。」

  「利用人類嗎?」「單純利用人類是沒辦法反抗天堂的。大天使們,例如泰瑞爾先生,是戰力最弱的天使,因為他們主要任務是溝通與輔助;但即使他們在人間的力量又被進一步壓制,仍然能擊敗人間最強的英雄。人類這個種族的魔法天賦應該是受到世界之石的催化與天使的啟發,不管天堂是否製造了世界之石或世界之石也是啟發祂們的力量,總之人類魔法對天堂部隊的效果微乎其微,物理攻擊的影響我就不清楚了。」

  我想也沒有人敢嘗試攻擊天使。冥龍說:「雖然如此,『毀滅』發現人類不但有足夠的智慧施展魔法與建立軍隊,也不會受到世界之石的壓制,如果牠能夠擁有人類的肉體,那麼便能逐步蠶食整個世界。」

  「世界之石只會壓抑惡魔的肉體?」「對,它的能量可以影響生物的生理活動,越進化的生物似乎越難在世界之石的影響下存活,但從你們人類快速崛起的狀況來看,他又能加速生物的進化,而在它影響下的生物便不會受到壓抑。目前最好的例子就是你本人。我則是特殊例外。」冥龍笑起來。

  「感覺好像是世界之石可以滋潤生物,不習慣的高等生物卻會變得衰弱。」「啊,說得太好了。有鑑於此,巴爾便著手試著侵佔人類的肉體。天堂不喜歡這種惡劣的手段,便用傳播福音的方式來招納人類加入反對地獄的陣線。你就是其中一份子囉!而崔斯特瑞姆的三位英雄,便是巴爾的『鳩佔鵲巢』計畫的犧牲品之一了。你們遇到巴爾時要小心啊!只要牠的靈魂能夠不斷轉移,便永遠不死。」

…………………………………………………………………………………………………………

  說著說著,太陽已經高昇到天頂了。我們清理一塊地方食用乾糧。之前的路途還算好走,接下來便相當崎嶇,還要預防可能的惡魔哨探。在這種艱難的地方建立別居,尼拉塞克確實不是個輕易表露心事的人。此次探訪可以得到什麼?其實我並沒有太大的把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